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家隔壁不是人认错

作者:临树 来源:17K小说网

楚峥难得消停了下来,乔以燃默默地数着绵羊催眠自己。

背后那个人的胸膛微微起伏,他绵长的呼吸颇有规律,轻缓又平和,反常到简直不像这个变态的风格。

乔以燃脑子里天马行空地在想,之前昏迷着的时候,楚峥的睡姿也是规规矩矩的,其实这个疯子一旦安静下来的时候,倒也当得起“沉心静气”的评价。

也无怪人家当得上家大业大的总裁——虽说间歇性抽风,但也不是没有靠谱的时候。

母胎单身二十几年的乔以燃,今晚第一次体会到了所谓的“同床共枕”是个什么滋味。

第二日天亮时,乔以燃是被赵秘书的惊呼声吵醒的。

“你你你!”赵秘书一脸不可置信地指着乔以燃:这个靠脸上位的小白脸在自家总裁的病床上呼呼大睡,这还了得!

乔以燃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吵醒,他懵懵懂懂地睁开眼睛,就对上了赵秘书一脸的看着祸国妖姬的表情。

他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两句:“不是,我昨晚……”

赵秘书愤愤地放下了手里拿着的鸡汤:“你不用解释了,我懂了!”

嘴里说着理解理解,赵秘书还是忍不住恨恨地刺了他一句:“我们楚总还是个病患呢,你就不能悠着点!”

乔以燃简直崩溃:不是!你不懂!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乔以燃刚掀开被子,还准备坐起来和赵秘书理论两句,就见到已经穿戴整齐的楚峥大步流星地走进来。

楚峥抬腕看了眼手表,问道:“昨晚睡的时候也不早了……不多睡一会吗?”

楚峥指的是昨天晚上乔以燃辗转反侧不能入眠的事,而听在赵秘书的耳朵里,这就是乔以燃这个狐狸精蛊惑君上的证据!

其实赵秘书一直就看乔以燃挺不顺眼的:就是一渣男,还天天就知道想这种歪门邪道上位!奈何自家老板偏偏还吃这套,他只是个小小的秘书,根本没办法动摇君心。

赵秘书冷哼一声,对着乔以燃翻了个白眼:当了狐狸精还想立牌坊!

乔以燃心知自己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唯一的感觉就是心好累。

随后,赵秘书愤愤转身,眼不见为净地退场了:“楚总,既然鸡汤已经送到,我就先行告辞了。”

楚峥仿佛没有察觉这两人之间的眉眼官司,他镇定自若地搬过来一把椅子,招呼着乔以燃坐过来一起喝汤:“这是家里的管家让送过来的,钱妈煲汤很有一手,你也试试看吧。”

乔以燃面前摆着金黄色的鸡汤,刚揭开保温盒的盖子,一股浓郁的香味马上在空气中扩散开来。

昨天晚上的饭吃得不怎么样,到夜间又各种折腾,说实在的,乔以燃早就已经饿了。

此刻又被这色香味俱全的鸡汤一刺.激,他顿时也无暇顾及心里头那点子不自在,赶紧准备去洗漱吃早饭了。

一碗热腾腾的鸡汤下肚,乔以燃总算觉得心中熨帖了不少。

还没来得及再盛第二碗,乔以燃的手机就很不识趣地响了起来。

乔以燃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电话是自己的经纪人冯哥打来的。

他疑惑地接起了电话:“喂?冯哥?找我有事吗?”

电话那一头的冯哥嗓门挺大的,简直是急得要跳起来了:“我说以燃啊,你还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好不容易给你争取到的《答题大挑战》,这一期的嘉宾阵容不错,你可别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乔以燃有些尴尬地回了话:“冯哥,这,不好意思啊,昨晚有个朋友生病了,我在医院呢现在。”

冯哥听得他还在医院,考虑了一下:“你赶紧的过来吧,我让保姆车先开出去,在门口等你一会?”

乔以燃估算了一下时间,点了点头:“嗯,我马上来。”

突然而至的工作电话直接打破了乔以燃有些悠闲的状态,他将手机往自己兜里一揣,伸手去拿自己挂在衣架上的风衣。

楚峥挑了挑眉:“要去公司?”

乔以燃点了点头:“好像今天约了一个综艺节目,冯哥说时间有点来不及了。”

乔以燃一边回答着楚峥,一边迅速地抓了两下早上起来有些卷翘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

楚峥拧起眉头:“不许去。”

乔以燃对于这位变态大佬的反复作妖十分无语:“又怎么了?”

