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黑篮]吾栖之爱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Aka木头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还没亮,殊尘便被院子里的吵闹声惊醒了。她打着哈欠问系统:【666,你有耳塞卖吗?】

666:【耳塞一对2积分……】

殊尘:【不用了,再见。】

666不想说话,并且给殊尘拉了一段过门。

殊尘洗漱完毕出了卧房走进小厅,见方母两眼红红地坐在主位上,方宁彩站在她的身后。

见她出来。方母抬手擦了擦眼泪,悲悲切切的说道:“我的儿,昨天是我一时想岔了。你是我姐姐唯一的血脉,我怎可能对你半分有不好的心思?我姐姐的在天之灵也不会放过我的。”

殊尘也擦了擦眼睛:“姨母莫要说这样的话。我自然不会怀疑姨母,可只我相信又有什么用呢?京城中这么多人,只要有一人说姨母的闲话,满京城便都知道了。殊尘不得不防啊!”

方母听着她这夹枪带棒的话,真想撕了她这张嘴。然而现在她还指望着殊尘,只能耐着性子说道:“我的儿,这些年来我待你不薄,如今你也大了,该到说亲事的时候了——你也莫要害羞,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姐姐姐夫都不在,只好我出面给你找一门。”她说着回头看看方宁彩,叹气道:“按说你表姐比你年长,应该先给你表姐找,可是昨天你姨父的上峰有意说亲,你姨父只是五品,对方可是三品,我家的门第,你表姐可配不上人家……”

殊尘握住方母的手,和和气气地打断她的话:“姨母这是什么话,娶妻娶低,嫁女嫁高,这是规矩,姨父姨母何必妄自菲薄?”

方母脸色略一变,随即又笑着说:“虽有这个老规矩,也是门当户对得好,那一家是年少中试,官居三品,今后难免会进益,你姨父我是指望不上了,你表哥想要出头也要好些年,我是想着,你祖父和我姐夫的官位和对方倒是般配,这才来与你说说。”

殊尘:“长幼有序,表哥表姐都未说亲,哪里轮得到我?”

方母:“先定下来,又不是明日便成亲,怕这做什么?”

殊尘仍然犹豫,方宁彩听她左推右阻,早已按捺不住了,走上来伸手将殊尘一推,开口骂道:“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娘给你说亲事是看得起你,哪里容得你答应不答应?就你这丧门星谁家敢要,让你去当正头娘子已经是看在我姨母的面儿上了,这次这么好的一门亲你不答应,来日给你找个歪瓜裂枣,将你捆上花轿你也说不得半个不字!”

殊尘退了几步,扶着柜子才站稳。她看着方宁彩,淡淡地说:“既然这门亲事这么好,表姐又比我年长,何不自己答应了?”

方宁彩气道:“你以为我想让给你!要不是那人是个天煞孤星,前面娶的妻子又留下个女儿,你以为这么好的亲事轮得上你!”

殊尘笑:“哦——原来是要做填房。我说姨母怎么忽然操心起我的婚事来呢。不过,姨母才刚说,是姨父说定的?姨父的上峰与姨父说亲,说到我头上来?我怎么觉得这事儿不对呢,莫不是表姐自己不想做填房,便推到了我头上吧?”

方母猛然站起身:“你说什么呢!你就是这么看你姨母的?”

“您都没给我娘戴过一天的孝,我能怎么看您。”殊尘不咸不淡地说。

“这亲事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方母怒道,“来人,给我看住了表姑娘,没有我和老太太的话,别让她出这个屋!”

“这就生气啦?”殊尘冷笑,“你敢关着我,不怕我一头撞死?到时候你们府上只有表姐一个女孩儿,可找不到人替她出嫁了。”

方母:“……”她回头看看应声而来的婆子丫鬟,改口道:“没有我和老太太的话,别让她出二门!”

她撂下这话甩手便走,刚走到院门口,方宁绪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过来,差点将方母撞倒。

“你这像是什么样子!”方母呵斥道。

方宁绪劈头盖脸地问道:“娘,您和爹要让表妹嫁给别人?那怎么行?你这不是把表妹往火坑里推吗?更何况我早已与表妹两情相悦,您……”

方宁彩听他这话,回头冲着窗户骂道:“我说你这死丫头不愿意嫁,原来早就看上哥哥了,你做梦!”

