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P5]亚森做错了什么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夏之纳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着。直到——

“逆子,你敢杀我?”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杨广带兵入宫,逼死父皇杨坚,自立称帝。

这时,他的兄弟们都起来反对他。

陈东,终于迎来了战争。

此时的陈东, 已是52岁了,是个白胡子老头了,样子越来越像他的父亲——白袍鬼将陈庆之了。

然而,这时。谁还记得白袍鬼将?

很快的,由于寡不敌众,杨广被叛乱的兄弟们,围困在了都城洛阳。

这时,他身边只有不到三千的御林军和陈东等心腹大将。

而城外叛军号称百万,且正在源源不断地集结。

唐国公李渊由于远在封地,一时难以赶来。

“这个李渊,欺人太甚!朕被困于此,他作为朕的表兄不来救援朕,难道想坐看朕被乱军攻入城中,他好辅佐新王吗?”见李渊见死不救,杨广大怒。

“陛下,”杨林进言,“依我看,唐国公李渊无非就是想坐收渔利,我们何不给他这个利呢?”

“哦?此言何意?”杨广问。

“赏他个王当当如何?”

杨林进言。

“妙,妙啊!”杨广竖起大拇指:

“传我圣旨,封唐国公李渊为唐王,世袭罔替!”

正值此时,突然兵士来报:

“报,陛下,城外的叛军将洛阳已经团团围住,奉送圣旨的使者出不去了。”

“该死!”杨广一锤桌案,气恼不已。

“陛下,臣愿率一千精骑,出城送信!”

“哦?一千人?这城外可是百万大军,一千人想突围,陈霸先你吃多了?”杨林道。

“一千人是不行,可是我父亲是陈庆之啊陛下!”部队镇重道。

“名将大师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人们似乎又听到了当年的洛阳童谣。

“好,我相信你陈东,我将洛阳洛阳城内所有的兵马共计三千人,都拨给你,你务必请李渊来救我!”杨广道。

“陛下不可——”杨林似乎要阻止。

“我意已决,诸卿不必多言,陈东,这次就拜托你了!”杨广说完,仿佛老了几岁。

“领命——”抱拳一诺,陈东大步流星点兵去了。

来到兵营,陈东便是看到杨广的这支御林军尽数身披金甲,虽然连连战败,但仍然精神焕发,不由得一喜。

他命令士兵褪去金甲,穿上了丧服。

许多士兵不解,甚至讥笑陈东胆怯,大战未开就自认要死了。

陈东默然不语,等士兵们议论完了,他将家中的家产变现为铜板赏给了士卒:

“这是我全部的家当,你们拿去!”

“将军这是要干什么?”士兵们异口同声。

陈东不语。又让人为士兵们准备好上好的白酒。

“喝——”陈东豪迈道。

“喝——”士兵们也是不甘示弱。

喝下酒,陈东看了看酒杯,拔出宝剑,遥指向城外的叛军:

“喝了这杯酒,我们就要出城对敌,城外有百万大军,我问你们怕吗?”

“百万大军,真的假的?”“怎么可能打得过?”士兵们议论纷纷。

“我不怕!因为我的父亲,是白袍鬼将陈庆之!他是南梁的大将,他老人家第一次率兵出征,就一路北上打到洛阳,还击败了当时的北方名将尔朱荣!”

“嘶——”士兵们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时尔朱荣也是百万大军,但是你们知道吗?我父亲当时有多少人?”

“七千!”有了解这段历史的士兵说:

“我爷爷当时就在陈将军军中,他告诉我,有七千人!”

“不对,”陈东举起手,摇了摇手指:

“是三千!”

“怎么可能?”士兵们炸开了锅。

“从梁国北境出兵北上,当时的兵力,却是三千无疑!”陈东镇重地说。

“今日,我们也是七千人,也是身披白袍,其中也有当年的白袍军后人,”顿了顿,陈东道:

“我们这三千人,能否创造当年的奇迹?”

“不知道!”士兵们还是不确定。

“能!”陈东慷慨激昂,“我们能,甚至能超越当年,因为我们是——”

说着,陈东揭开了盖住军名牌匾的帷幕:

“白袍神兵——”

这一刻,将士们沸腾了,他们再也难以压抑内心的激动:

“白袍神兵——势破强敌!”

“白袍神兵——势破强敌!”

“白袍神兵——势破强敌!”

