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青春有你,足矣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鲁砸酱酱 来源:17K小说网

长孙家军功起家,男人们都短命再加上男丁稀少,所以长孙家的祠堂看起来格外可怜。

霍容玥随着长孙昭行礼拜见,这个女人一生只能来一次的地方一丝一毫都不容出错。

稀稀拉拉的祖宗牌位中有一座牌位上面蒙着红绸布,霍容玥淡淡瞄了一眼便猜出蒙着这人是谁——庐阳长公主爱若命根子的幼子,可惜尚不及弱冠便因病而亡,听闻庐阳长公主还因幼子早亡大病一场。世人都猜庐阳长公主怕大儿子长孙昭重蹈长孙家男人们的覆辙便早早为他操办亲事,好在新进门的平宁侯夫人极为争气,进门后一年便为长孙昭诞下长子,庐阳长公主疼的什么似的,亲自教养他长大。

却又不知是什么缘故,平宁侯夫人生下长子后便因病去世,她去世后长达八年里长孙昭都没提过续弦的事,一个人在战场上浴血奋战,常年泡在军营中不回府,传闻长公主曾多次派人请平宁侯回府都被他悉数拒绝。

世人传言,平宁侯是不想回到伤心地,只因太过思念平宁侯夫人云云。

出了祠堂,霍容玥试探性的问:“不知姐姐牌位放在何处,论理我今儿该去拜祭的。”

填房要在正室面前执妾礼,霍容玥不愿屈居人下,但向死人低头算不得什么,况且这人还是长孙昭的心尖尖。她正琢磨着穿这身正红色缠枝石榴的裙子去拜祭是不是不大妥当,却听长孙昭冷声道:“不用。”

丢下这俩个字,他便大步向前,看起来向是去了书房。

环侍的丫环婆子都同情的看着她,就连一向冷静稳妥的向嬷嬷都面带急色,霍容玥莫名其妙,死去小十年的人还是人们口中的禁忌,如若平宁侯夫人地下有知也该是高兴的吧?

谢氏高不高兴暂时猜不着,但霍容玥很快高兴不起来,她被长孙昭抛下后带着丫环婆子往新房走,半路冒出来一位中年婆子带着几分敷衍的给她行过礼,便道:“奴婢奉公主之命带夫人去拜祭先夫人。”

这下,便是不想去也得去。

谢氏牌位放在西苑小佛堂里,这里离大公子长孙念的院子很近,想必是庐阳长公主特意的吩咐的,也为方便大公子追思亡母。提到大公子,霍容玥好奇不已,她上辈子没有孩子,对于没母亲的孩子她总会格外心软一些。

小佛堂里冷冷清清,谢氏牌位前供奉着香烛瓜果,桌面一尘不染,显然是有人时时祭拜的。可那牌位上只写“长孙府谢氏之灵位”几字,并无其他字眼,这并不符合常理。

“夫人,您这不合常理。”许嬷嬷一句话将她心神拉回来,她一脸的不赞同。

霍容玥不明所以,她给谢氏行礼上香还有什么不对吗?

许嬷嬷皱着眉头重申:“夫人,您在先夫人灵前得执妾礼。”

执妾礼?是要她跪下?霍容玥定定看她一眼,俯身屈膝行了一礼,将香插上便告辞离去:“妾身便不打扰先夫人清净了。”

向嬷嬷没跟着进佛堂,见霍容玥出来时面上隐约带着不悦心头便是一紧,又指指小佛堂西边一脚悄声道:“从您进去大公子就站在那里了。”

霍容玥顺着她的手看过去,长孙念正死死盯着他,那眼神就像是她抢了他什么东西,等许嬷嬷出来后又拿眼神问许嬷嬷,许嬷嬷仿佛没看到霍容玥一般:“霍氏已经给先夫人行过礼了。”

原来,大公子长孙念让许嬷嬷假传庐阳长公主之命,又亲自盯着她给谢氏拜祭就是要看她屈服于谢氏之下……

站在西厢的长孙念翩翩佳公子般向霍容玥一揖:“多谢夫人。”少年眼睛里带着满意,仿佛在看一件物品。

霍容玥面带笑意:“大公子多言,祭拜先夫人是妾身本分。”

