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漫威:我的超级毒液能进化一切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少点米呢 来源:飞卢小说网

前世里自己也是在此地遇到了徐长歌。彼时的徐长歌虽然强势却没有今天这么多小动作。盯着徐长歌的侧脸,青帝在心里默数着时间。

青帝记得清楚,上一世里,是季孙氏出面迎走的徐长歌。之所以用迎走,是因为……

想起记忆里那个不苟言笑的长者待会就会召见自己与皇弟,青帝索性直接屈膝往地上一跪。

这一跪对前世的青澜来说异常轻巧,但于养尊处优十来年的青帝来说,无异于自讨苦吃。

“扑通——”

裹薄纱的膝盖咯到凹凸不平的卵石路上,青帝疼的咬上了牙关。天知道自己前世是如何忍下这般疼痛的。

“皇女?”见受主子关注的皇女跌到了地上,众婢子急着去扶,却听到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帝后驾到——”

宫人尖利的嗓子让热闹的御花园变得安静。

齐刷刷的跪地声,只留徐长歌与青川二人鹤立鸡群。

“你到底服不服?”不在意宫人的传令,徐长歌单手揪住青川的衣领,以身高优势顺利地使青川双脚腾空。

“服什么?”将双臂胡乱的挥动,青川嘴硬,“母妃说得对,青澜就是个贱丫头!”

“是吗?”徐长歌反手要用鞭,却发觉挥不动了。

怎么回事?

困惑地看向身后,徐长歌瞧到了青澜的眼睛。

见徐长歌看向了自己,青帝使使眼色就发力将鞭子从徐长歌手中扯到了自己裙下。

待将鞭子在裙下藏好,青帝便又低头规矩的跪好。

看完青帝一连串动作,徐长歌既好奇又生气。她张嘴想问青帝藏她鞭子做什么,却忽觉眼前一黑。

“哎哟!”像丢烫手山芋一样将青川丢到地上,徐长歌本能地伸手去摸自己的鼻梁。

“呲——”徐长歌捂住鼻子。

该死的小子!竟然敢打她!

将入宫时祖父强调的礼节抛至脑后,徐长歌正要发狠,却尝到喉头一甜,一股殷红的血,像雨滴一样,大点大点地溅到了卵石上。

这是怎么回事?

下意识接住从鼻头淌出来的血,徐长歌陷入呆愣。她竟是被人打出了血?

“哇——”站在原地开始抹泪,徐长歌带着哭腔,“歌儿要去找姑祖母!歌儿要告诉姑祖母,歌儿在宫里被人打了!”

“够了!”不敢相信徐府嫡女会在自己眼皮底下受伤,携众妃嫔前来的季孙氏将指甲折断在掌心。她方才还在想徐府长女怎么没陪在老祖宗身侧,就在这御花园撞上了。

“徐小姐别哭了。”接过婢子递来的锦帕,季孙氏一边安抚徐长歌,一边佯装怜爱地帮徐长歌拭去脸上的血迹。

“皇后娘娘!您要为歌儿主持公道!”将大哭变成抽泣,徐长歌弱弱地扯住季孙氏的袖口,眼底满是委屈,“青川哥哥他看不起歌儿的出身,嫌弃歌儿追着他跑……”

“是这样么?”季孙氏将声音放柔,目光却像刀子一样,细细地扫过跪在地上的每一个人。

近处的婢子面露怒色……

远处的婢子眸中含忧……

想过徐长歌在宫中的风评不错,季孙氏断定徐长歌没说谎。

“川儿跪下!”

毫不犹豫地将青川罚跪在当场,季孙氏抬脚走到假山旁的婢子身前,温声道:“起来,说说你方才看到了什么。”

嗯?将头埋得更低,婢子小声道:“本……澜……澜儿不敢说……”

“兰儿?”觉得眼前这婢子格外的眼熟,季孙氏将视线凝在婢子露在袖外的手指上。

这婢子手上似乎有伤?

真是奇了。这婢子是从何处讨来的伤?自她奉命打理后宫以来,还从未有后妃敢滥用私刑,除非……

狐疑地扫过身后那群形色各异的女人,季孙氏下令道:“抬起头来!”

