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盛世恶宠之逃嫁九皇子三代女配之身(四)

作者:秋水情 来源:言情小说吧

楚家,楚子玉这段时间心里越发的纠结。

他抚摸着心上人许雪妍送给他的荷包,眼里写满了眷恋。

“雪妍……”。他真的不想娶别人为妻,他心目中的妻子只有许雪妍一个人。

可是他又不能违背自己的父母,毕竟这么多年是他们把他抚养长大**的。

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当双方有了冲突后,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突然,楚子玉的门外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他刚想出门去看,门就从外面被人打开了来。

许雪妍一脸梨花带雨的闯了进来,她看着楚子玉满脸的不敢置信,“玉哥哥,她们说的不是真的是不是,你还没有和别人订下婚约。”她咬牙问道。

“还什么真的假的啊,我家玉儿如今已经是有婚约在身的人了,你身为一个姑娘家,应该矜持一点。”跟着许雪妍而来的楚母话里充满不屑的道,人啊,一旦上赶着攀扯上来,就不值钱了,楚母打心眼里不喜许雪妍。

母亲和儿子的眼光可不在一个角度上,许雪妍在楚子玉心眼里的不同于世俗,到了他母亲那里就成了不守妇道。

谁家姑娘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可她偏偏倒好,反倒跟个男人似得一样大街小巷的乱串。

别的人家的青梅竹马七岁以后就生疏了,可她倒好,都多大的人了,偏偏还要扒住她的儿子不放。

许雪妍没有把楚母的风言风语听进耳朵里,她死死的看着楚子玉,咬紧了自己的嘴唇,誓要他给出一个答案来。

楚子玉垂下眼眸,眼里充满了落寞,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是,我已有婚约在身。”他轻声道。

“多久了?”许雪妍攥紧了自己的手心,心痛如绞。

“一个月前。”事情终于说出了口,楚子玉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他不禁满嘴的苦涩。

“你混蛋,那你为什么不早说。”许雪妍看向楚子玉的眼里充满了怨恨,要是他早对她说了,她今天也就不会丢这个脸了。

“哥哥现在说了也不迟,雪妍姐姐现在已经知道了哥哥的婚期,那哥哥结婚那天雪妍姐姐要不要过来参加,我们给雪妍姐姐下帖子。”楚子楚笑着道,像是一点也没察觉到屋里尴尬的气氛一般。

“子楚。”楚子玉低声喝道,想让自己的妹妹闭上嘴,想让她别再刺激雪妍了。

“哥。”楚子楚不满的嘟囔了一声,站到了自己的母亲身边。

“子玉,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了,真像是一个被狐狸精迷了心窍的人,现在你们还没怎么样呢,你就为了她吼你的妹妹,是不是哪天她要是有了一个名分在身,我跟你爹你是不是就不放在眼里了。”楚母狠狠的盯着许雪妍,都是这个女人让他们母子、兄妹离心的。

“娘,这件事是妹妹做错了,关雪妍什么事。”楚子玉把许雪妍护在了自己的身后,觉得自己的母亲真是有些不可理喻。

楚母蓦然睁大了双眼,“你妹妹哪点做错了?她好心的邀请人家来参加你的婚礼,却被你们两个当成了驴肝肺。好,这可真是有你们的。”楚母被楚子玉刺激的差点喘不过来气。

“娘,您明明就知道……。”您明明就知道雪妍是儿子的心里人,却还是要这样糟蹋她。

楚子玉话说了一半就咽了回去,他纵然和雪妍之间只剩下一层窗户纸了,两个人却都没有把它捅破。

而现在,他已有婚约在身,就更不能耽误雪妍了。

楚母带着楚子楚看了两人一眼,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看到母亲和妹妹走后,楚子玉苦笑一声,想回头和许雪妍再说说话。

“楚子玉,我问你,你喜欢的人是不是我。”许雪妍低声问道,没有再叫他楚哥哥。

“是。”楚子玉哽咽了一声,“可我已有婚约在身,不能再耽误你了,所以……。”所以你去寻找你的良人吧。他剩下的话淹没在自己的唇边。

许雪妍踮起脚来吻上了楚子玉的唇,既然他们之间已经注定有缘无分了,她想在他还未娶别人之前,彻底的放纵一次。

本来就是他们先相识在先的不是么,她没做错。

哪怕他以后有多少个女人,她也让楚子玉绝对不能把她给忘了,这是他欠她的。

楚子玉和许雪妍不为人知的秘密的交往了起来。

楚母就算再高估许雪妍的胆量,也想不到她会和自己有了婚约的儿子还纠缠在一起,更想不到人家连名分都看不在眼里。

要知道,这年头女儿家最重要的名声,哪怕你心里再不以为然,行事也不能出格,毕竟人言可畏。

楚母哪里想的到许雪妍一个女儿家会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宁愿搭上自己也要和自己儿子来上那么一段。