“将士们,随我冲锋——”说着,陈东爬上了一匹战马,一夹马背,便是纵马冲向城门。

三千白袍神军也是随之冲向城门。

城外。诸侯们正说要率军冲进皇城,生擒伪帝杨广。

突然,城门大开,从里面冲出一支队伍。

他们身穿丧服,气势如虹。一出城便是冲向了尚未摆好阵型的诸侯军。

“杀啊——”陈东大喊着冲向了敌人。

“杀——”白袍神军也是冲向了敌人。

瞬间,以陈东为首的三千零一人便是把诸侯军左翼撕开一个口子。

接着,剽悍的白袍神军将对手的左翼杀了个对穿。

叛军左翼与中军的联系立即被切断了。

“不好,快命中军向左翼靠拢!”杨氏想到们大呼。

“将士们,将这股敌人包围起来。”陈东大喊。

于是,叛军左翼被包围了起来。

失望,惊恐,愤怒在被围叛军中弥漫。

“放箭——”陈东下令向被围叛军放箭。

“嗖——”“嗖——”“嗖——”

一轮轮箭雨下来,被围叛军死伤惨重。

“突围——”被围叛军在其将领的率领下,拼死要突围。

“冲锋——”陈东呐喊着冲向了叛军。

白袍神军以一当十,个个奋勇杀敌,在陈东的带领下,将被围叛军悉数歼灭。

见状杨氏兄弟中的一人名杨素,大惊问士卒:

“那白袍将是谁?”

有士卒说:

“像是已故的南梁大将——白袍鬼将陈庆之!”

“陈庆之是谁?”杨氏兄弟惊呼。

“是已故南梁皇帝萧衍的棋童,曾率七千人北上伐魏,与北魏名将尔朱荣率领的百万大军大战三天三夜,后因洛阳失守,被迫南移,在渡河时士卒尽数被急流冲走,但是奇怪的是,后来这七千白袍军又在梁帝亲征北齐兵败之际出现,吓退了北齐大将侯景!”一老卒说道,眼神中,即是畏惧,又是向往。

“白袍鬼将?陈庆之复活了?”叛军开始骚乱,不少士兵于乱中欲逃跑,被自家将军斩首,另有死于自相踩踏不计其数。

“陈庆之不除,我军难安啊!”杨素道。

“是啊,庆之不除,我军难安!”其他杨氏兄弟纷纷附和。

“杀啊——”陈东正杀得起兴呢。

“陈庆之——休得猖狂!”一员虎将冲来直取陈东人头。

“韩擒虎?你敢杀我?”陈东横刀立马,剑眉一竖。

“将——将军!”由于韩擒虎也曾是七千白袍军的一员,所以对于陈庆之的威名,还是有些敬畏的。

“你为何追随叛军,助杨氏兄弟谋逆!韩将军!”陈东话中满是寒意。

“那个,杨广弑父夺位,我这是替天行道!”韩擒虎正气凛然。

“替天行道?我看是犯上作乱吧?”陈东冷笑。

“敢不敢与我对阵!”陈**然暴喝,接着纵马杀来,直取韩擒虎。

“叮叮咚咚——”几招下来,陈东有些体力不支。韩擒虎毕竟是隋朝名将,又胜在年轻,几招下来,陈东明显觉得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然而,那又如何,他陈东宁愿战死,也不要跪着求生。

渐渐地,陈东愈战愈拼命,每一招都在以命相搏。

韩擒虎从未遇到如此难缠的对手,印象中,陈庆之一直是个射不穿札,马非所便的文弱书生。

这个人绝非陈庆之。韩擒虎想。

于是他大叫:“汝是何人?”

“陈东陈霸先!”陈东大喝一声,一刀砍向了韩擒虎。

“南陈旧主陈霸先?”韩擒虎惊呼。

“正是在下!”陈东怒喝,接着,飞掷出佩剑,正中韩擒虎左臂。

“啊——”惨叫一声,韩擒虎栽倒下马。手下佩剑刚想来救,却被陈东用大刀杀退。

接着,陈东大手一提,将韩擒虎从马下提起,按在马背。又往白袍军众多的地方冲去。

期间,他遇到了几个人阻拦,被他一倒一个解决掉。

接着,他来到被围叛军阵前,道:

“这是你们的将军韩擒虎,现已被我活捉,你们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

“韩将军被生擒了,我们还能做什么呢?投降了吧!”于是,被围叛军立马投降了陈东。

这时,叛军中军也反应过来,开始向投降叛军和陈东进攻。

“就是现在——将士们,随我冲锋。直取中军主帅的帅营——”陈东高喊着冲向敌阵。

白袍神军与被俘叛军也是高呼着冲向了叛军中军。

“杀——”陈东大吼。

“杀——”白袍军喊声震天。

“杀——”叛军也杀向白袍军。

“杀——”“杀——”两军战在一起,厮杀起来,杀声震天。

终于,渐渐地,叛军逐渐疲惫起来,士气不再,白袍军也一样。

这时:

