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豪门盛婚之独占萌妻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泠容容 来源:言情小说吧

在阶梯教室,教中国古代史公共选修课的欧阳教授还没到。韶筠和月月一进教室,立刻听到一阵口哨声。韶筠没有月月大方自信,不像她那样左右逢源,频频打招呼,她跟在月月身后,有点不好意思。

走得近一点,韶筠才发现,丁萌也坐在教室里。他皱着眉盯着韶筠看了一会儿,表情很是复杂。韶筠不理他,和月月坐到其他男生早就占好的位置上。

上课了,欧阳教授点名,叫到韶筠时,韶筠举了下手,欧阳教授开玩笑道:“游韶筠终于被吕月月同化了,咱们系又多了一个洲际导弹。”同学们哗然大笑。一个男生举手道:“老师,韶筠是核弹。”这下连欧阳教授也笑起来。

韶筠无意中看了丁萌一眼,丁萌不屑的把脸别过去。韶筠哼了一声。月月悄悄写纸条给韶筠:他是欲擒故纵,你别中招。

“我见招拆招。”

“他看你第一眼时,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现在不过是摆迷魂阵,另外还有些吃醋。”

“你不要认为我是想勾引他,我是让他知道,没有他,天也不会塌下来。”

“别嘴硬了,女卫悦己者容。不用等到明天,他就会主动来找你。男人都是视觉动物,美女当前,英雄也气短。别轻易上他的当就行。”

韶筠气得捶了下桌子,月月向她努努嘴,示意她看丁萌。韶筠一看向丁萌,丁萌就转过脸去,似乎对她深恶痛绝,不过至少证明了,他在注意她。

月月狡黠的笑笑,写纸条给韶筠:“丁萌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你可要坚持到底,别被他攻城略地,要他先服软才行。”

“我有分寸。”

“爱情是会让人冲昏头的,比如你现在就是。”月月一针见血的说。

天知道丁萌的口水并没有流出来,一下课他就自顾自的收拾东西走了。眼见韶筠的美人计失败,月月却道:“没关系,他那是不好意思看你。怕一时冲动会把你吓跑了。”韶筠戳了下她脑袋:“你能不能别这么色,女孩子像你这样很白痴的。”

月月不以为然的笑道:“白痴总比花痴好。你就是太聪明了。你看你,天才少女为爱甘当花瓶,可惜人家不领情。”“敢骂我是花痴,我揍你。”韶筠假装向月月挥拳。

回到宿舍,韶筠就把化好的妆全洗了,换下了吊带裙,回复清纯的原貌。她不是月月,不适合打扮的这样美艳。

下午,丁萌打电话找韶筠,一直没打通,他只好向月月打听韶筠的去向。月月告诉他,韶筠在学校舞蹈队练功房形体训练。

“她们不是每周四训练吗,怎么改周五了”丁萌有些奇怪的问,韶筠没告诉他训练改期的事。“昨天老师临时有事,就改在今天了。怎么着,你终于坐不住了?”月月咯咯一笑,揶揄他。“我找她有事儿。”丁萌拒不承认他找韶筠是为了求和。月月又是一笑。

大学里有好几个体育馆,舞蹈队练功房所在的那间是年代最久最破旧的,远离教学区,在学校西北角最旮旯的地方,丁萌只去过一次,还是在认识韶筠以前。

这座体育馆建于六十年代,欧式风格的三层小楼,楼身被粉刷成白色,门厅是一排希腊神庙式凹形立柱,大理石地面,在当时是学校里最好的建筑。时过境迁,昔日的辉煌不再,学校花了点钱改建之后,这里除了充当艺术系的琴房,还是学校舞蹈队的练功房。

丁萌转过楼梯口,看到几个女生从楼上下来,其中有一个是广播站的熟人。那女生向丁萌笑道:“稀客呀,丁大主播亲自视察舞蹈队来了?”丁萌嘿嘿一笑:“我是来……”“知道知道,来找韶筠的嘛。”丁萌还没说完,被那女生打断。

那几个女生叽叽喳喳说笑着走远了,走廊上只剩丁萌一人,往楼层尽头的练功房走去。他走到门边轻轻推开门,看到韶筠独自坐在地板上,背对着门。

落日的余晖透过落地玻璃窗散射在房间里,把韶筠纤瘦的背影镀上一层金色。大概是练功累了,她随意的坐在地上休息,边喝矿泉水边看杂志。

那一瞬间,丁萌差点忘记自己是要来干嘛,呆呆的看了她一会儿。她穿着黑色的练功服,长发盘在脑后,比平时看起来还要瘦,曲线玲珑。阳光下,她就像静物画一样,吸引他的视线。