抬头?婢子正欲后缩,却被几个婢子拉住,逼着抬头。

“母后!”惊惧皇后看到青澜的脸,青川急急地喊了一声。

“娘娘!”忧心青澜因为举止不当惹怒了季孙氏,徐长歌也急急地挡在了季孙氏面前。

对上张开双臂的徐长歌,季孙氏眸中闪过不悦。如果说青川的呼叫只是让她烦躁,那徐长歌的举止无疑是触到了她的霉头。

季孙氏不希望自己的继子青川长成一个不守礼数的人。同时,她更厌恶如徐长歌这般打小就占尽各种好处的人。同样是人,为什么徐长歌们就有资格不守礼数?

嫉妒地望向徐长歌,季孙氏想借题发挥,又忍了下来。

此时并不是她与徐府发难的时机。

徐长歌代表着徐府,而自己则代表着君主对徐府的态度。更遑论徐长歌是徐府嫡女,有当今太后徐江燕撑腰,还是内定的太子妃。

吐一口浊气将视线换到青川身上,季孙氏只觉心间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自三年前皇子青川被过继到她名下,她便广聘名师,教其礼数。奈何青川性子顽劣,不服管教……

罢了。

思及她若是在此时对青川加以责怪,便会落人口实,让身后那群妃嫔看笑话,季孙氏决议此事到此为止。

带上一副假笑,季孙氏道:“徐小姐的良善本宫素有耳闻,徐小姐既是不愿让川儿受苦,那本宫便只罚川儿在此地跪上三个时辰如何?”

“好!”怕季孙氏反悔,徐长歌迅速地点点头。

见徐长歌点了头,季孙氏继续道:“徐小姐若是无事,便快点回大殿去!本宫出来时,老祖宗便嚷嚷着要喝徐小姐泡的花茶,想来此时水该是开了!”

“嗨!瞧我这记性!”想起自己从太后身边溜出来的理由是看水,徐长歌吐吐舌头,迅速带着一群婢子赶去了大殿。

“咱们也回去吧。”被徐长歌败了游园的兴致,季孙氏在留人看住青川罚跪后,也迅速带着众妃嫔离开了御花园。

听着众人的脚步声渐远,青帝仰头看了看天,却仍然没起身。

不是不想起,而是腿跪麻了。腿麻了就再跪一会儿吧。跪在原地,青帝兴致勃勃地回想着跪地时看到的趣事儿。

方才跪地时,青帝没错过季孙氏望长歌的眼神。

那种毫不掩饰地羡慕与嫉妒深深地震撼了青帝。

原来长歌幼时还有这般得意的时候。

得意到连如帝后这般尊贵的女人都会嫉妒。

嫉妒?将这个词儿默念几遍,青帝莞尔。

可不就是嫉妒嘛!如果有得选,谁不愿意真性情?

抿唇想过长歌的鞭子还在自己裙下,青帝眨眨眼,迅速将鞭子缠到自己的腰间。

若是她没记错,此时应该是天光十五年。

而这一年,据青川离世还有六个月。

六个月呀!想着自己还要顶着“青澜”这个身份熬过六个月,青帝背后生出了一层冷汗。

或是自己的母妃熙妃要出现了。

望望跪在不远处的青川,青帝暗暗给自己催眠。

青澜,青澜,青澜……

将“青澜”这个名字在心底念上百十遍,青帝终于等来了自己的母妃熙螺。

当然,熙螺来此处不会是为了找她。她的消失并不足以让熙螺这么快察觉。

很明显,熙螺来此处的理由只有一个——她的弟弟青川!

牢牢地盯住从自己眼前飘过的裙裾,青帝险些将熙妃的衣衫盯出一个洞。

世上并不是每一个娘亲都会疼自己的女子。如果一个人从生来就被漠视,她注定一直被漠视。

很不幸,她青澜就是被漠视的那个。

青帝冷漠地望着不远处。

熙螺正跪在地上揽住青川抽泣。熙螺不敢大声,她害怕给亲儿招来祸患,只得低声哀吟。

那低声的哀吟给青帝的心情上了一层灰色。那若有若无的低泣声像一把刀子,扎的青帝浑身疼痛。

这种疼痛,不是膝盖碰地上那种疼痛,而是密密麻麻的,像蚂蚁啃食的那种细细碎碎的疼痛。

这便是做主角的意义吗?回溯到生命的源头去勘探自己的过往?