“白袍神军的儿郎们,敌人不行了再随我冲锋——”陈东大喊。

“杀啊——”白袍神军再次鼓足劲儿冲向敌阵。

“啊——”“哇——”无数叛军士兵发出惊叫。

“杀——”陈东下令道。白袍神军从叛军中军一直杀透到右翼。期间,无数叛军死伤,其尸体,堆满了洛阳城外,堆积如山,战况惨不忍睹。

而白袍神军却是未有折损一兵一将。

“嘶——”杨素与其他几个杨氏兄弟不禁倒吸冷气:

这白袍鬼将,果然厉害。

“这白袍军和陈庆之真是非比寻常的厉害。我们该怎么办?”前废太子杨勇问杨素。

“是啊,就你主意最多,你快拿个主意!”其他兄弟也是 纷纷附和。

“这——”面对白袍军,杨素也开始犯难。

“这有什么难的?狗皇帝杨广还在京城里,咱们绕过白袍军,不久可以捉拿杨广了吗?”杨素的儿子杨玄感道。

“绕过去?”杨素与众兄弟如醍醐灌顶瞬间大悟:对啊,我们是要杀伪帝杨广,不是白袍军啊!如今杨广就在洛阳,咱们怎么退而求次啊!

想着,杨素下令:大军留数十万正面牵制白袍军,另派三十万部队绕开陈庆之及白袍军,直取洛阳城!

说干就干,入夜,三十万大军当夜便是离开洛阳城附近,渡过一条附近的河流,从远距离迂回到洛阳城背面。

第二天,陈东觉得敌人少了些,可冥思苦想,也想不出个缘由。

突然,他想起了陈庆之第一次败北尔朱荣的情景:

“当时尔朱荣没有正面冲突,而是绕开了父亲,从后面偷袭了洛阳城!”

“不好,这回杨氏兄弟也会学尔朱荣偷袭。”

于是,他派了两千兵马立即回城,并且嘱咐:一旦发生情况,死守城池背后的西大门!

二千白袍神军领命而去。

之后,他从一千白袍军中,分成两队各五百人。他让这两队轮流驱赶着俘虏进攻敌人,不求速胜,只求多歼敌。

于是,第一次冲锋开始了:

白袍军驱赶着俘虏,高喊着洛阳童谣:

“名将大师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

人们在白袍军的行进、冲刺、厮杀中仿佛又看到了当年战遍大江南北的白袍军的影子。

不,在敌人眼里,现在的白袍神军,就是当年的白袍军。

终于,俘虏被敌人杀完了,白袍军又开始高喊着童谣进军:

“名将大师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

高喊着,两支白袍军同时向前冲阵。

“啊——”“哇——”一声声惨叫从叛军中传来,传到陈东和他的“白袍神军”耳中,这不免激发了他们的战意,他们又唱起来了洛阳童谣,一遍,又一遍。......

另一边,当西大门被叛军攻破正要进一步攻入城内时,忽然,一人从内城中冲出来,他身披金甲,正是伪帝杨广!

“杀——”“杀昏君——”“杨广小儿,你不得好死——”一些对杨广有仇的将士们蜂拥着要杀杨广。

“嘭——”地一声,城门洞开,两千白袍神军,同时也是杨广的禁卫军从城中冲出,来到杨广身边。

杨广拔出宝剑,指向敌军:

“杀——”便是一马当先杀向敌阵。

“杀——”两千白袍神军也随之冲向了敌阵。

“杀——”叛军首领一咬牙,也是带兵冲向了杨广。

“随我杀——白袍军的儿郎们!”杨广怒吼。

“杀——”白袍神军也是齐声怒吼。

随着杨广的冲锋,白袍神军也嘶吼着加速前进。

而敌军也是在叛军首领的带领下,加速冲向杨广和他的白袍神军。

“嗖——”一声破空之音,箭羽穿喉而过,叛军首领来不及惨叫,便是一头从马上栽倒在地。

叛军群龙无首,陷入了混乱。

这时,杨广帅白袍神军杀到,登时一阵人仰马翻。

不多时,叛军就开始溃逃,自相践踏者无数。

杨广带兵冲阵,将敌阵冲散,又策马来回冲阵。敌人阵型大乱。

很快,叛军开始受不了了,纷纷举手投降。

杨广下令白袍神军受降。

于是,三十万叛军就此投降于杨广。

而另一边。

随着时间的推移,洛阳东城门口。叛军的血染红了城墙。陈东和他的白袍神军始终奋战在城门口,不得寸进。叛军也是如此。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但是陈东的兵马却是也可以少。已经折损过半,血染红了陈东面前的大地,也点燃了他们的仇恨。