从西苑走回新房路过花园,花园里一片花团锦簇的景象,皆因庐阳长公主爱花成痴,即使是凛凛寒冬平宁侯府的花园也开满了争奇斗艳的鲜花。一行人走到一半霍容玥停在一株腊梅旁:“红药,咱们把这枝花带回房中观赏一番罢。”

红药小心翼翼采下五六枝腊梅,娇嫩的黄色衬得她细白的脸蛋清秀可人,霍容玥无声的笑了,不管如何她已经嫁入这侯府,是死是活她都要走出一条路来。

新房里极安静,小丫环和婆子们战战兢兢待在廊下,见新夫人回来齐齐行礼。

霍容玥吓了一跳,不过脸上没有表露半分,她的陪嫁丫环拂晓远远听到动静便匆匆跑来:“侯爷在书房看书,他们就都这副样子了。”

“侯爷什么时辰回来的?”她明白了大半,晨起时她就察觉到这府里的下人对长孙昭恭敬的过分,都不敢正眼去看他,仿佛面对着什么洪水猛兽一般。她暗暗猜测该不会是长孙昭当着下人们的面做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毕竟外头可是传平宁侯长孙昭杀人如麻、视人命如草芥,传言虽然不可尽信,但也有几分可取之处罢。

犹豫片刻,霍容玥还是去了书房,还未推开门便听里头冷冷一声:“何人?”

“夫君,是我。”霍容玥的声音微小并含着几分温柔,向嬷嬷带着丫环们停在一丈之外的地方,准备让新婚夫妻俩好生培养感情。

大约是很久没听到她进来的动静,长孙昭淡淡道一句:“进来。”

红木门开合的声音唤醒廊下一众丫环,其中站在新房门外的美貌丫环脸色惨白,她们几个都是庐阳长公主赏下来照顾长孙昭起居的,但半年多下来不仅没进过正房,更别说书房。而霍容玥的六位陪嫁丫环都目不斜视的站在书房门外,远远的两拨人就像是两个派系,虽然能模糊看出对方的表情,但谁都不知道在之后的日子里各自会使出怎样的手段将对方拉下马。

书房布置的格外大气,书架寥寥放着几册书,倒是博古架上放满了各色古玩的,最醒目的是长孙昭身旁悬挂的两把宝剑。宝剑尚未出鞘,可剑身上的凛凛寒光忍不住让人心头一凛。

将书房打量过一遍,霍容玥才想着措辞将来意说明白:“按规矩等会儿您得和妾身一起见见姨娘们和通房,不知夫君何时方便?”

长孙昭终于从书本中抬起头,他剑眉紧敛,黑漆漆的星目看不出隐藏着什么东西,似是在忍耐:“不……”想见。

可是对上霍容玥认真的眸子,他便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

“随你。”惜字如金的说完,他绷着脸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去正房,等离霍容玥近了嗅到她身上的味道,剑眉又拧起来:“你刚刚去了哪里?”

霍容玥不明所以,“妾身刚才去拜祭姐姐……”

提到拜祭二字,长孙昭平静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以后你不必去那里拜祭她,谁让你去都不用。”

冷冷抛下这一句他便大步而去,霍容玥皱眉不已,不会真认为她去拜祭谢氏是打扰她清净吧?倒是看不出这平宁侯是个情种,提到情种霍容玥又猛然想到,嫁进平宁侯府之前母亲就跟她说过平宁侯府的状况,谢氏生子后身体亏损,没过多久便撒手西去,当时的平宁侯长孙昭终日泡在军营,等到谢氏油尽灯枯之时才被庐阳长公主叫回府中,一向长情的他接受不了谢氏去世的事实,连谢氏留下的孩子也不待见。而谢氏本人十分小气,怕丈夫在她死后娶了别的女人不顾自个儿子的死活,便联合谢家给长孙昭找来四位妾室。庐阳长公主膝下只剩他一个儿子,巴不得他多多开枝散叶,也对此事乐意之至。

那四位姨娘便在长孙昭不知情的情况下进了门,可长孙昭对亡妻情深意重,怎会理会妻子找来的替代品,所以他又恢复以前终日泡在军营的日子。

霍容玥在书房站了许久,直到向嬷嬷来提醒她:“夫人,姨娘和通房姑娘们来给您请安。”

