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开局铠爹全技能在线阅读姐妹反目

作者:A计划 来源:飞卢小说网

“摔到哪儿了?”罗阳把小男孩浮起来,给他擦了擦眼泪,再给他拍了下因摔在地上而蹭再身上的灰,担心地问道。小男孩抽抽噎噎的抬起头,看到好多人都看着他,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开了脸。本来是想看看妈妈在哪里的,结果转头就看到把他推倒的那个姐姐也在哭。小男孩有些疑惑,这个姐姐把他推导了,摔跤的人明明是他,为什么她还哭了。

黄海琳想上前跟小男孩道歉,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可这里还有其他人,她有些拉不下脸,罗阳又去安慰小男孩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就一味地站在那掉眼泪。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焦急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朵里,“桃桃,怎么了,怎么哭了啊?”桃桃的妈妈叫秋心,是一名小学老师,今天周末,她也是带着孩子来公园玩的。她没有想到会遇到熟人,看桃桃自己玩得很好,就多跟人家聊了几句,一转头桃桃就不见了,

秋心急坏了,一边找,一边问着周围的人。有人说看到一个小男孩往这边来了,她就找了过来。这里有一群人围着,小声的说着什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出于好奇,就往人群的中间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桃桃被他们围在里面,而桃桃眼睛还有些红,显然哭过。桃桃看妈妈来了,就挣开罗阳扑进妈妈的怀里,把刚才的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小孩子说的话虽有些语无伦次,可她也听懂了个大概。她没有去责怪谁,而是抱着桃桃,摸了摸他的脸,转头去询问旁边的人们。

“小朋友学滑板不久吧?刚才他不小心撞了这位姑娘一下。”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奶奶看了黄海琳一眼说道,“她可能是被撞疼了,就推了小朋友一下。”“哼,被滑板撞一下能有多疼,何况还是个小孩子,怎么就把人推倒了呢?”旁边同样一位带着孩子的女人有点气愤的说道,没有当过母亲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伤害是个什么感受。

这些人的指责,让黄海琳觉得很无措,她有些畏惧的往罗阳的方向走了两步。她看着罗阳,发现他好像在走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个时候,他不是因该站在她身边跟她一起面对吗,这样一言不发又是怎么回事?

被滑板撞一下确实不会有多疼,可是自己的孩子不小心撞到人在前,就算被人推倒她也不能说什么。“桃桃,是你先撞到姐姐的,不管你是不是不小心,你撞了人这是事实,你都因该跟人家道歉,知道吗?”秋心耐心的跟桃桃说着。

“是我不对,之前我的确是被吓到了,才会下意识的推了他,你快看看他有没有伤到哪里,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黄海琳惊慌的说道,配着她那一脸委屈加无措的表情,很有些楚楚可怜的味道。都这个时候了,罗阳还是定定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她推了人是不对,可她也道歉了啊!而且是那个小男孩先撞的她,罗阳不但不安慰她,还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黄海琳越想越委屈,眼泪也就掉得更厉害了。

这姑娘都多大了,怎么那么爱哭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使他们母子欺负了她,看着满脸不情愿的孩子,秋心觉得很无奈。桃桃觉得自己并没有错,他也被其他小朋友的滑板撞过,又不疼,明明就是这个姐姐太小气了。可是妈妈说是他先撞了人,就算是不小心的,也因该道歉。妈妈说的一定就是对的,他走到黄海琳面前,仰着头说道,“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是我不对,我的胆子太小了,你摔得疼不疼?”黄海琳看着这个小小的人影,勉强扯出一个笑。“我不疼了,”说完这句,他就跑回了妈妈身边。

真的是下意识动作,如果她的心里和外表一样温柔,遇到这种事,不是因该将孩子扶助,而不是用力的把人推开。虽然他认定了这个人,可他真的了解她吗?发生了这种事,谁也不愿意,可是……罗阳有些怀疑了,怀疑他们的感情,怀疑黄海琳的善良,还有他的选择。

