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反派他花式自闭[穿书]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销金侯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万重大山内,一处迷雾遍布、怪石嶙峋的地方,战邪一行人正来回徘徊,原来众人不知不觉走进了一处绝地,总是来回打转被困于此。

此时,战雨清不满地抱怨道:“哼!都怪你,向天友你看,要不是你带错路,大家也不会被困于此!”

话闭,又不满地朝向天友抛过一阵白眼。

原来前日,向天友为讨好紫烟和战雨清二人主动挑起了带路者的大梁,不过毫无野外生存知识的向天友左拐右拐地将众人带进了这里,因此才造成现在众人的局面。

“不如我们现在向家族守护者求救吧!”向天友无奈地提议道,

“不行!如此,我们这次试炼可就白费了!”战雨峰坚决道。

于是众人看了看四周的雾气,又进入短暂的沉默。

“不如这次由在下领路吧!”

突来的一阵话语打破了原先的沉默,而说话之人正是战邪,经过一阵沉思,战邪觉得凭借自己远超众人的神识或许可以带领众人摆脱目前的困境。

不过战邪的话语最先便迎来了一阵嘲笑,

“笑话!你这小子还没睡醒的吧!连我们战王境的向少都对这迷雾没有办法!就你大战师的修为还想带我们出去?”

说话之人正是几个向天友的支持者,说难听点便是些想乘机讨好向家的家伙,不过,此刻向天友却用不满的目光瞟了下说话之人!

毕竟自己领路失败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事,而眼前这家伙居然敢旧事重提,显然向天友心中自是有些窝火,随后又不屑地看向战邪,而刚才说话之人又立刻察觉到自己拍到了马蹄子,随后便立马沉默不语。

“哼!你们这群笨蛋!就知道挖苦人,要不你们来带路?”此刻战雨清有些不满地喝道

。余下的人虽有些不服气,不过却都憋了一口气,毕竟自家的本事还是自知的。

“小妹有些心急莽撞,希望大家不要在意,”战雨峰此刻有些打圆场地道。

而后又将目光移向战邪客气道:“反正于此讨论也无用,还请天邪兄弟引路吧!希望能有所收获吧,”

原来前些日子战邪随意编了一名字就叫天邪,其实战雨峰自己也没对战邪存过多少希望,不过心中潜意识下觉得战邪可能会有什么意外的成果,此时连一向沉静的紫烟也对战邪投向一抹意外,随即又归于平静。

“如此便请天邪兄弟为我等引路吧!”战雨峰恭手道。

此时向天友等人却不再反驳,不过仔细一看向天友一派的人此刻却都有些幸灾乐祸之意。

对此,战邪倒是豪不在意,与其说战邪避让软弱,倒却是战邪深深地明白,英雄者要平一切不顺之事,以牺牲小我换取大我,然而有时大我中又存在不少毒瘤,因此一味地退让最终变成了英雄塚。

而枭雄者则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因此最终也往往不得善终!

然而霸者则不同,为霸者須忍得一时之气,又或是说有海之胸襟,同时又不失雷霆之气,该果断之刻亦得果断,同时得懂人色权谋之气,有坚决狠辣之心,有力证大道之心,須能忍常人不能忍之事,行常人不能举之事,行事之间有大丈夫之原则,触之必死。

然而对于一些鸡毛蒜皮之事便大开杀戒,四处为自己立敌者无非就是一些莽夫,大道又怎会让如此蠢货寻得正果。

而一些个天才要么一根筋维护一些个所谓宗旨原则,要么为隐忍失去原则,其二者都往往失去成为强者的锐气,前者万重大山内,一处迷雾遍布、怪石嶙峋的地方,战邪一行人正来回徘徊,原来众人不知不觉走进了一处绝地,总是来回打转被困于此。

此时,战雨清不满地抱怨道:“哼!都怪你,向天友你看,要不是你带错路,大家也不会被困于此!”

话闭,又不满地朝向天友抛过一阵白眼。

原来前日,向天友为讨好紫烟和战雨清二人主动挑起了带路者的大梁,不过毫无野外生存知识的向天友左拐右拐地将众人带进了这里,因此才造成现在众人的局面。

“不如我们现在向家族守护者求救吧!”向天友无奈地提议道,

“不行!如此,我们这次试炼可就白费了!”战雨峰坚决道。

于是众人看了看四周的雾气,又进入短暂的沉默。

“不如这次由在下领路吧!”