等她和长孙昭并肩坐在正堂后,四位姨娘和八位通房便在向嬷嬷的带领下低眉顺眼的走到正堂。

“奴婢给侯爷、夫人请安。”

十二道声音脆生生打断了长孙昭的神思,他面色冷漠,跟不认识眼前这些人似的,不得已之下霍容玥只好自己开口:“妹妹们请起,以后便是一家人不用如此多礼。”

随后便示意众人坐在绣凳上,坐在最前头的是个下巴尖尖的女子,大眼睛里盛满天真和对长孙昭的爱慕,可霍容玥却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平宁侯没有女主子的日子都是这位姓林的姨娘一手把持中馈,而在长孙昭去世后,她一个无所出的姨娘竟然让长孙念奉为亲母,其手段可见一斑。

长孙昭向来不爱言语,没等妾室通房将绣凳暖热便皱眉不耐烦道:“今日已经让你们见过夫人,须知日后夫人才是你们的主子,如若让我知道你们对夫人不尊敬,板子伺候。”

妾室们嗫嚅着应了,那林姓姨娘颇有些不是滋味的睨了霍容玥一眼,倒是看不出侯爷对新夫人如此敬重,她们出身谢家,长孙昭此举无疑在打谢家的脸面。

霍容玥更加看不明白,向嬷嬷倒是喜滋滋的:“没想到侯爷如此体贴,夫人日后在侯府的日子便能舒心一些。”

她仿佛卸下心中大石一般换来霍容玥自嘲一笑,却没任何言语。

延伸阅读

桃之夭夭之神秘来客  http://www.zx7777.cn/b627.shtml
江浩然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王朝,战乱。杀戮,征服。永无止境的欲望。在梦里,他是叱咤

影帝总想跟我秀恩爱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zx7777.cn/gmmr.shtml
等司其帮所有孩童都记住‘七门锁焰术’之后,天色已经不早了,而龙俊也已经把它记得滚瓜烂

债主之眉来眼去  http://www.zx7777.cn/dbcr.shtml
第八章卫珩的斗篷!阮青君飞快解开了来,抱在怀里细看,九楹把斗篷拿过来的时候,她还想着

灵界治疗师の白龙神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zx7777.cn/d2hl.shtml
“你好,请问你是林媛媛,林小姐吗?”“……我是林媛媛,你是?”“我姓陈,叫陈永铭,是

神奇宝贝之梦幻的穿越第四章  http://www.zx7777.cn/ppkj.shtml
“你们是不是以为到了我家里,就可以有好日子过了?”男人的声音有着几分戏谑,气息都能直

撕过的校草是失散初恋?[重生]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zx7777.cn/be2d.shtml
已近正午,众村民早已饥肠辘辘,从昨天中午到今天中午,一天一夜一口粥都还没喝到。大家看

我,只是个医生月牙天冲!斩破淋巴结!(二更,求收藏,鲜花)  http://www.zx7777.cn/jsh.shtml
凌晨四点,秦晴的手术开始进行到三分之一,秦明开始切割胸腔其他部分,胸腔肺部的附着淋巴

文豪野犬 恶魔的呢喃 (太宰BG)追捕  http://www.zx7777.cn/ug6a.shtml
布宁在大厅里刚刚出现混乱之时,他就在部下的掩护之下准备逃离现场!临走之时,他还不忘咒

神的天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zx7777.cn/ua0.shtml
沈钰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夕阳照着窗台的仙人掌上,十分柔和。他平时很少有像这样

谨然记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zx7777.cn/6ppo.shtml
方艺晨在旁边听着真想上脚把这臭小子踹一边去,要不说小孩子都是恶魔,不管多大都这么烦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夜之奏曲在线阅读第3章

    “神力池?”洛奇能够感受到周身那股浓郁的魔力,而在他的精神海中,一座欧式的残缺喷泉出现在了其中,那是一个圆形的水池其中立着一座破损的天使雕像。周围的魔力汇入喷泉之中,最终变成液态从天使雕像手中流出,汇入底部的水池中。在洛奇感受到那座残破的喷泉的同时,有关神力池和其他相关的信息便涌现了出来。“原来那块