她像是听到动静,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见到是他,只瞥了他一眼,没有更多的表情,继续看她的杂志。他心想,她刚才的神态很有点烟视媚行的味道。

“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找你。”丁萌站在门边向韶筠招手,练功房的地板很干净,不换鞋都不好意思踩上去。“我现在没空,有什么事回头再说。”韶筠见他板着脸,不像是求和,也不肯服软。

丁萌冷冷道:“我不会去女生宿舍楼下巴巴等你的。”“那你又何必巴巴的来练功房找我?”韶筠反唇相讥。

“我在楼下等你十分钟,你不来我就走。”丁萌扔下这句话就转身走了。德行!韶筠心里嗔怪一句,撅着嘴站起来收拾东西。

既然他说要等,就让他等好了,韶筠心安理得的从练功房出来,到走廊另一侧的女生浴室洗澡。等她洗完澡背着包从楼里出来,已经是一刻钟以后,看到丁萌站在第二个立柱旁,她心里一笑。

“有什么事?”韶筠走过去问丁萌。丁萌没答话,拉着她的胳膊把她拖到体育馆对面的花丛后面,给了她一个信封。韶筠打开一看,是两千块钱。“我说过不用这么急着还钱,反正我也不缺钱。”韶筠把信封还给丁萌。

“用不着了。AB公司已经把设计费付给我。你的钱留着买裙子穿吧。”丁萌冷嘲热讽的说,眼睛盯着韶筠水灵灵的小脸。韶筠忍住气道:“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丁萌冷冷一笑:“你自己上午穿得像个坐台小姐似的,还怕别人说。”韶筠恼羞成怒:“你说什么鬼话!”“我说你幼稚!”丁萌毫不相让。

韶筠被他的话气昏了,吼道:“我是幼稚,我没有你高尚。既然我在你心中一无是处,当初你又何必招我,你去找简瑶好了,反正在你心里她比我重要。”她转身而去,甩了他一脸的水。

丁萌起先毫无表情,看到韶筠走了,才有些心乱,跟上去追她:“你怎么会这么想,这和简瑶有什么关系。”“不这么想我还能怎么想?自从她出现之后,你就看我哪儿都不顺眼。”韶筠冷哼一声。她却忘了,先出现的是简瑶,后出现的才是她自己。

韶筠还要往前走,丁萌只好抱住她。韶筠不领情,捶他胳膊:“干嘛呀,放开我!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了,丁萌我告诉你,我不会原谅一个瞧不起我的人。”

丁萌见她不像是开玩笑,只得解释:“是我不好,没有和你解释清楚。我父母都在新疆,你是知道的。我爷爷奶奶都是社科院的专家,工作很忙,所以从初中到高中,基本上没人管我,大人们只给我钱零用。简瑶家那时离我家不远,她妈妈李阿姨经常叫我去她家吃饭,还织毛衣给我,所以我一直很感激她。李阿姨下岗之后,家里生活很困难,我拿钱给她们,他们从来不要。所以我每次去麦当劳餐厅都不要简瑶找零钱。”

韶筠这才知道,丁萌俊朗阳光的外表下,有一颗温柔善良的心。“简瑶的自尊心很强,我给她的任何形式的帮助她都拒绝,宁愿打两份工挣学费。”丁萌叹了口气说。韶筠歪着脑袋看他:“你啊,一定喜欢过她。”

丁萌道:“我没糊涂到分不清什么是同情什么是爱情。简瑶说她能自食其力,不需要别人的施舍怜悯。这次事出突然,她也是走投无路才会找我借钱付押金和医药费。”“这两千块钱你拿给她吧,买点补品给她妈妈,我不要了。”“不用了,她不会接受的。”丁萌把钱塞在韶筠手里。

“你是不是告诉她,这是我的钱?你这个傻瓜,我的钱她当然不会用。”韶筠审视的看了丁萌一眼。丁萌奇道:“你怎么知道?”韶筠当然明白简瑶对丁萌微妙的感情,但是她不打算说破,*气道:“我都成坐台小姐了,人家当然不会用我的钱。”丁萌忙赔罪:“我错了,行不行?我不该这么说,对不起。”

韶筠没好气的瞪着他:“为什么月月穿吊带裙,大家包括你在内都说她是万人迷,我穿就不行?”丁萌淡淡一笑:“吕月月是吕月月,她和你是两种类型的人。她比你懂得保护自己,别看她嘻嘻哈哈的,可比你精明。”“你别这么说她,她其实挺善良的。”韶筠不由得维护起自己的室友来。