突来的一阵话语打破了原先的沉默,而说话之人正是战邪,经过一阵沉思,战邪觉得凭借自己远超众人的神识或许可以带领众人摆脱目前的困境。

不过战邪的话语最先便迎来了一阵嘲笑,

“笑话!你这小子还没睡醒的吧!连我们战王境的向少都对这迷雾没有办法!就你大战师的修为还想带我们出去?”

说话之人正是几个向天友的支持者,说难听点便是些想乘机讨好向家的家伙,不过,此刻向天友却用不满的目光瞟了下说话之人!

毕竟自己领路失败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事,而眼前这家伙居然敢旧事重提,显然向天友心中自是有些窝火,随后又不屑地看向战邪,而刚才说话之人又立刻察觉到自己拍到了马蹄子,随后便立马沉默不语。

“哼!你们这群笨蛋!就知道挖苦人,要不你们来带路?”此刻战雨清有些不满地喝道。

余下的人虽有些不服气,不过却都憋了一口气,毕竟自家的本事还是自知的。

“小妹有些心急莽撞,希望大家不要在意,”战雨峰此刻有些打圆场地道。

而后又将目光移向战邪客气道:“反正于此讨论也无用,还请天邪兄弟引路吧!希望能有所收获吧,”

原来前些日子战邪随意编了一名字就叫天邪,其实战雨峰自己也没对战邪存过多少希望,不过心中潜意识下觉得战邪可能会有什么意外的成果,此时连一向沉静的紫烟也对战邪投向一抹意外,随即又归于平静。

“如此便请天邪兄弟为我等引路吧!”战雨峰恭手道。

此时向天友等人却不再反驳,不过仔细一看向天友一派的人此刻却都有些幸灾乐祸之意。

对此,战邪倒是豪不在意,与其说战邪避让软弱,倒却是战邪深深地明白,英雄者要平一切不顺之事,以牺牲小我换取大我,然而有时大我中又存在不少毒瘤,因此一味地退让最终变成了英雄塚。

而枭雄者则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因此最终也往往不得善终!

然而霸者则不同,为霸者須忍得一时之气,又或是说有海之胸襟,同时又不失雷霆之气,该果断之刻亦得果断,同时得懂人色权谋之气,有坚决狠辣之心,有力证大道之心,須能忍常人不能忍之事,行常人不能举之事,行事之间有大丈夫之原则,触之必死。

然而对于一些鸡毛蒜皮之事便大开杀戒,四处为自己立敌者无非就是一些莽夫,大道又怎会让如此蠢货寻得正果。

而一些个天才要么一根筋维护一些个所谓宗旨原则,要么为隐忍失去原则,其二者都往往失去成为强者的锐气,前者会在后期因正魔之道而失去证道之向,后者在长期的唯唯诺诺之下会失去以身证道的豪气,唯有霸者才能洞若空明,一路高歌,力证大道。

因此对于向天友等人一路上的作为,战邪并不会刻意去为难,或心生怨恨,这样做与其说是忍让倒不如说是不屑一顾,因为两个不在一个极端的人又怎么会刻意针对,当然这是从战邪角度出发。

当然这也无可厚非,眼前向天友一行人无非是一些不成熟的幼稚青年罢了,笑话,你看过几个活了几十载之人会随意向对方表露自己的身心,因此以战邪此刻的心智和志向断然不会刻意去计较这些,倘若刻意去计较算计,倒是显得战邪更为低劣。

当然战邪不会一味地忍让,毕竟霸者之心,不会让战邪屈从任何一个人,哪怕是神,在适当的时候战邪当然不介意给向天友等人一些苦头警告,当然不是此刻,又或者说几十年后向天友等人历经人生冷暖,突然会觉得自己今日的可笑和幼稚,当然这也有前提,得看他的成长高度。