“白袍军的男儿们,随我冲锋——今日不斩下敌人杨素的脑袋,战斗就不许停止!”说着,陈东第一个冲向敌人。

“杀——”陈东呐喊。

“杀——”白袍神军也挥舞着手中兵器,杀向敌阵。

近了叛军敌阵,陈东第一个跃马冲了进去。

他一提马头,纵马越过了敌人林立的长枪,将马蹄从敌人头上踏过。

“啊——”惨叫一声,敌人倒在了地上,陈东的马落在地上,砸散一片敌人。

“驾——”陈东挥舞长枪,冲向了惊魂未定的敌人。

“啊——”又是一阵惨叫,陈东刺死一名敌人,又反手往前一甩,干掉了前面想要杀自己的敌人。......

白袍神军也是有样学样,纷纷冲过敌人枪林,挡掉箭雨,冲散敌阵,跟上了陈东。

以陈东为首,白袍神军在敌阵中炸开了花。

“啊——”“啊——”这是战马冲击敌阵时敌人的惨叫。

“啊——”这是白袍神军在杀人。

“啊——”这是白袍军在射杀四散奔逃的敌人。

“啊——”这是一名白袍兵被敌人一枪挑落下马,乱枪刺死。

而继续冲锋的白袍军士兵们又齐齐勒住了马缰,纵马冲回来,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啊——”“啊——”“哇——”一声声惨叫发出,刚刚杀死那名白袍军的几名敌人被冲锋而来的白袍神军士兵们刺了个穿心透。

接着,陈东想那名烈士高喊一声:

“兄弟——我们给你报仇了——”

白袍军将士们也齐喊:

“兄弟——我们给你报仇了!”

紧接着,陈东再次带兵杀向敌人。

这时,敌人已经溃散,败逃是品阶不计其数。

杨素等人见状,大惊,吓得拍马就走。

这一走不要紧。叛军大乱,溃散而逃。

洛阳战场上,到处都是叛军的尸体和溃兵。

白袍神军,在陈东和杨广的率领下,溃军狼狈而逃。

千里战场上,尽是溃败的叛军。

洛阳之战,成为隋朝开国后,一次大的战役胜利。

此战化解了一个称帝带来的危机,也让陈东一战成名。

“白袍神将”的名号从此名声赫赫,名扬天下!

延伸阅读

大本营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pf99.shtml
大本营KTV隶属于大本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从事KTV娱乐行业,有没有那么一歌,让你轻

台湾杨氏速读速记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gkrd.shtml
台湾-杨氏速读速记杨氏速读速记在阅读速度、注意力、理解力、记忆效率等各方面的效率都是

ruixin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yccm.shtml
ruixin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香水、汽车香薰、汽车除醛、汽车防滑垫、汽车香座等产品生

上美UV板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uodk.shtml
上美UV板是国内Zui专业生产UV饰面板的大型现代化企业。公司拥有国际先进的UV板生

帮君汽车座垫清洗翻新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shvv.shtml
普通的清洗和干洗无法解决羊毛皮质坐垫的较重油污清洗和毛尖因氧化产生的发黑发暗现象,毛

莎莎啦饰品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b11n.shtml
香港莎莎啦集团是一家专业从事女性时尚用品的公司,由广州莎莎啦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负责其在

舒鑫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xljv.shtml
广东舒鑫毛绒玩具厂是一家具有设计、生产、售后服务为一体的玩具公司。生产高中档填充毛绒

闻翔家纺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6gae.shtml
闻翔家纺成立于1998年,窗帘布艺十大品牌,绍兴县名牌产品,是浙江闻翔家纺服饰有限公

威力狮汽车维修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s5mv.shtml
威力狮汽车维修加盟_公司简介威力狮汽车快速服务连锁有限公司隶属于麦特集团,作为中国连

时大大手抓饼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bbl6.shtml
时大大手抓饼隶属于深圳时大大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成立多年,不断发展现代餐饮市场项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陆爷家的小萝莉又傲娇了在线阅读第1章

    孟白背了几十斤重的书,一个小时的路,让已经在大学“疗养”两年的孟白肩膀酸痛,两腿发软,口干舌燥。孟白老家所在,是几座连绵不断的大山围绕起来的一个小盆地,要想进去,还得绕着盘旋在山上的路爬上去,然后再下山,才能到家!好不容易回到家里,看爷爷奶奶没有在家。孟白却也不在意,大热天的,二老去哪里纳凉了也不一