苏府,苏言是知道他们俩有这么一段,毕竟书里可都对他俩的情不自禁交代的一清二楚了。

“我实在下不去手。”苏言把自己的嫁衣动作粗鲁的扔到了一边,几天了,她一针未下。

嫁衣是有着美好寓意的东西,他楚子玉哪配她绣的一针一线啊。

“绣不下去就不绣了吧,我帮你弄吧。”女娃娃看了一眼火红色的嫁衣道,都一半了,不继续下去就可惜了。

“咦?你也会刺绣么。”苏言有些惊奇的问道,她记得这个女娃娃的年龄可不大啊。

“看我的吧。”女娃娃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台——缝纫机。

“设定好花样,让它自.行打.印就行了。”女娃娃站在凳子上,认真的校对着针线头。

“这个奇怪的东西可真是方便。”苏言看了一会就琢磨出了它的原理来,毕竟她也是刺绣的各中行家。这个速度比起她的一针一线来,快了何止数倍。

机器默不作声的工作着,没多长时间就把剩下的一般嫁衣上面的花样给做好了。

苏言抚摸着嫁衣上的花纹,虽然没有她亲自绣出来的有灵气,显得有些呆板,可她认为楚子玉那个人连机器绣出来的东西都不配用。

“他们已经亲上嘴了。”女娃娃抱着一块镜子,实况转播着女主角那边的情况。

苏言听到后,喉咙里感觉到有些泛呕,真恶心。

他们两个不是没有光明正大在一起的机会的,可他们却偏偏在有一方有了婚约后却选择了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

“这年头,可没人鄙视那些做妾的人,反倒是偷情的人,人的唾沫星子就能把他们给淹死。”苏言又翻看起了剧情,眸色越发的深沉,许雪妍那个女人带给她的羞辱中,这仅仅是开胃小菜而已。

想起了她书中的结局,苏言的内心里充满了不甘心,凭什么她身为正室要对那一对偷情之人所让步,上一辈她都敢正面对上他们,这一辈有系统在,她凭什么要怂啊。

若苏言不是这样的性子,她的下场也不会如此的凄惨。

忍她不是不会,只是凭什么让她这个从来没有做错过事情的人去忍耐做错事情的人啊。

她又不是面团。

“娃娃,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们俩偷情的事情让人们给看见。”苏言沉声道,楚子玉和许雪妍也算刚出茅庐,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多的经验,所以他们两人的行事并不算太隐蔽。

可偏偏女主光环加身,他们俩偷偷的见了那么多面,却从未被一个人给发现过,他们贴身伺候的人也冒着生命危险为他们保密。

“那些人不就是吃里扒外嘛,毕竟楚夫人每个月给那些人发月钱,不是让他们把自己的儿子往‘歪门邪道’上带的。”既然现在动不了楚子玉和许雪妍,那拿他们身边的人开刀也一样,反正也是叛主的奴才,不值得怜惜。

女娃娃坐在床上苦思冥想了一会,手上显示了一块屏幕,“你看着这里面的能用的上么?”

苏言一一仔细的翻看着,最后挑选了顺风耳千里眼和隔墙有耳这两个道具。

因为都是八卦类的道具,在商城里卖的也不贵,苏言花了一金就把它们给拿下了。

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可她现在也只是给他们来一个开胃菜而已,也不急着把那两个人的龌龊给捅出来。

造谣这种东西,要是传着传着突然就真的被人给看见了,那可就劲爆了。

女娃娃仗着别人看不见它的优势,走到了繁华的大街上后,把两个道具里的粉末都倒了出来,让它们随风飘散。

于是,原本就被城里人捕风捉影的这个消息传的越发的广了起来。

苏母不禁愁眉不展了起来,她看到回到府里的苏父急道,“外面传的的消息是不是真的?”