整理了一番思路,战邪起身带着众人开始寻找出路,凭借强大的神识一路上众人倒也少走了许多弯路,此刻战邪等人前方的道路被一堵长满苔藓的石壁给堵上。

正在众人茫然无措时,早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战雨清正欲靠上石壁准备休息之刻,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刚靠上石壁的战雨清被一股吸力一下吸入石壁之内,只见战雨峰急切地大叫一声“清儿”,随即冲去石壁之内。

面对如此,战邪快速一番思索后随即也冲了进去,与战邪同进的便是那冰艳美女紫烟,几乎在战邪身动之刻,冷艳的紫烟便不动声色地紧随其后。

而剩下的人在一阵忧郁之后终于又有几人冲向石壁,其中就有向天友,当然向天友内心的原因居然会是紫烟和战雨清,不得不讽刺一句此人也是一个性情中人。

然而却也有数人不肯进入,毕竟石壁中有什么危机谁也说不准,而冲入石壁中的人却被传送到一个破朽的广阔药园内。

此刻战邪与紫烟二人正在药园外侧只见此处长满不少珍贵药材,有不少还有刚被拔出的痕迹,不难猜出这定然是战雨清所为,心系爱妹的战雨峰是没有这些心思去采掘这些药物的,此刻战邪二人也相视一眼快速向内园驰去。

延伸阅读

玄幻之万界最强系统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sqsoftware.cn/nw2t.shtml
自那天起,亚纪子发现玖兰枢的状态就不太对,具体哪儿不对她也说不上来,只是直觉。亚纪子

[综]被召唤的妖刀姬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sqsoftware.cn/yf3m.shtml
王磊背抵在墙上,医院急诊室的医护人员把他随便一扔就完事,老大一会儿了,也没见个人出来

跑男之明星医厨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sqsoftware.cn/sp1h.shtml
清晨,李成蹊早早起床,在院子里站桩,活动全身经络气血。咚...咚...咚...突然一

复活哥哥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sqsoftware.cn/bk1c.shtml
天开始黑。新娘被晾在冷清的新房,无人问津。唯一从娘家带来的徐嬷嬷被自己的假想吓得够呛

九世谣·太古调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sqsoftware.cn/gmge.shtml
三月份的天气勉强算得上温暖,也正因为如此,照井瞳从被窝里爬出来的时候才没有太多犹豫。

女王乔安序章 陨落的天才  http://www.sqsoftware.cn/dpbj.shtml
“师尊,师尊!你要丢下徒弟一个人去哪里啊师尊!”苍松之下,一个身穿淡灰色小道袍的小孩

海贼王之混乱的时代之第三章(3)  http://www.sqsoftware.cn/pgzn.shtml
一回生二回熟的晕车感过后,端乐和颜渊顺利落在魔界边缘的一片草地上。准确来说,只有颜渊

宝莲灯同人之戬馨恋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sqsoftware.cn/6pz0.shtml
今天,中午,曦颜又跑到了美琴那里。此时的曦颜已经初备帅气的外表,和气质,还有那一头乌

和虐文女主强锁后(快穿)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sqsoftware.cn/d9c5.shtml
“这种粗活怎么能让老姨来干那!我来我来。”本着求人办事的基本原则,钱洪立刻挽起袖子,

至尊少年王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sqsoftware.cn/swmz.shtml
又是一天早晨,小童吃点食物,又取一些放到床边,留给早已寸步难行的义父,正准备去炼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圣君第10章在线阅读

    随着蒙亚克的一声令下,小队作战正式拉客帷幕,“本次的小队作战还是和往年一样,每天会挑选不同的小队进行作战,为期三个月,每天共进行五场比试,现在就开始我们的第一场对决,由二组的小队对战一组的小队,二组一组有没有自愿请战的?”蒙亚克正在高台上向一二组的小队发问。两个组没有太大的波澜,在平静了好久才有一支

  • 指富为婚千年【求收藏】第4更

    修行无岁月,转眼千年即逝。龙源,碧波湖边。一只千丈巨兽正在不断吞吐天地灵气,流光溢彩。涅睁开眼眸,叹了口气:“噬天诀果然不愧是相生功法,千年我才修炼到第一层,噬灵,哎~。”千年间,敖银,麟火,凤羽三人不断拿出天材地宝,为了就是给涅打下日后成圣之基,不过这些天材地宝都被涅修炼噬天诀用了。不过也只是让涅