不记得前世看过多少次熙妃为青川掉眼泪,也不记得熙妃为保住青川向自己提出过多少请求……

青帝忽然有些累了。

累到神志不清,累到两个眼皮在打架。

“还是要打起精神来呢!”

“这不是你的错!”

“青澜这个名字也蛮好听的!”

“我也很羡慕长歌呢!”

各种各样的声音回响在脑海里,青帝在一片漆黑中再次看到了那本带着自己回到过去的神书。

神书的光芒较之前变得暗淡。

封皮上的字迹也隐隐有脱落的迹象。

莫不是神书受自己的思绪影响了?

下意识地打开神书翻看,青帝发现神书第一页的内容已经改变了。

虽然第二页还是长乐的旧事,但第一页的内容已经被今日发生的事情覆盖。

……

“青帝得到神书后,回到了她六岁的身体里……”

……

“青帝很不满母妃对弟弟的偏爱……”

……

“徐长歌想,待她侍奉完老祖宗就来找青澜要回鞭子……”

……

看完第一页的最后一行,青帝虽然没开心起来,心情却轻松了不少。

细细琢磨,既然她对母妃的不满是真的,那长歌惦念她也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

想到此时或是有人在惦念自己,青帝忽地有点开心。

延伸阅读

度之瑜商贸礼品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gt8w.shtml
度之瑜是一家致力于为家庭、企业、政府提供一站式定制产品及服务的多元化综合服务型企业。

欧跃箱包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s9lu.shtml
瑞安市欧跃箱包皮件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箱包企业,专业生产拉

川佰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ae4p.shtml
川佰毛绒玩具总部是毛绒玩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川佰毛

博程保健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yyls.shtml
博程保健是致力于膳食纤维技术研发,生产和普及应用的高科技公司。拥有“博程”,“win

唱立方自助K吧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6wfu.shtml
唱立方自助K吧不同于老式投币自助卡拉OK机,是基于现代互联网技术的全新泛娱乐模式,它

知味轩干果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6szw.shtml
知味轩休闲食品积极倡导健康、自由的消费理念,致力于为世界各地的消费者提供安全、放心食

月蓝湾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u6g9.shtml
月蓝湾婴儿游泳馆是隶属于汕头市鸿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汕头市鸿鑫文化

鸿发家具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ssff.shtml
鸿发家具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中山市鸿发家具有限公司创建于1982年,至今已有28年的历

美加美便利店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eun.shtml
美加美便利店隶属于南宁美加美百货有限责任公司,是一个充满生机和蓬勃发展的企业,自创建

诗意陶加盟  http://www.bouwkundigburocoppens.com/pn7z.shtml
诗意陶瓷砖总部是瓷砖背景墙、大理石线条门套线、波打线、罗马柱、瓷砖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怪兽帝王你们是在给我挠痒痒吗?

    此刻,外门长老看向陈离开的目光中充满了震撼。借助天梯阵法来炼体,在苍穹剑宗,并不是没人做过,但那些弟子无一不是惊才绝艳之辈,而且修为最低也是剑师巅峰。因为重力领域阵法所产生的重力压迫,哪怕是天梯第一阶,也绝不是剑侍修为能够承受的了的,而陈离不过区区剑侍六重,竟然凭着肉体踏上了第一百级天梯!“这怎么可

  • 重生三国之我为皇帝在线阅读第二节

    叶风尘回到自己院落后便钻进来自己的卧室,灵魂顺势沉入识海,只见一尊金色的九层小塔正悬浮在他的识海中央,无论叶风尘怎么努力想靠近,都做不到,连靠近都做不到更别谈打开塔门了,无奈之下退出来识海。去了密室,在演武场他便察觉到了突破的感觉只是暂时按压了下来而已,这也是他急匆匆回来的原因,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实力