“好了好了,既然说开了,那就没事了,散了,散了啊!”最开始出来说话的那位老奶奶挥了挥手,率先走开了。二十几岁的人了,跟个小孩子动手,这姑娘的父母是怎么教的。听到老人家的话,看热闹的人们一个个的都散开了,秋心牵着桃桃也走开了,园地就只剩下了黄海琳和罗阳两个人。

“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帮我。”黄海琳很委屈,又有些生气,昨天不是才说过不会让他受委屈的吗,今天发生一点小事,就把她一个人丢到一边。罗阳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淡淡的看着她,他真的了解过她吗?是啊!他们认识才多久。可,有些决定是自己选择的不是吗?“罗阳,你说话啊,这样沉默算什么。”“你要我说什么,说你推得好,说那个小孩子活该吗?”或许他们真的还不够了解彼此,可是要她放弃,他又做不到。黄海琳错愕的听着他说出这么尖锐的话,之前那些人说的那么难听她都没有这么伤心过,她把一个孩子推到了地上是她不对,可也是他先撞了他啊!而且她也道歉了,他怎么可以这么说她,在他心里她就这么狠毒吗?

黄海琳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现在她只觉得很伤心,很难过,什么都没说,就转身哭着跑开了。他的话是不是说得太重了,万一真的只是个意外呢?看着她娇小的背影,罗阳叹了口气,还是追了上去。都怪那个小孩,如果不是她,罗阳也不会那样说自己。这或许是很多人的通病,犯了错不会反省自己,只会把责任往事件的另一个人身上推。所以到现在黄海琳也不知道,罗阳到底在起什么。黄海琳跑得很快,以两人的身高差和男女体力上的差距,罗阳很快就追到了她。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不管她是什么样,自己都该包容,而不是看她受了委屈自己在一旁不闻不问。“好了,不要生气了,是我的错。”罗阳快跑几步上前拉着她的手说道。现在知道道歉了,那刚才为什么还要说那么绝情的话。既然觉得她是那么狠毒的人,那还追上来干什么。黄海琳想甩开罗阳的手奈何男人的利器比她大太多,她不但没有甩开,还差点让自己摔一跤。“放开我,你不是说我狠毒吗,那你还拉着我做什么?”她刚哭过,说话还有很重的鼻音。

配上她那细细软软的声音,就像在撒娇一样。这时候的罗阳哪里还有什么疑惑,只想哄着她,惯着她。只要她不哭,不生气,让她做什么都可以。“是我不好,我还不够相信你,我保证以后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边,好吗?不要生气了。”黄海琳哼了一声,还是觉得很委屈,很生气。罗阳无奈的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相信我,”

她想推开他,可在他的怀里,那种安心的感觉太强烈,她就像受了什么蛊惑一样不再挣扎。“最后一次,”黄海琳仰起头,瞪着他,气呼呼的道。罗阳宠溺的笑了笑,温柔地说,“好,最后一次。”不然还能怎样,自己认定的人,不管她有什么缺点他都该包容不是吗?

C市今年的雪来得有些晚,这座靠北的城市一道了冬天,冷气就直往人的骨子里钻。这天,黄海琳和往常一样睡到快中午才起床。她拉开窗帘,就看见白茫茫的一片就好像整个世界都被白色覆盖了,再看不到其他的颜色。,黄海琳开心急了,想着跟罗阳堆雪人,这可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又刚好来在了他们恋爱的时候。结果,事不随人愿,好久没联系的李晓晓来找她了。他们俩约在附近的一家奶茶店,外面风雪交加,两人到了时,衣服都湿了一层。黄海琳是不想来的,上次妈妈说的话她还记忆犹新,不能为了别人影响自己的名誉。可,李晓晓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有气无力,好像生病了,她又有些不放心,就还是来了。“海琳,你是不是不想见我?”她不是感觉不到她对自己的疏离,之前好几次打电话想约她出来。她都以这样那样的借口推掉了。可是为什么啊?她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她们不是朋友吗?为什么现在连见她一面都不愿意了。看她脸色差成那样还坚持要见自己,黄海琳有些心虚的转开了眼。