“妹妹!”方宁绪沉痛地说:“你怎么能这样说表妹?父母之命不可辞,父亲为你说的亲,你怎可随意推给表妹?”

方母气得直揉胸口:“孽障,孽障!你表妹嫁给他是往火坑里推,你亲妹妹嫁他便不是火坑吗?那可是你一母同胞的妹妹,反而比不上一个外人了?你给我滚出去!”

“母亲!”方宁绪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什么叫我推宁彩进火坑,亲事是父亲答应的,宁彩是方家的女儿,便应该履行承诺,现在你将表妹牵扯进来,你当晁侍郎是傻的吗?你们这样换人,他会不明白你们是怎么想的吗?两姓联姻是为了结亲,不是为了结仇!”

“殊尘是我从小养大的,那和方家的女儿也没什么两样!”方母说,“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就学会了顶撞母亲吗?我真是白养了你这个逆子!”

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殊尘却不知何时走了出来。

“表妹,表妹!”方宁绪看到殊尘,叫得更响了,拦在他面前的方宁彩和方母,简直像两根打散鸳鸯的大棒子——虽然现场大概只有他自己这么想。“我不会让你嫁给那个老男人的!我会娶你的!”

殊尘从柳枝手里接过一盆水,哗啦一下便泼了过去。方宁绪的喊声戛然而止。

“你做什么!”方母最先反应过来,怒视着殊尘。

“帮表哥清醒一下,不用谢我。”殊尘说,“这一大早跑到我门口大喊大叫,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了吧。”她叹了口气,看着方母:“姨母的心思我是懂得。可您给我相看的亲事也着实不像话。往前几十年,填房可是要对原配执妾礼的,更何况我听说晁侍郎还不是第一次娶填房,这么算下来,我怕是连个妾侍都不如了。”

方母正要反驳,殊尘便打断了她:“姨母,我季家世世代代都没有给人做妾的道理,你若逼我玷辱祖宗,我也只有以死相逼。这样吧,我再去龙隐寺给我爹娘烧几柱香,若他们二老不反对,我再考虑这事,如何?”

方母总觉得殊尘这番话有哪里不对,但一时又说不出,还是方宁彩悄悄在她耳边说:“娘,你便答应她,我们多派些人看着她,不怕她翻出咱们的手掌心!”

方母终于迟疑着答应了。

在去龙隐寺的马车上,666还晕着:【宿主,你去龙隐寺,是要找姜老夫人帮忙吗?她会帮忙吗?】

殊尘语重心长地教育它:【666,你不要因为方家一家都是奇葩,就以为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是奇葩,像姜老夫人那样和蔼可亲的人,怎么会介意帮我这个弱小无助的孤女呢?】

666:【……听起来有点道理,可我为什么觉得你在骗我?】

殊尘:【咦,你变聪明了?姜老夫人的祖父是季殊尘高祖父的堂兄弟,虽然出了五服,季殊尘也要叫她一声姑奶奶。】

666:【你怎么知道的?】

殊尘:【季殊尘的记忆里翻出来的啊,你除了传送剧情能不能干点正事?怎么还没有我知道得多?】

666:【……】它决定自闭半个时辰。

龙隐寺和上次来时没有什么不同。

殊尘又见到了姜老夫人——上次姜老夫人说要在寺中斋戒三天,她果然还没有离开。

姜老夫人对她略有些冷淡,但殊尘还是恭恭敬敬地行了礼。

寒暄了几句之后,姜老夫人打算端茶送客,殊尘却忽然走到她面前,双膝跪倒。

姜老夫人吓了一跳,方母派来盯着殊尘的李妈妈也吓了一跳。李妈妈连忙去拉殊尘,嘴里还给姜老夫人告罪。

殊尘压根不理会她,抬头直视着姜老夫人:“姜老夫人,我有错,我想利用您。”

李妈妈面色如土。姜老夫人却拨了拨指甲套,淡淡地问道:“你想利用我什么?”

殊尘道:“我想求姜老夫人送我去衙门,我要告我姨父姨母吞没季家绝户应上缴朝廷的七成财产!”