  • 无良小郡主第一章在线阅读

    出租屋中。林平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准备洗脸的时候,突然,那破旧的电脑响了一声。转过头,林平来到了电脑面前,看着电脑上的提示,无趣道:“这年头还有人给发邮件。”虽然心中不知道是谁,但出于习惯,林平还是点开了邮件。而邮件却是一张地图,地图上标志着一家便利店,444便利店。“这尼玛不是灵魂摆渡吧,难不成老子

  • 嫡妃花容之世子追妻在线阅读第九章

    季丝柔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无声流泪,她没想过不要这个孩子吗?当然想过,她年后才26岁,连结婚都不想的年纪,怎么可能会想要生孩子,只是世事无常罢了。知道怀孕后她本来就不想要这个孩子的,是云岚把她拦了下来,告诉她人流十分伤身体,而且毕竟是一条生命,还是三思而后行。可她没想到人流对于她来说不止伤身体那么简单,

  • 倾世之邪王的弃妃是什么人都可以随意拿捏

    春叶是被尾崎红叶当众甩了一个重重的巴掌然后再被关进地下拷问室的。虽然尾崎红叶当众打地很用力,还甩了几句难听的话语,但光看她只是被关进去而没被用刑就知道尾崎红叶也并没有完全认为她背叛了组织。她这种行为只是为了暂时能够保护她。可春叶现在还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上面就突然来一句她泄露了组织情报。港口黑手党

  • 还珠之淑宁公主在线阅读第1节

    “我准备好记录了,叔,您想清楚这么说成骸的那一天了吗?”“嗯,准备好了。那一天,由我从苏星昊获取的记忆开始吧!”“好的,录音器已经打开。事后我可能很会找您补充的,请讲!”时间:2031年4月4日。天气:阴转晴。地点:k研究所,李灵家。书写人:李华忠。末世前30天!……11:40,临近中午时分,阴天转

  • 冒牌大真人之第十章(10)

    苏莘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摸到床头的手机一看,居然已经快九点了。昨天晚上她又失眠了,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就是她向简亦慎提出离婚的那一刻,到了最后,她不得不打开睡眠软件帮助入眠。新的一周开始了,接下来的日子,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颓废。简亦慎已经不去上班了,结婚的这几年,简亦慎一直就是个自律的工作狂

  • 夜莺与杀死玫瑰在线阅读第八节

    刘国基给老爹诉说完自己的遭遇后,又介绍完了吕布和貂蝉。吕布和貂蝉跟这个一家之主客气半天。貂蝉感觉不到刘能的一点恶意后,心情也放松了不少。众人正在安慰刘国基的时候,下人直接把饭吃端到了正堂来了,当刘国基看到饭菜的时候,眼泪都下来了。老爹刘能和管家刘福以为刘国基是饿的,看到吃的激动的哭了,只有刘国基知道

  • 虐哭那个渣攻[快穿]之大隐于市的杀手

    杨松挤上一辆公交车,这其实是件挺尴尬的事。他在瑞士银行户头上的那串数字,就算每天换一辆崭新的豪车都不算什么,可他自从半年前回国后就从没碰过车,就算是住的房子也是一间出租民房。并非他勤俭节约,而是因为几年前他在这个国家突然消失,按照法律,失踪四年以上户口就被注销了。也就是说,他在这个国家没有一个合法的

  • 权臣前夫黑化后(穿书)合作愉快

    春风轻拂,花瓣随风而落,落入清澈的湖水中,湖中游鱼争相啄食。一位眉目如画的女子正坐在桃花树旁的亭中,举止端庄,落落大方,似乎在等待着谁人。“卡!这条过,准备下一场!”导演话音刚落,对着桃花树辣手摧花的鼓风机立即停止了工作,亭中的女子也瞬间放松下来,扯了扯繁复的衣衫,不复刚才的端庄,站起来,走到亭外去

  • 影视帝王之跟着星爷去拍电影和死神有个约会

    百幕崖。夜色清冷。凉风低吟。一轮残月斜挂在幽蓝色的天幕,幽幽的银光斜斜地倾泻在下方一块块冰冷的石碑上。无数的石碑,凌乱地分散在百幕崖的一旁。石碑的旁边,散布着数以万计的森森白骨:这里是一片方圆千里的墓场。丛生的荆棘,如同张牙舞爪的恶鬼挥舞的手臂,一根根在黑色的大地上延伸。凄凉的风哭泣一般,咿咿呀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