  • 穿成大反派?怎么破!在线阅读第九节

    洛怀叫来了雨荨“大会什么时候开始?”“还有不到一个时辰。”雨荨望着洛怀回答道。“最近,那凌峰王朝的匪寇有消息了吗?”“听说匪寇已经被镇压,听说叫什么黑山寨的”。洛怀听到不是玉寇帮的,跟玉寇帮也并没有太大关系,也就不再在意了。在无殇王朝的一处山林里……“王大人,大军已经安全撤离了,接下来,咱们这一军可

  • 这个反派还可以抢救一下在线阅读低调回国

    第一人称~“昆明湖畔旁边,对你说声再见谁的泪温柔夹杂被迫妥协裙摆摆动昨天风儿吹过左边不知道天涯海角还有多远你的笑我忘不掉,那牵的手也放不掉”我微微皱了下眉,擦掉还残留在脸上的泪珠,拿起手机:“喂”“亲爱的阿。你起床了没?”听见了子柒的声音,嘴角挂上了一丝好看的弧度。“我不是被你比闹钟还准时的铃声叫醒

  • 将军,请您自重之姐夫(2)

    窄小的巷子里几道身影对峙着,那个让韩辞觉得有些熟悉的声音,正是那个被围住找茬的,他们班一个同学,叶哲尔发出的。跟他不太熟,没说过几句话。转念的时间,那几个职高的流氓也看到了韩辞,冲他扬了扬拳头,龇牙咧嘴的,一脸凶神恶煞,眼神里充满了警告:“少管闲事!”听到这句威胁,韩辞下意识眯起眼,眉梢微挑,只是很

  • [金粉世家]重生秀珠在线阅读第7节

    伊森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他单膝跪在地上拿着小盒子准备向艾尔求婚。艾尔笑吟吟的看着他,伸出手娇羞的说道,“你不准备给我戴戒指吗,亲爱的伊森。”伊森连忙打开自己的手里的小盒子,接着这个梦就乱套了。盒子里不是钻石戒指,而是一个戴着黑色礼帽的小老鼠。“杰瑞!你过来捣什么乱!”伊森低吼道。那只小老鼠半睁

  • 西游之随身带个传奇在线阅读第3章

    “啊?”吴名仕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我......我爷爷?我听我奶奶说,我爷爷是被车撞死的。”“不要去计较这些了,他怎么死的你不必知道,你也不会想知道的。”“我怎么会不想知道......”话未说完,却被李校长打断,“你爷爷名叫吴谭香,祖籍淮安,他的的确确是《西游记》作者吴承恩的后人。”吴名仕闻言又惊

  • 易雀之追随之路在线阅读第6章

    白焱和莫十五两个人,说破了天也不过是一面之缘,这会儿莫十五突然提出这么个要求,换做旁人指不定当即就拒绝了。可是白焱是个热心肠的人,手里拿着被莫十五捂得都有些热乎了的外套,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你等一下,我先把衣服送回去。”白焱没有邀请莫十五进去,莫十五也不在意,他心里惦记着重要的事,不会因为有没有这点

  • 末世移动美食车[穿书]在线阅读两件事(第三更,求收藏)

    龙野的突然跃出吓了杨镇宇和苏小魅一跳。“你是何人?”西门无敌问道。仔细一看,却吓了一大跳,龙野看起来不过20岁的样子,可一身修为竟达到了炼虚九段,还隐隐有要突破的样子。转头一看崔科,对方也是一脸震惊,两人都不明白江湖上什么时候出现了如此少年,而他二人却又没有听说过。这时老人福伯也看见了龙野,震惊的道

  • 女配金玉满堂(快穿)在线阅读第二章

    权今朝看着她一脸虚伪又嘚瑟得不行的模样,脑子里迅速闪过四个字:装腔作势。传闻中的宋青缨,老实木讷、不善言辞,一天天的受尽欺负,可是现在……权今朝冷冷的想,到底是哪个不靠谱的狗奴才胡乱造谣?就该拖出去把他的嘴封了!“你微不微,靠的还不都是你那个爹?”男人眯起眼睛,漆黑的眸冷冷逼视着她,“做人最好还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