苏父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半晌,“虽然没人亲眼看见,可也应该八九不离十了。毕竟无风不起浪,他们要是真没做过,事情不会传的这么广。”苏父脸色阴沉的道,多年生意场上的老伙计了,居然为了自己的儿子来坑他的女儿,这笔账他记下了。

夫妻俩人左思右想后,决定亲自叫女儿过来一趟,把这事给她说一声,免得女儿被楚子玉那个男人外在的那个皮囊给迷惑了。

“言儿,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吧。”苏父沉声道,想知道自己女儿的决定。

“父亲,母亲,我们要是现在退了两家的婚事,那女儿的未来大概会是什么样子。”苏言的心噗通噗通的直跳,第一次对父母提出来了这个大胆的想法。

可是想起了上辈子父母对她的态度,苏言的眸色又黯淡了下来。

守着正室的位置忍耐一辈子,她自认做不到。

“言儿,这婚事不能退啊,退了你的名声就毁了。”苏母哭泣了起来,纵然错在男方,可女方主动退婚,那名声也好不了多少啊。

“再说了,你以为现在这个地步了,楚家现在还会放弃你这个到嘴的儿媳妇么,只怕他们不会退换庚贴的。”

他们夫妻俩现在只恨自己眼瞎,给自己女儿挑了这么一个夫家,毁了他们女儿的一生。

“言儿,你要是退婚了,以后的夫家就只能从为父经营的铺子里找一个能干的掌柜了,那就是低嫁了。若你不愿低嫁,那就只能嫁到远方去,可一旦远离父母的身边,以后我和你娘以后就对你的事鞭长莫及了。”苏父老泪纵横的道,“你娘说的对,现在外面已经传开了,楚子玉名声已坏,楚家估计也不会和咱们退婚的。”

退婚,是两家的事,只要一方不同意,这婚事就退不成。

苏言的脸色白了白,她不愿意远离父母,却也不想随便再找一个夫家把自己给低嫁了。

“爹,娘,我决定要嫁去楚家。”想起了已经和她无缘了的沐枫,苏言眸色一暗,心里下了决定。

若不是那个人,楚子玉又何妨呢,毕竟,她可是最熟悉那里的啊,报仇起来也方便。

延伸阅读

广州美斯特防水涂料厂家加盟  http://www.feltseoul.com/gwqc.shtml
加盟优势:一、强势的广告宣传公司长期与百度,360、阿里巴巴、防水材料招商网、中国建

酷熊宝贝加盟  http://www.feltseoul.com/d78z.shtml
酷熊宝贝童装成立于2009年8月,目前旗下拥有背景丰鼎云商贸有限公司,延吉通和商贸有

茉茉女王加盟  http://www.feltseoul.com/u477.shtml
茉茉女王产后恢复加盟培训具有成熟的技术,丰富的管理经验,在发展中不断发现和总结问题,

创意顶顶少儿美术加盟  http://www.feltseoul.com/648j.shtml
创意顶顶少儿美术是隶属于上海顶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童画,总部设立在

大成汽车配件加盟  http://www.feltseoul.com/gocn.shtml
大成汽车配件专营:丰田系列汽配。大成汽配充分利用致友汽配城之优势,与国内外众多实力雄

潮宏基加盟  http://www.feltseoul.com/bohj.shtml
潮宏基加盟详情潮宏基珠宝以“设计领先”品牌核心价值,在众多的珠宝品牌中,潮宏基珠宝始

前程远望培训加盟  http://www.feltseoul.com/gkdz.shtml
前程远望培训培训教育培训教育装饰培训教育培训连锁连锁教育培训教育培训连锁教育民族民族

瑞龙加盟  http://www.feltseoul.com/p6ti.shtml
瑞龙礼品南京市江宁区竹山路499号533时尚的饰品不仅是能够为女性朋友带来时尚感,而

音乐时间KTV加盟  http://www.feltseoul.com/bfpo.shtml
音乐时间KTV加盟详情音乐时间KTV是利用特许加盟的模式发展连锁,成为量贩式KTV连

鸿奕加盟  http://www.feltseoul.com/xlu1.shtml
鸿奕毛绒玩具是邗江区鸿奕玩具辅料商行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月子鞋、孕妇鞋、鞋帽辅料、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您好客服小姐在线阅读第4章

    “战力握紧武器,握紧武器,敌方处于三号指挥塔周围!敌方处于三号指挥塔周围!”广播扯着嗓子把士兵全部叫到了三号指挥塔。要知道,在布诺一共有九座指挥塔,九座指挥塔正好围成一个圆圈,中间矗立的正是终极指挥楼,也就是卢克等高级官员办公的地方。九座塔每三座之间都靠得很近,以此可以使周围的塔联合起来防御外敌。“