“我没说她不善良,这和品德也没多大关系,她和你是不同类型的人。”丁萌若有所思的说。“没想到你这么封建。校园里穿吊带裙的女生多了,怎么我就不能穿?”韶筠不满的斜了他一眼。

“别人我管不着,你是我的女朋友就不行。这个问题只能独乐乐,哪能众乐乐。”丁萌蛮不讲理的说,她的长发湿漉漉的,不时散发出洗发水的清香,让他心里有点痒。

韶筠撅着嘴看他,嘟囔道:“你是马王堆出土的,还是兵马俑诈尸啊?我真是服了你了。”丁萌慧黠一笑:“我是兵马俑,没见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过我看,你离核弹还有相当距离,也就一洲际导弹。”韶筠听他嘲讽自己,又见他不怀好意的打量自己,捶了他一拳。

“明天是周末,去我家玩吧。我买了你喜欢看的《樱桃小丸子》全集。”丁萌轻轻抱住韶筠,在她耳边道。“是国语配音还是日文原版?”韶筠仰脸问了一句。“当然是原版,我知道你不喜欢看配音版,所以在校内网发了帖子,在一个日本留学生那里买到的,包括所有国内没有引进过的TV版和剧场版。”丁萌抚着韶筠的背,笑嘻嘻的说。

“阿萌,你太好啦!”韶筠兴奋的差点跳起来。《樱桃小丸子》的海外版大结局特别不容易淘到,丁萌显然是费了一番心思。想到这里,韶筠又看了丁萌一眼,觉得他是那样亲切,幸福的感觉溢满心头。

星期六中午,韶筠穿好裙子,梳理好长发,打扮的漂漂亮亮,等丁萌到宿舍楼下接她。月月也打扮好了准备出去Happy,问韶筠:“去丁萌家?”韶筠点点头:“去看樱桃小丸子。”月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塞到韶筠手里,神秘兮兮的笑道:“带上这个吧,好好保护自己,别玩出火来。”

韶筠松开手一看,是一盒“杜蕾斯”,气得大叫:“我才不要这东西,你自己留着用吧。”月月把盒子塞到韶筠的小皮包里,笑道:“带着嘛,有备无患。隔壁的杨三姐上次就是因为不小心,去医院受了一遭罪。”

杨三姐是她们同班同学杨晓玲的外号,班干部,颇具街道主任作风,班里的大事小情都要过问,经常在老师面前打小报告。同学们都知道她喜欢告状,给她起了外号叫“杨三姐”。

“相信我,没错的。”月月眨眨眼睛。韶筠道:“我和丁萌规规矩矩的,怎么会出事啊。”月月戴上钻石坠子,回头道:“我是为你好,女生就是要懂得保护自己,别指望丁萌会不碰你。他来了,你快下去吧。”月月站在窗口往下看,向楼下的人摆摆手打了个招呼。

“谢啦!”韶筠欢快的抓起包包,跑着下楼去了。明朗的夏日,丁萌穿着简单的牛仔衬衣和白T恤,骑在单车上,向韶筠微微笑着。他真好看。韶筠觉得这情景仿佛一幅画,让她有点呆,原来一个人也可以成为一道风景。她侧着身子坐到他单车的后座,搂着他的腰,感受心爱的人淡淡的体温,心情无比愉快。

《樱桃小丸子》的前几部韶筠已经看了几十遍,可每次看仍是饶有兴趣。丁萌对这片子却不怎么感兴趣,他更喜欢《最终幻想》、《古墓丽影》之类有核弹级美女的。

“韶筠,你的借书卡借我用一下,我的那张丢了,下周才能补办。”丁萌道。韶筠看得正高兴,随口道:“在我包里,你自己拿吧。”丁萌见她抱着小熊靠垫,一副全神贯注的神情,只笑笑,去玄关拿她的包。

韶筠忽然想起什么,飞也似的冲过去不让丁萌翻她的包。“我找给你。”韶筠可爱的一笑。丁萌迷惑的看着她把包夺过去,见她讪讪的笑着,把借书卡拿给他。“你包里藏什么了?怕给我看到?”丁萌好奇的问。“没什么没什么,玩你的**去。”韶筠掩饰的说。

丁萌忽然莞尔一笑,带着胜利的表情道:“你怕我看到这个是吗?”他从背后伸出右手,手里正是月月给韶筠的那盒“杜蕾斯”。韶筠顿时又羞又臊,简直无地自容,从他手里夺过来塞到包里,红着脸道:“是月月放在我包里的。”