楚峥连眉毛都不动一下,嘴里淡淡地吐出了三个字:“民政局。”

乔以燃昨晚忙活了一夜,真没想起来还有这茬,听到楚峥又提起这件事情,乔以燃嘴里直发苦:这尼玛都是什么事啊!自己要是现在真和他领了结婚证,估计等原主干的那些好事曝光之后之后,自己搞不好会比原书结局还惨啊喂!

这根本就是一个死亡选项,乔以燃是万万不会迈上这条路的!

他脑子里想了很多理由,谨慎地组织着措辞:“今天这个时间太赶了,而且节目时间是提前约好的,我总不能让直播开天窗吧?”

楚峥颇为无动于衷地撇了撇唇,在他看来,缺席一次小节目,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昨天才刚和乔以燃的关系缓和了一点,此时此刻,楚峥还是没有把自己那点子不屑一顾宣之于口。

犹豫了一下,楚峥终于还是挤出了一点耐心,妥协道:“那你先录节目,我等你。”

乔以燃成功地拖延了一小段时间,虽然这点时间聊胜于无,但他目前也只能这样,能拖一天是一天了。

毕竟,只要能够把这个所谓的领证拖到几天之后,到那时,楚家的私生子楚容宣将会爆出自己早已背叛楚峥的证据——估计到了那个时候,楚峥没有动手打死自己都算好的,绝不会再提起这场荒唐至极的可笑婚约。

乔以燃对着洗漱间的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今天他出来得急,一开始也料不到原主还有这样的节目安排。

不过到了节目组总会有造型师,他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出门过得去就行了。

待乔以燃收拾停当,就发现楚峥也已经打理整齐,正准备和他一起出门。

乔以燃和楚峥前后脚出门,他感觉还挺巧的:“怎么了?你这么快就要去公司?:不多休息一下吗?”

楚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不是要去公司那边录节目吗?我去送你。”

乔以燃没想到他是为了送自己,笑着回绝了:“不用不用,心意我领了,你这还病着呢,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楚峥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完全无视他的拒绝:“赵秘书早上刚把我车开过来了,好像是停在B3的停车场。”

两个人在走廊里你来我往地拉扯了几个回合,很快到了电梯口。

乔以燃一个跨步走进了锃亮的电梯,果断按下了抵达一楼大厅的电梯键:“真的没事,我不用你送,打个车很快就到。”

楚峥一言不发地跟上,自顾自地取消了抵达一层的指令,转而按下了B3。

乔以燃被楚峥这一手非暴力不合作弄得十分被动:“你……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

随着电梯门开了又关,中间又进来了两个人,乔以燃便不太好意思再与楚峥争执。

“叮咚”一声,电梯的门缓缓打开,一楼大厅到了,乔以燃便要跟在那两人后面出去。

楚峥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固执地重复:“我送你。”

乔以燃用力地挣了一下,没能甩开。

眼见着迟迟没有出去,电梯的门即将再次合上,乔以燃赶紧伸出手挡了一把。

他回过头,终于有些气恼地看着楚峥:“不是,你这种人完全听不进别人意见的吗?能不能讲点道理。”

楚峥听到这样的指责,面色阴沉得厉害,反问他:“我这种人?我是哪种人啊?”

见乔以燃一时间没有回答,楚峥的手握得更紧,力道大得乔以燃感觉到手腕都有点疼痛。

楚峥黑沉沉的眸子里积聚着狂风暴雨,他定定地看了乔以燃一会,冷笑了一声:“说来说去,你就是不希望我被人看到呗?”

针对这个指控,乔以燃有些心虚地转了头:他确实不想让人看到自己和楚峥走在一起,光明正大地昭示着这种互相绑定的关系——自己毕竟不是原身,迟早要和楚峥分开,就怕到时候牵扯太多解释不清楚。

楚峥看到他这样回避的表现,心中的怒火更是高炽:“怎么的?你这意思是怕谁看到啊?”

说着,楚峥语速极快地连着数出了好几个名字:“陈丹菡?文语秋?还是夏蔓蔓?”

越数越是难受,楚峥直接将乔以燃用力往里一拉,自顾自地按下了电梯的关门键。

乔以燃毫无准备地被楚峥的质问砸了一脸,简直被面前这个昏了头的脑补帝给气笑了:“你别在这胡思乱想了,都是没有的事。”

楚峥几乎是咬着牙,才控制住了自己爆发的冲动,他勉强压着声音:“呵,哪次都说是我想多,你这样的所作所为也由不得我不想多!”

乔以燃想了想原主的人设,心里的辛酸简直难以言说:不,这次还真是你想多了……

原主确实对楚峥没有什么感觉,但那并不是因为原主有什么想要勾搭的女人,而是因为原主喜欢的人正是楚峥的弟弟,楚家的私生子楚容宣!