“我不是不想见你,最近事情很多,我也没时间。你最近怎么样,那个、你准备怎么处理?”黄海琳不知道怎么回答,就生硬的转移了话题。她没在意的事,比起李晓晓的问题让她为难,她的问题就是往人家的伤口里戳。李晓晓的脸色更差了,她深吸了口气,“我把他打掉了。”“什么?”黄海琳有些惊讶,还以为他们有了孩子因该会在一起的。现在别人不但不要她,连清白也没了。这样想着,黄海琳不经就漏出了一些鄙视。她们是好朋友啊,现在连她也看不起自己了吗?“海琳,你也觉得我很贱,是吗?”黄海琳沉默着,她想说不是,她没有觉得她很贱,她只是怕她的事会影响到自己。终究她什么也没有说。可她的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你既然这样想,那你今天为什么还要来,来看我的笑话吗?”

延伸阅读

宠妃倾城之第八章  http://www.sqsoftware.cn/ytto.shtml
第八章时间倒是过得很快,温寄五岁了。小姑娘难得对一个人表现出了长久的喜爱,这让温廷有

总裁乖乖别追我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sqsoftware.cn/sisg.shtml
题记:昔时春酣意正浓,梦花解语。隔帘消息,影蘸胭脂重相逢。何当共话小轩窗,相顾无言。

狐说八道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sqsoftware.cn/gavl.shtml
徐璈正伸手去摸手腕上那条红线。方容舒似有所觉,低头看着手腕若有所思。既然徐璈的存在已

都市之破案天王执苍戟,染星空!  http://www.sqsoftware.cn/skf7.shtml
而一旁的温澈似也占据了上方。就在此时,温澈这一旁的苍戟顿时,大放光芒,从正上方一斩,

神族血权之无良教师(9)  http://www.sqsoftware.cn/6mz1.shtml
“嘿,我只当夏致哥哥的女主角。”战荳荳随时不忘记卖乖,拽着夏致的手臂,大眼睛忍不住瞟

叶子青春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sqsoftware.cn/gem4.shtml
“八荒,你在吗?”叩叩叩~的门被敲响,紧接着不等他作答就被人推门而入,正是之前的那个

火花传说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sqsoftware.cn/6qs7.shtml
七月二十日一大早,谢妍就激动地爬起来,十分钟之内快速地洗漱完毕后,就整理东西打算走了

死亡救援想认识你!  http://www.sqsoftware.cn/y6z4.shtml
多云,有风。乌云密布的天空在酝酿着一场大雨,电闪雷鸣的景象在威慑着一方生灵。在一家咖

宿主她演技不行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sqsoftware.cn/bn1z.shtml
张浩吃过晚饭以后,回到了宿舍,看到王头趴在桌子上在计算着什么。“王头,干嘛呢?”张浩

驭战之王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sqsoftware.cn/xznu.shtml
“嗙!嗙!”藤鞭一下接一下地抽打在躺到地下,已然满身是伤的瘦削女子身体上。“亨,给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檀郎第七章在线阅读

    林元清见林元九没什么精神,想给他来点刺激的,他把林亦珊拉了过来说道,“云奇已经和亦珊订婚了,不出半个月两人就要完婚,到时候也不知道你还在不在联邦星,如果不能喝他们两人的喜酒那真是太可惜了。哦对了,亦珊现在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她马上就要当妈妈了。”林元九看着林元清在这里喋喋不休的说话,他心想,林元清

  • 向往之我爸爸全知全能含情一跪

    这时乞儿挡在杏儿身前,四肢伏地,身如弓状,警惕的瞪着赵鹰扬说道,“莫要胡说,看在英雄救我兄妹二人的份上,不和你计较!”赵鹰扬道:“不用这么看着我,显得我和反面人物一样,赵鹰扬是我本名,星辰门现任门主,我对你兄妹二人并无恶意。”“呸,还搞背后偷袭,当初我妹受辱时怎么不出现?当我棒槌么?”乞儿嗤笑道。“