“她没错啊。现在校园里有好几台自动贩卖机,她知道你不好意思去买,你该谢谢她。”丁萌笑得无比奸诈和阴险。韶筠在心里把月月骂了十几遍,觉得是她让自己如此丢脸。“吕月月这样的女孩子太厉害了,把男人的心思看得透透的。”丁萌笑道。

韶筠瞥着他,越看越觉得他不怀好意。他这么说什么意思,难道他带她来他家真的有所企图?丁萌看到韶筠紧张兮兮的抓着包,走上前把包仍是放到玄关的鞋柜上,揽着韶筠的肩,带她回到沙发上坐着。“看你的卡通吧。”他笑着捏了下她脸颊,就往阳台上去浇花弄草去了。

阳台上的玫瑰开得正好,又红又香,韶筠走过去看,忍不住用手去摸,却不小心被花刺刺到,疼得一缩手。丁萌忙带她去洗手间放水去冲,细心的替她挑出花刺。原本韶筠以为他那么激动的抓着她的手,是要放到嘴里去吸,电视里都这么演,谁知却不是。

“有个诗人就是被玫瑰的刺刺中,得破伤风死了。”丁萌对着韶筠的手吹了一吹,放开了她的手。韶筠笑道:“这样的死法很风雅,诗人就应该这样死在花下,可惜我不是诗人。”丁萌淡淡一笑,凝望着她的脸。

“你这么看我干什么?”韶筠好奇的问。丁萌没说话,只是看着韶筠,目光有点如痴如醉。韶筠的心跳忽然加速,不敢有任何举动,怕突如其来的风暴会将她卷进去。丁萌低头吻她,她的心跳得更快了,有点窒息,感觉有团火在胸口燃烧。

她有点害怕,想要逃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把她推到墙边。光线昏暗,室内很静,他们的身体紧贴,气息交融,只听得到彼此的心跳声。她无计可施,只好顺着墙角往下,坐到地上。

丁萌伸手去拉她,她说什么也不起来。丁萌只好蹲在她面前,托起她下颌,温柔的低声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韶筠紧紧的抱着胳膊,红着脸用力摇头,无论丁萌怎么恳求怎么哀求,她都不肯起来。丁萌没有办法,只好到厨房去倒了杯水喝下去。

韶筠听他喝的咕噜咕噜,心里一阵好笑,站起来去厨房看他。丁萌回过头向她微微一笑,也有些不好意思。

延伸阅读

精华汽车配件加盟  http://www.xeracon.com/asac.shtml
精华汽车配件位于中国的汽摩配生产基地一一瑞安。长期以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企业始终以

百洋加盟  http://www.xeracon.com/dwcm.shtml
百洋墙纸从事提供工业、商业地面产品的建材公司。现经营的新型地面材料,是新型环保型地面

ade加盟  http://www.xeracon.com/aq96.shtml
ade礼物蛋糕店是源自加拿大的蛋糕制作品牌,是广州市3d/4d创意蛋糕的创新推出者,

首嘉产后恢复加盟  http://www.xeracon.com/sa8s.shtml
首嘉隶属成都俏妈咪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旗下,是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专业从事产后恢复和调理的

保合建材加盟  http://www.xeracon.com/ggmr.shtml

mosiso加盟  http://www.xeracon.com/dqdx.shtml
mosiso手机套是深圳市佳垒科技有限公司代理品牌,(阿里巴巴诚信通会员、阿里巴巴企

重恩堂小儿推拿加盟  http://www.xeracon.com/8qe.shtml
重恩堂小儿推拿致力于打造丰富的线上养生平台。特邀数百位中医养生、小儿推拿、艾灸理疗师

湘聚缘加盟  http://www.xeracon.com/y35h.shtml
湘聚缘中餐位于通州区新华联家园北区东门,店内做的川湘菜,是店内一,深受周边消费者的喜

康佰瑞化妆品加盟  http://www.xeracon.com/p3iu.shtml
康佰瑞化妆品(KBR)是一家从事人类健康相关产品技术研究和产品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公

雅馨化妆品加盟  http://www.xeracon.com/phsp.shtml
雅馨化妆品批發有各國進口化妝品各種護膚品、香水、手霜、唇膏、去斑、洗發水、護發素、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变态三国:我是赵云的叔叔在线阅读第九节

    是夜,夜凉如水,谢紫芯摸着圆圆的肚皮,这一次,沈尘让她吃了个大饱。而破房子里面,不时的传来孙有才的惨叫声。陈天蹲在陈有才身边,无聊的拿着一个生机馒头在他面前摆弄。源源不断的贪心值不断的进入沈尘的系统里面。不得不说,施展完六欲仙诀之后,孙有才对馒头的渴望竟然能一直持续。现在孙有才已经求了陈天三四次杀了

  • 恶魔的二次元弑神者?东方的神童?