  • 枯木龙吟在线阅读第6节

    喂了一会鱼,锦佩觉得有点百无聊赖,上学的时候觉得闷,不上学怎么更闷了呢!她倚在栏杆上发出了古今一同的感叹。忽然灵光一现,有了个主意,就带着人回了含露殿。一进门就找赵全安,叫他帮她在院子里架个秋千,赵全安手脚很快,不一会就在庭院里架了个秋千起来,先使小内侍试过了,才叫锦佩坐上去,芍香在后面轻轻的推她,

  • 变人之后我成了爸爸[快穿]之宝地(9)

    “咔嚓,咔嚓……”接下来的时间里,洞穴一直响彻着陈义挖掘土石的声音。深红色粘液是顺着贴近洞穴墙壁的一侧流出来的,也就是说陈义沿着此处挖掘是要挖到洞穴墙壁后面的。“骨碌~”石头土屑随着陈义有力而快速的前肢的挥动,开始不断的掉落。接着在陈义的脚下靠着池壁处,慢慢的堆积出了一圆锥形的土黄中带点红色的土堆。

  • 病娇权王戏妃成瘾第8章在线阅读

    一进入树林,大伙便迅速展开搜索队形,慢慢向森林深处进发。与此同时耳机里时不时的传来某人的冷笑话。受这种较为轻松的气氛影响,就连刚接触不久的RPD那5人也很快的跟队员们打成了一片,一起有说有笑。我细细打量了下这5人,马库斯差不多35岁上下,左边嘴角有一道伤疤。像是被利器所伤留下的。而多姆约30岁,他的

  • 穿成机甲我也要美美哒[星际]之被打

    我被我那亲爱的王子殿下抱出了桃花园,路上所有人都对我指手画脚。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但更多的是愤怒的。我害羞的躲在他怀里,把头深深的埋在他怀里,不敢出来,看着怀里的人儿羞愧的脸沈御月宸脸上浮现出了深深的笑意。就这样我被他一路抱进了一个金碧辉煌的房间里,我的清白全没了,我在心里呐喊。不过我却一点儿也不讨

  • 还珠之淑宁公主之两大逃罗!(5)

    时间8:15,杨武和其他警员解决401的剩余成长体和幼体,警察将医院的现场都拍照记录好了,去洗照片出来,部分现场被封锁,收集了一些证据。李灵看到自己损坏的手机说道:“警官,那是我手机,手机卡可否给我!”那名警员回答道:“抱歉,不是我作决定的。而且,恐怕不可。”杨武过来:“给他吧,小默,他是K研究所人

  • 我的枕头是太子(穿书)在线阅读第9节

    听到宋安要彻查,张氏心里又漏了一拍!如果真让他彻查,只怕她以前克扣宋槿月银,暗中给她设绊子的事儿都得捅到相爷面前。这是万万不可的!她眼中含泪,望着宋安道:“难道相爷也不相信妾身这么多年为相府所做的一切吗?妾身在相爷眼中,已然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了吗?”宋槿站在宋安的身边,张氏的表现她看的一清二楚,见

  •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之第四章(4)

    宋氏从嫁进沈家以来,从来都是要强的,在家里都没有这么狼狈任人笑话过。如今在乡里乡亲面前出了这么大的丑,以后还让她这脸面还往哪儿搁呀?“狗娘养的小贱……”宋氏张口就要骂人,沈云的脸色骤然下沉,她最讨厌的就是宋氏的这张臭嘴。今儿个正好逮到了机会,看我怎么收拾她!“二婶儿,你这是要干啥?不要,不要打云儿!

  • 癫凤倒凰在线阅读第二节

    母亲瞪大双眼,看着单怡,“让我看毛豆?”单怡微笑着:“嗯,你看。”母亲摇摇头:“不行。”单怡笑笑:“妈,为啥不行?”母亲敞开心扉说:“单怡,你的孩子我可看不得,娇贵得,什么吃饭定时定量。按时吃水果,按时喂奶,穿那小衣服都是些洋货,我可没那本事。我生这几个孩子,除了吃我的奶以外,随便塞zui里点东西,

  • 娇娥宫词之龙套生涯3

    “这些是昨天收到的B牌品牌公关的资料,今天早上苏珊姐和她们沟通了一下,大致的合作框架已经出来,让我务必督促您看完。苏珊姐的意思希望您放下私人恩怨,和任小姐一起出席这个VIP发布派对。”B牌主打珠宝高定,最近推出的腕表系列以红白玫瑰为灵感,极尽浪漫的演绎出都市女性之间微妙的关系。这次的红白玫瑰之夜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