但是现在换成了穿越过来的乔以燃,他确实也不想这样直接光明正大地和另一个男人绑定关系!

乔以燃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试图从各个角度劝说楚峥打消这个念头:“怎么说呢,我毕竟是个明星,我主要是……我暂时不想那么快公开。而且你也是公众人物,闹出这种新闻,也不太好。”

虽然这个平行世界已经有了**婚姻法通过的大背景,但是几千年来根深蒂固的想法仍然占据着主流,作为一家大集团的执行总裁,楚峥的私事公之于众,不应该如此不谨慎。

楚峥看向乔以燃的目光阴沉,这样阴郁又胶着的眼神像梅雨天里永远晒不干的水汽,让乔以燃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两个人拉扯着出了电梯。

地下三层的停车场一片寂静。

楚峥仍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乔以燃明显能够感觉到他周身的温度下降了好几个度。

楚峥的脸色冷得像是北极圈里埋藏千年的寒冰,他缓了一下,才愈发阴沉又执着地开口:“我不介意这些。”

乔以燃条件反射地接了一句:“但是我介意啊!”

话还没说完,乔以燃在楚峥的冰冻视线下自动收声。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乔以燃敏锐地发现,在自己说出这句有口无心的话之后,面前这个气势强悍的男人竟然有点儿眼圈泛红。

楚峥试图再放两句狠话威胁一通,开口的声音却一下子嘶哑到自己都难以置信:“你……”

就这么一瞬间的脆弱,刚才还觉得自己要“威武不能屈”的乔以燃一下子心软了。

乔·直男·以燃立马开始反思:我刚才那样,是不是有点太绝情了?

面对冷硬霸道、固执己见的楚峥,乔以燃确实能够做到不为所动。

但是面对被自己的无心之语刺伤的楚峥,乔以燃却总是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在对方不可置信的目光的注视下,乔以燃轻轻地伸出手,安慰地摸了一把楚峥的头发。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好像被对方那将落未落的眼泪泡了一下,变得又酸又软。

再说话时,乔以燃的声音不自觉地温柔了很多,他短暂地拥抱了一下对方,不得不低头让步:“抱歉,你想开车就开吧,待会到公司的时候小心一点就行。”

随后,乔以燃还是忍不住开口安慰了一句:“是我刚才冲动了,真的,我并不看到你这样难受。哎!你别哭啊……”

延伸阅读

瑞吉娜加盟  http://www.arnoboueilh.com/xukm.shtml
瑞吉娜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毯子、四件套、家居拖鞋、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蜜爱加盟  http://www.arnoboueilh.com/gbdn.shtml
暂无

杜三珍加盟  http://www.arnoboueilh.com/u2cx.shtml
杜三珍原名老三珍,创建于清朝光绪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886年,当时的杜三珍除销售生肉

悠悠公仔加盟  http://www.arnoboueilh.com/ghap.shtml
悠悠公仔毛绒玩具总部在深圳从事毛绒制作行业多年,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居家

耳目人生采耳加盟  http://www.arnoboueilh.com/61ol.shtml
耳目人生采耳隶属于苏州耳目人生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是由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采耳技艺二

黛仙妮内衣加盟  http://www.arnoboueilh.com/ynfd.shtml
深圳市黛仙妮服饰有限公司创立于1993年,承蒙社会各界人士大力支持。企业蒸蒸日上,产

百乐乌加盟  http://www.arnoboueilh.com/p3yj.shtml
百乐乌彩色钥匙总部2004年成功与利达塑胶制品厂进行资金重组,扩大生产,并在湖南同时

英派加盟  http://www.arnoboueilh.com/dmtz.shtml
英派洁具在注重质量的基础上英派人以”个性空间、尊贵体现”定位自己的产品以时尚、尊贵的

翠佛堂加盟  http://www.arnoboueilh.com/epg.shtml
翠佛堂隶属于翠佛堂有限公司,石之美者,为玉;玉之美者,翠佛堂,作为卓越品质与非凡工艺

锦誉加盟  http://www.arnoboueilh.com/nf8f.shtml
锦誉饰品加盟总店从事烫钻、烫片、烫画、烫纸、烫图加工,拥有一批的设计人员和技术熟练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幕后黑手系统之我有推荐信(求收藏)

    天亮了。视线渐渐变得开阔,前方出现了很多年龄相仿的学生人堆,好不热闹。银离止步望去,古老的学院大门溢着朦胧水雾。“各位远道而来的新生,圣徒学院欢迎你们的到来。请按照自己的序号去指定地点寻找导师,接下来你们会在导师的带领下进入各自校区的学生宿舍。”甜美的女声从里边扩音器中传来,响彻整个广场。来来复复的