姜老夫人的动作顿了顿。李妈妈扑上去捂住了殊尘的嘴:“我家表姑娘失心疯了,恕罪,恕罪……”

殊尘狠狠地咬了她的手腕一口,李妈妈惨叫着向一边倒去。殊尘将血吐在李妈妈身上,转头依旧看着姜老夫人:“姨父姨母对我有养育之恩,我告他们,是为不孝,但我若不告,任由他们私吞应缴朝廷的财物,便是对朝廷不忠,对陛下不忠!求老夫人成全我!”

方家几个仆妇想过来拉殊尘,姜老夫人身边的嬷嬷对身后的丫鬟们喝道:“你们就干看着吗?老夫人和自家晚辈说话都敢拦着,快把这群不长眼的东西赶走!”一边说着,那嬷嬷走过来扶起殊尘,还给她拍打裙子上沾的灰尘:“季姑娘别跪了,老夫人也是一时转不过弯来,自打上次见了面,她一直念叨着您呢!”

姜老夫人冷着脸:“你这老货,只会乱说话——把方家这群人送回去,就说太傅夫人想跟自己侄孙女说两句贴心话,不劳烦她们照顾了。”

李妈妈情急之下高声喊道:“这位老夫人!即便您是太傅夫人,也不可如此仗势欺人啊!那是我家的表小姐,你——”

姜老夫人冷笑道:“你尽管去说,我今天就是要仗势欺人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当即命几个仆妇将方家的一干人等,赶出了龙隐寺。

延伸阅读

玄幻之帝尊降临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mzhzp.cn/al9x.shtml
声音落下的同时,一个穿着白色西装,面容英俊的青年走了进来。“王宇你来了,怎么下去了这

综漫之最强冰皇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mzhzp.cn/pu87.shtml
今早,卢珊走下楼,觉得气氛与往常有些不一样。桌上摆着丰富的早餐,中式西式都有,桌子中

818混进我家粉圈的那个影后第五章  http://www.mzhzp.cn/amrv.shtml
夏以弦还没好好看过顾忠湛,上一次在田埂那边就匆匆一瞥,如今天还没完全黑,迎着日暮余辉

误会!我不是故意带球跑模拟神话  http://www.mzhzp.cn/yo8v.shtml
“什么鬼?!”苏城吓了一跳。现在是周六,一般情况下,整个出租屋就只有苏城一个人在,其

九幽神殿你欠我一条命  http://www.mzhzp.cn/6ugw.shtml
一股剧烈的吸扯,力竭的赵香尘大脑一片空白,刚才露头的几次大口呼吸,不至于再次沉溺的他

网红的无形撩汉神功之第四章  http://www.mzhzp.cn/n8vl.shtml
俞洛简直就是凌乱了,两边都想揍,可是忙不过来。前有狼后有虎,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杨飒

我!直播当仙帝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mzhzp.cn/sn83.shtml
我说大哥这违法的事,我肯定不会干的啊,咱家族都是老实人,祖祖辈辈都没人干过坏事。我可

遨游混沌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mzhzp.cn/bqpd.shtml
【8】娜扎请客“哟,新来的男模特。”“哇,能把这件衣服穿得这么有气质?”李长青的出现

九州缘纪第十章  http://www.mzhzp.cn/svz4.shtml
目前为止,中岛敦已经回答的问题有:1.和新来的老师没有血缘关系,是养母子关系。2.他

旷世医少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mzhzp.cn/pgqn.shtml
“柯林,柯林你能听到吗?”一间狭小的房间内,柯林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名有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夜半微凉冷暖自知在线阅读第2章

    洛晨并没有喝到可乐,她仅仅只站了五十分钟,莉丝就宛如救世主般的降临在她面前了。“好好收拾自己,注意举止。”莉丝的话毫不客气,但一如既往的简言概括。“好的。”洛晨点了点头,在有些情况下,她也会觉得莉丝像个救世主,当然这种话她是不会说出口的。莉丝还是穿着黑色裙袍,面积巨大到可以遮蔽住阳光,她也是一头金发