  • 洪荒:金翅大鹏在线阅读第八章

    盛师弟一言被顶住,憋得说不出话来,陈贤太乘胜追击,势如破竹:“便是刺绣,有形必有其气,例如绣龙得木,绣虎得金,绣龟得水,绣凤得火,绣麟得土,与织造衣物,又不同了。再说衣物纹饰,一般出尘之士追求高古,纹饰多为上古时期的兽面纹、云雷纹、阳炎纹、流水纹、如意纹、回纹、锦绣纹、蝌蚪纹等种种,各有不同气、法加

  • [HP,VH] 布瑞塔日记之警花沉鱼

    清晨!朝霞映红了半边天。墨子诊所内,秦彦站在院落里舒展身体,拳影流动,宛若霞光。动作快如闪电,犹若奔雷之势,隐隐间夹杂着霍霍风声。一套拳法打完,秦彦收式回洗手间洗漱。墨子诊所的生意冷冷清清,门可罗雀。中医的没落在于如今国人对中医存有很大的偏见,加上一些不法之徒假借中医的名义骗钱,更是败坏中医名声。而

  • 吞噬从三国开始第九章在线阅读

    s市算是北方的城市,即将入秋的夜晚,温度也是很低的。师陌只穿了一件衣服,从刚刚开陈诺家门的时候就感到了一阵凉意。出来站在楼道里,更是凉风习习。师陌正想开自家门的时候,突然愣住。摸摸自己单薄的衣服,自己根本没有钥匙。刚刚被陈诺叫出来,他根本没给自己拿钥匙的机会。师陌随后就去敲陈诺家的门,可刚举到空中的

  • 如来魔指在线阅读第10章

    “这里是哪里?”低沉磁性让人着迷的声音响起。刚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林织,“……”如果她面前没有快要指在她鼻尖的寒冷的刀尖,她大约还会为这个声音着迷一下。“人类,回答我。”声音再次响起。林织的目光终于从刀尖看到了举着刀的人,那是一个俊秀到让人发指的少年。少年拥有一头银白色长发,穿着白色和服,那张俊脸上镶嵌

  • 火影之死亡系统之意外

    江沐说:“容总刚来华园时举行了一次全职工会议,会上他出了一个小差错,他把自己的私人照片不小心混杂在了会议要用到的资料中,那张照片在不合适的场合不合适的时间掉落在地。那是一张合照,你和他的。不少人都看见了,于是,对于你的身份,大家秘而不宣。”“一周前,容总面见人事部推举来的备用助理……也就是你。事后,

  • 末世之线第3章在线阅读

    明博自毕业后来人民医院当医生已经超过30年了,最开始也是从住院医师开始做起,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院长。他这些年也见过不少医生,李盖算是他见过的年轻人里最出色的那一个,保送北大医学院,本硕博连读,绩点第一。他看好李盖,恰好女儿也喜欢,他倒是乐见其成,让他做女婿是最好不过。李盖脱了防护服,

  • 在年代文里当符师[年代]在线阅读第一节

    南宋端平三年中秋,嘉兴南湖湖畔树丛中一个八岁男孩悠悠转醒。“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儿!”男孩揉揉眼,自言自语的说道。“喂,你醒了,饿了吧,这半块饼你先吃了吧!”一个十二岁,穿的破破烂烂的小男孩笑嘻嘻的说道。陆枫有点懵,对,他叫陆枫是一个业余的枪械爱好者,自己偷偷****的时候忽然百年不遇的炸膛让他遇到

  • 仗道而行在线阅读第3节

    “住手!”随着一声大喝,一道宽阔的身影挡在了吴良身前,一只大手抓住了王博的拳头!“你给我放手!”王博正准备把吴良这个废物一拳打翻,内心正得意的时候,不料被一只大手抓住的拳头,不禁一愣,想把拳头从大手里抽出来,结果用尽全身力气,也抽不出来。然后突然感觉全身一轻,整个人就被那只大手甩出门外,摔了一个狗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