    “神、被杀死了!”艾丽卡愣愣地看着这一切,亲眼目睹Campione、第七位王的诞生,对于她来说也是一次不小的冲击!而在十权能的照耀下,方冥也是两眼打颤,直接晕倒在地。所幸艾丽卡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接住。否则现场坑坑洼洼的,指不定就磕哪碰哪了!艾丽卡探了探方冥的鼻子,见还有鼻息,也是不由松了口气。虽然和

  • 铁锈Ⅰ在线阅读第2章

    “叮咚,恭喜宿主拯救秦始皇一命,任务奖励螳螂跳跃基因。”“融合开始......”来自系统的提示音,嬴霸察觉到双脚传来剧烈的疼痛感。可是紧接着,这股疼痛感过后,是极其强大的力量。“砰,”双脚在大地上摩擦,踏出一道痕迹,大地上,嬴霸的身影宛如鬼魅,纵身一跃,达到了十米之高。“杀!”嬴霸独占匈奴三雄,双手

  • 元帅他强行碰瓷[星际]第七章在线阅读

    此时的道士都集中在上清殿,总共有三十多名道士,基本上都是老弱病残,因为我发现这群道士中不只有年纪大的,还有一些年纪只有十五六岁的,他们都身着道袍,距离较远不好分辨。玄远真人也在里面,并且坐在首座,看他的样子起码七老八十,明显属于那种快要入土的棺材秧子,对于这种目标我真不好意思下手,但是思来想去还是确

  • 三国医师传在线阅读第8章

    喻雨的工作总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自从裴均呈来了后,这里的空气都变得清新起来。空气清新了,身心才能健康。裴均呈拿着一个请帖走了进来,也没有刻意偏向她,但他低声细语的模样,还是怕被人听到似的。“《LEO》的酒会,咱们频道只给了一个名额,去见见世面吧。”这种有钱人搞出的无聊玩意,喻雨本来不是很喜欢,但在这

  • 为世界送上和平的死者在线阅读第四章

    章烨8点半准时起床,打开了客房门。经过主卧的时候,发现主卧的门开着,整栋屋子里安静得好像没有人。“章女士,郁先生在8点5分29秒的时候已经关门走了。”系统突然精确地说道。章烨没有理会,去了每个房间看了看,郁柳盛果然不在,鞋柜里他经常穿出门的皮鞋也已经不见了。她想,郁柳盛应该是公司有急事离开了吧,毕竟

  • 双叠世界第七章在线阅读

    翌日,申时。沈浪拎着一只酒坛子慢慢悠悠来到茶楼时,小皇帝果然已经等在这儿了。见到她来,绯红秾艳的薄唇大大扬起一个笑容来。“在这儿。”沈浪眸波流转,见周围气氛有细微的不寻常,眉梢微动,笑道:“公子还真来了,瞧,这就是我祖母酿的酒。”【系统:请宿主不要蒙骗男主,系统检测到这只坛子里装的是醋兑水。】沈浪:

  • 我和世界五五开在线阅读第7节

    侯爷心情很不好,一整个下午都拉着一张脸,侯爷觉得,一定是皇上最近给他的公务太多,所以才让他忙得焦头烂额,心烦意乱。一定是这样。陆老管家心知肚明,但他不说,就看着侯爷憋着一肚子火在那里难受,一直憋到晚上,看什么都不对。大概是太生气,以至于晚膳都没有让大家一起吃,沈烨草草的吃了一点东西就回房准备沐浴。等

  • (霹雳)御水之龙在线阅读第一节

    且说在这远纪年代有这么一个国家,男内女外,龙凤颠倒,男子生儿育女三从四德,妻在从妻妻亡从女。而女子可三夫四侍,可封官加爵,乃家中顶梁柱。回乡镇是当朝的普通民镇,这镇虽并不是千户大镇但也有七八百户人家,此时的回乡镇街道正处热闹之时。街道人流熙熙攘攘的,有结伴逛街的有走动叫卖的处处都彰显着淳朴。而此时街

  • 重生大佬的追妻路第十章

    江容若和季宸希过上了同上班、同下班的同事生活,过了没两天,江容若和季宸希又过上了同吃早晚饭的邻居生活。对于同意和季宸希一起吃饭,江容若只能痛恨自己起不来床这件事,一顿早饭不值得付菜钱,江容若就又被忽悠着同意了和季宸希一起吃晚饭,江容若负责买菜,季宸希负责做饭,两相搭配,互不喊冤。江容若在被父母遗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