  • 穿书之大师姐的修仙日志在线阅读第2章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跋山涉水,终于到达了霖国国都丰都。霖国派来的史官早在他们进入霖国国境时就来接他们,进入丰都,他们直接入住使馆。休息了半日,容姝准备依礼进宫参见霖国宣威帝,却被传旨太监告之皇帝身体不适,公主长途跋涉,就不用入宫觐见,大婚在两日之后举行,公主只需安心待嫁。婚礼上的一切事宜早就准备完毕,就

  • [hp]恶作剧之吻在线阅读第四节

    明楼应汪芙蕖之邀参加了一个财经沙龙,汪曼春并没有陪同。按前世的记忆,汪曼春不仅陪明楼参加了,还派了一个蠢&货来试探明楼。明镜还特地跑来大闹了一场,羞辱了汪曼春一番。而今,一切都不一样了。明楼回沪后事先禀告了明镜,她因此未曾来大闹,倒也没什么说不通的。可是,汪曼春的态度着实令明楼纳罕。明楼对汪曼春提起

  • 开局假冒神豪在线阅读第九节

    清晨的阳光带着些微暖意和倦意,照在须发尽白的老人身上。他躺在屋门口的摇椅里,松弛的眼皮耷拉下来遮住了眼珠,目光显得浑浊无神。枯瘦如柴的手指微微颤抖着。谢临洲端着碗,一勺一勺地喂完药汁,又拿纸巾给老人擦嘴。“还喝这些做什么。”老人嗓音嘶哑地说,嘴唇掀动的幅度很小,“又没多少日子了,喝了也白喝。”谢临洲

  • 黑白魔君在线阅读第10章

    位于最前方的那个混混,眼珠子都差点瞪出眼眶,因为他正见到一头双目发红,嘴边生着两根二十多厘米长的獠牙,体重足有三百多斤的野猪,发出一阵接一阵的咆哮,如同一辆地表小坦克一样,向着他撞了过来。“砰……”一声闷响发出,野猪庞大的身形撞在了这混混的双腿之上,便见到这混混惨嚎一声,直接被挑飞了出去。虽然没有被

  • 重生之神兽大陆在线阅读第6节

    安海还想追问下去,林一依听到好像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赶紧对安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细听,李导的声音通过大喇叭扩散开来,正吆喝着让她赶紧就位。她朝安海努努嘴:“别说了,就位了。”安海只能不情愿的闭上嘴,由着她施施然的从自己的身旁走开。林一依走到李导身边,乖巧的打招呼:“李导好。”李导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

  • 从火影世界开始第九章在线阅读

    只见锁魂链中央王勿露出身影之时,手持一把紫色长剑,长剑上散发着阵阵鬼气。“这是!”长发鬼王一惊,似乎想不到这把剑居然在王勿手中。“喝!”王勿轻喝一声,将冲着自己席卷而来的发丝齐齐斩断,长剑上的鬼气也渗入发丝,使这满天长发瘫软下来。“呼!”王勿深深地出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看着手中的长剑,心道要不是凑巧

  • 我在荒岛直播修仙在线阅读治疗

    “逍遥哥,有劳你带着熏儿妹妹四处逛逛,我先回去修炼了。”刚走出客厅,萧炎就道。“我说小炎子,你都斗之气八段了,比我们都高,还修炼让不让我们活了,一起去玩会吧。”逍遥道。萧炎笑着道:“逍遥哥,我也是努力修炼才成为八段,还需要努力,所以你们去玩吧。”说完,不等逍遥回答就飞也似的跑开了。“哼。”萧炎说话的

  • 那个仙君总撩我第十章在线阅读

    喝声入耳,弈谦停下脚步,特地述明来意,言语中毕恭毕敬。哪知门前侍卫,似乎只顾守门,显得极不耐烦道:“从旁边偏门进入,勿要碍着我等视线。”态度极其恶劣,就差喊出一个“滚”字。平心而论,若非眼下心虚作祟,自是少不了唇枪舌战。无奈还得听候传唤,便匆忙走了过去,不敢多作停留。弈谦行至台阶前,往边上看了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