  • 九宰龙主在线阅读第10节

    “这是什么剑法?”方林深吸一口气,脸色凝重万分。如果是方风第一次是大意轻敌,第二次明显是全力出手了。难道方成已经重新踏入灵胚境界?重新看向方成,方林眼神中透出淡淡的恐惧。“一招都挡不住,如果我是废物,你们就是猪狗不如的垃圾!”方成扫了众人一眼,讥讽道。方林等人满脸羞愤,却不敢反驳,噤若寒蝉。强者为尊

  • 毒妃萌宝在线阅读第三章

    随着火车缓缓停下,我们也到了我鲁木齐,新疆显然还是没有咱们东部发展得好,下火车看见的还是一串烤地瓜的摊子,按理来说这是火车站,怎么能随便到处摆摊呢,还有就是火车站旁边四处叫喊的大妈,:“小伙,小伙,小伙!来来来,住店不,都是好货!不代收你贵价的。”大妈用蹩脚的中文给我们介绍她那黄色据点,丝毫没有掩饰

  • 越界在线阅读奥义:释汝,脱冥

    墨瞳喷了口血,整个人被剧烈的爆炸所形成的气浪抛飞百米开外,好似秋末最后一片飘零凋落的秋叶,充满了无尽的孤寂、与悲凉——30分钟之前:“再给你一次机会……离开,或者死!”萧任华语气冰冷,下落的雨水仿佛都将为之冻结,形成千亿条贯穿天地间的锁链,囚禁生死,禁锢人间。一连串晦涩的音节从墨瞳的zui里陡然迸发

  • 原来灰姑娘是个中二病死瞳

    为什么他会有死神这个外号呢?顾名思义,是因为他那双不寻常的眼睛。他的眼睛被称为“死瞳”。在他发动异能的时候,眼睛会散发出妖魅的紫色光芒。死,一般都意味着黑寂,绝望,毁灭。代表着灰暗面。这也是大部分异能者对“死瞳”的认知。但是因为拥有死瞳的人极其稀少,导致世人对他的了解很少。而且,凡是见到过死瞳的人,

  • 阙凤君之帝皇凌阙第九章在线阅读

    屋外,唐铭渊稍微平复了一下呼吸,这才按下接通键,电话里传来了白局的声音:“明天你在学校吧。”“是啊。”唐铭渊回应道,“怎么了,又有大案子?”“不是。”白局顿了一下,严肃地说道,“明天上午,我去找你,上面有人点实名要见你。”唐铭渊愣住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白局见这么久没有声音,问道:“还在听吗?”“在

  • 重生之劳模影帝就任

    金发赤瞳的年轻王者站在时之政府的大门前,一套普通的黑色便服被他穿得仿佛中世纪贵族的晚礼服一般耀眼夺目。他眉头微蹙,下意识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右肩,完好无损的右臂仿佛昭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几分钟前,他还在冬木市爱因兹贝伦堡附近的森林里与卫宫士郎战斗。无限剑制的威力出乎意料,在他终于决定认真起来对

  • 奥特:帝斯在线阅读第7章

    在美停留还有三天,主办方特意上门致歉,又是升级舞团住宿条件,又是送礼,还诚挚邀请舞团参与晚上的答谢宴。官莞本不想去,但就是因为她才出了这么一堆事情,不去就失了礼仪之国的风范。在床上休息两日,伤口已经结痂,感觉不是很疼了。而楚彧就像做了好事的海螺姑娘,救了她后便再没出现。像“韵璃”这样的国家舞团,表演

  • 美食直播间[星际]在线阅读第9章

    死也不弃游【群聊】黑团子:“老大你怎么下了?”死也不打野:“老大?人呢?”队长:“今天就先不练了,昨天通宵还是有点吃不消,明天还要上课。”死也不打野:“老大你还在念书啊?”队长:“嗯哼,高一。”黑团子:“!”黑团子:“不是吧!那你才几岁啊!!!”队长:“十七。”黑团子:“才十七!那你怎么就想着打职业

  • 分手后我成了霸总的监护人[反穿书]之日记(1)

    绿皮火车已经卡在铁轨上半个多小时了,还是没有要挪动的迹象,人群焦躁的熙攘声越来越大,郑飞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啧,快憋死我了。想上个厕所都挤不出去。”坐在他对面的东子正在打斗**,闻言随口接到,“遍地是荒原,廖无人烟,哈哈,去哪撒不成?”郑飞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虽然他喜欢旅游,喜欢欣赏大自然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