  • 都市之最强骑士第七章在线阅读

    迷离谷中。“外面世道现在如何了?”草棚里木婆婆在做饭之余问道。浮丘静静坐在草棚外的木榻上,温婉如出海的沐阳,易非凡也因为这少有的敏感话题专注了起来。“也还算太平吧,没什么让人过于在意的事情发生。”话间,娴静的柳眉弯若楚月“哦,对了,这百年间出现了一个叫茂金楼的新组织,他们的头目双面千龙听说是个做生意

  • 喜欢我的人都好奇怪[综]第3章在线阅读

    “行了,别找理由了,我们宗十个内门弟子,现在能去执行任务的只有你了。”安辰说道。“好。。。”秦裔脸皮抽动,双手握拳,若不是实力与身份摆在那里,估计他恨不得当场把安辰打趴下。“嗯,那就好好听我说。”安辰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安辰无视掉脸色微青的秦裔,双手背在身后,摇头晃脑,“葬魔地在不久前发生异动,其中

  • 驻情有术第六章

    用罢早饭,宝钗依旧面带微笑的陪贾母说话,好涵养啊!宝玉默不作声,待说话告于段落,便起身请辞道:“才被宝姐姐教导了,这便去书房温书。”贾母心中不快,想着自己的爱孙自小身子弱,又被父亲催着上进,好不容易过个年节,自己才享了几日的天伦之乐,又被薛家的丫头一句话挤走了。便淡淡道:“宝丫头说一句,比他老子说十

  • 玄天战纪在线阅读第七章

    吴彦一脸郁闷望着大木博士,自从来到这所研究所之后,每天大木博士都带着吴彦去神奇宝贝住的地方观察记录,顺便讲解一些神奇宝贝的小知识。对于这种生活吴彦刚开始还是很享受,虽然自己有关于神奇宝贝的大部分知识,但是落实到真实世界,还是会有一些差异的。可是时间一长,吴彦就觉得不对劲了,偌大的研究所,居然只有大木

  • 向往的生活之全能天王之辞行

    等众人散去之后。宋大仁面带疑惑之色,看着掌教真人玄逸轻声地问道:“掌门师兄还有什么事吗?”“嗯!”玄逸真人看向宋大仁应了一声,随即开口道:“此次事件,我觉得不会那么简单,所以我还想再派两人秘密前去,暗中打探一下焚香谷这几年的事情,让我们心里好有个底。”宋大仁憨厚地看向这个年轻地掌门师兄,疑惑地道:“

  • 绝代玄尊之第六章(6)

    此时东华仍然是在闭关,虽然已经从碧海沧灵回到太晨宫,但是仍然找不到凤九的消息,东华每每出关,看着冷清的太晨宫,看着她用过的茶壶,执过的毛笔,乃至于宫外来来回回穿着粉色纱衣的宫娥,他的心都会阵阵的抽痛。偶尔一个晃神,好像又看到她,一瞬就又消失了,连抬手抓她的机会都不给。东华悔,悔的一颗心都碎了。他把她

  • 金丝雀不乖?甩了呗之要不要我给你大保健一下(7)

    晚上吃的是大锅饭,徐莹莹确实是个当老板的人,把一切布置的井井有条。不过靠的也是张大彪在后面帮她撑腰,否则这种时候谁听她一个外来的,漂亮能当饭吃吗?等等,好像真的可以啊,这些人似乎在吐槽,肯定是李枫看她长得漂亮,让她负责这些事情。其实他们都错了,只是李枫觉得一群被剥削习惯的打工仔,安排起事情没有资本家

  • 绝品大师兄你该管我叫姐姐

    .庄桦熬了一夜的脑子又一次非常争气地死机了,她过了足足十秒才跑过去接了骆湄的手包请人赶紧进屋:“没事没事,瞧您说的,这不是还有两分钟呢么。”在女性中间,庄桦一直觉得自己179cm的身高实属少见,此刻却看见骆大佬好像比自己还高出一两个指头。她下意识地低头,在看见高跟鞋后松了口气。随即她发现那个鞋跟好像

  • 不可以!没商量!在线阅读第5章

    “这样……这样简直!”泽田纲吉蹭的站了起来,腿甚至磕到了矮桌,他站起来之后,发现自己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自己现在的想法,“这样……这样太过分了……”他直视着里包恩,第一次质疑眼前这位家庭教师,“南哥他是人啊……怎么能……怎么能……”“怎么能把他当成一个工具?”里包恩看着他,大眼睛里黑沉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