  • 那个世界的一道光常山赵子龙

    天边出现晚霞,凄美如画。一名穿着橙色长裙的少女,站在常山圣城外的千米坡顶,将近要融入画中。她身材高挑,穿着橙色的长裙,一缕长发落在后腰,随风飘扬,要飞去晚霞之中。她秀目微皱,娇艳的橙唇似张,目光如炬,盯着无尽的远处。此时,千米坡下,一名黑衣少年,正在缓步而上。许久......少年来到坡顶,他看着面前

  • 大明之锦衣卫沈炼在线阅读第4节

    迟南双手插进兜里,继续慢悠悠的叨叨:“你说说你这样有什么好处,你不会私底下跟你老爸来呀,他再怎么说也是你爸,名义上的监护人,有那对母子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现在可好,你现在跟你爸大闹一场把他名声搞臭,外头那些人也不会说你好,只说你少年轻狂不懂事,胆子大的离谱,你妈留下来的公司也得受到影响,你是离家出走但

  • 诸天至高系统之深渊(5)

    餐桌上摆着凉透的晚饭,母亲应该是动了几筷子就放下了。舒翊四处搜寻母亲的身影,最后发现她在沙发上睡着了。平时向来严谨的母亲从未在床以外的地方睡觉,更不会在家务还没做完就去休息。那么要强的,扛起了半边天的女人,缩在沙发上,小小的一团,毫无防备。舒翊看着母亲的睡颜,突然鼻尖一酸,从卧室抱了一床毯子,轻轻地

  • 网游之三国文明在线阅读第7章

    “凌吟默,惊不惊奇!”刘世天一出场,直接压死了一些鬼。凌吟默提着千葬指着面前的鬼:“杀完了鬼再说吧!”两人一见面,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在鬼中横冲直撞,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很快,这些炮灰便被杀光了,黑烟四起。不一会儿,警车鸣笛,直升机呼啸,罗晓婷和李刚都来到了西郊,同行的还有市长等高官。全部的人都一脸不

  • 女尊之军师在上在线阅读第九章

    夏冬冬双手护住自己的胸前,怕怕的道:“老大你想干什么?别说你还好这口?!”九重毫不客气的赏了夏冬冬一个爆栗,“哪那么多丰富的想象力,我是叫你把身上的装备脱了,这身黑驴套装太扎眼了,很容易被人给认出来的!”“噢,对对!”夏冬冬一听赶紧三下五除二将身上的黑驴套装脱了个精光,然后问道:“这回应该行了吧?!

  • 我成了高富帅在线阅读第四节

    黝~黑的矿洞中,丝丝荧光在不断地摆动着。胳膊一阵酸胀的司徒宇醒了过来。靠着荧光,看到一个3,4平方米的矿洞出现了。虽然不是很深。司徒宇一阵唏嘘,好家伙,如果不是吞噬而是挖矿的话,这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天生的超级挖矿机啊。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肚子的咕咕叫。“肚子饿了,怎么办?这里又没有食物。这是要饿死在这里

  • 重生大国第8章在线阅读

    沢田纲吉惊喜的看着她,那双猫一样又圆又大的棕色眼睛弯弯的望着她。他细软的棕发乖顺的贴着额头,露出下面清秀的五官,膝盖的位置被小心翼翼地吊了起来,绑着绷带,还打着石膏,看上去似乎很严重的样子。他原本还眼泪汪汪的抱着膝盖要哭不哭,但看见北原亚纪之后,却惊喜的忘记了疼痛,下意识地就要站起来,然后伤口被扯了

  • 桃杏折第6章在线阅读

    6、连连受挫这个人居然就是昨夜在苏家别墅外偷听的那个年轻人,只见他冷冷的扫过四周,当他的目光和我相遇时,我显然看到他的眼神中透过一丝奇怪的神色,但只一瞬,便消失不见,只剩一层霜一样的冷意凝结其中,透不过一丝暖意来。他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我微笑着举起酒杯向他示意,他却装作不见般转过了头去,跟侍者

  • 将军曲之第三章(3)

    “怎么了,小少爷?”出声的是头发花白的年老alpha,“他们有问题吗?”“没什么。”被问的人有一把清冷的声音。年纪最小的alpha闻言嬉笑,“少爷莫不是开窍了?居然会望着一位小姐发呆!不过那位beta长得也太柔弱了些,少爷可是很强的......”小alpha居然开始担心起黛玉的安危来,所以不怪别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