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囚城第七章

作者:苏泺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夏之鸿回到宿舍之后,刚打开星网登上《战神》,便收到了一大波PK邀请,作为星网最红主播之一,他已经很习惯每次一上线都这么“热闹”了,他一一清掉了这些PK申请,又翻了翻私信看看有没有重要消息。

忽然,他整个人都定住了,一个他曾经十分熟悉的ID发来了一条私信:“好久不见。”

夏之鸿死死地盯着这个叫“Rong”的ID,沉默了好几秒,本想动手拉黑,但他顿了一下,最后还是冷淡地回复道:“有事?”

Rong很快回复了:“你昨晚没来社团聚餐,为什么?不想见到我吗?”

夏之鸿懒得解释那么多:“不是,你有事?”

Rong倒也不客套,直接开门见山说明来意:“内部消息,不久之后《战神》就要开全服大赛了,到时候十三个区将会暂时合并,比赛模式有单人模式、双人模式和小组模式,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和我组队?”

《战神》以当今全球地理区域为界划分为十三个区,夏之鸿所在的第八区是人数最多的区域,因此玩家数量也最多,玩家数量一多,自然也就强者如云,不过这不意味着其他区就可以小觑了,每个区总有那么几个顶尖强者,就比如最近转区到第八区的winter之前就是第十三区的玩家。

十三个区暂时合并的全服大赛,显然将会是一场腥风血雨的大乱斗,但风险越大,便意味着收益越大,之前两次全区大赛都给夏之鸿带来了高昂的冠军奖金,而那仅仅只是第八区的全区大赛,如果是十三个区一起参与的全服大赛,奖金该有多少?

夏之鸿忍不住有些心动,如果真有全服大赛,那他一定是要报名参加的,于是他回复道——

Summer:哦。

Rong:组队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

Summer:你会把后背交给一个你不信任的人吗?

Rong久久没有回复。

夏之鸿冷笑了一声,处理掉所有私信,直到界面干干净净后,这才打开直播间,开始直播。

作为星网当红主播,夏之鸿刚一开播,直播间里顿时就涌入了几百万人,告白的,刷礼物,慕名围观的,应有尽有,当然也不乏骂他的酸他的嘲讽他的。

自从winter转区到第八区后,便挑遍了整个第八区排行榜,且战且胜,未遇敌手,一时间吸粉无数,风头无两,而原本夏之鸿作为第八区土著主播,被很多第八区玩家视为“全村最后的希望”,结果夏之鸿就这么背负着众人的期待输给了winter……

“呵呵,夏神?这家伙也配称神?就是个窝里横!一遇到真正的强者就怂了!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啊!”

“第八区的最后一块净土也沦陷了,失望……”

“之前你们第八区的玩家还瞧不起第十三区呢!结果排行榜上的通通被第十三区的插班生吊打!而且实话说那个winter之前在第十三区根本没什么名气,排行榜上也查无此人,结果一转到第八区就如同开挂大杀四方,啧啧……”

“第十三区:我随随便便派个吊车尾过去都能吊打你们!”

看着这些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弹幕,夏之鸿气得要死,你行你上啊!你真有这个本事还在这瞎逼逼!

奈何他只能平心静气,谨言慎行,毕竟星网主播的一言一行都被无数人时刻拿着放大镜盯着,万一不小心翻了车,被罚钱还只是小事,最糟糕的是直播间给你封了,饭碗都给你砸了。

于是他只能咬咬牙假装没看到,直接进入竞技场。

夏之鸿将气都撒到了竞技场里的对手身上,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一路就跟砍瓜切菜似的,堪称大发神威。

然而他表现得越勇猛,吐槽的人反而没完没了了。

“大号跑来新手村屠菜?这可真是弟弟行为!”

“鄙视!打不过大神就跑来炸鱼,炸鱼炸得爽吗?”

“被人打得满地找牙不找正主复仇,找无辜路人泄愤?”

尽管有不少粉丝替夏之鸿辩驳,但他们的声音再大也堵不住黑粉和路人的悠悠之口,毕竟夏之鸿输给了winter是事实,平时就算夏之鸿没有黑点他们也能见缝插针没事找事,更别说现在真的有把柄落到他们手上了。

夏之鸿努力安慰自己这就是人红是非多,而就在此时,他面前忽然弹出了一个PK邀请,他定睛一看——

Rong。

夏之鸿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怎么又是这家伙……

其实这家伙和夏之鸿倒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甚至还是一手将夏之鸿带进了《战神》直播圈的前辈,夏之鸿最开始接触《战神》也好,当星网主播也好,都是因为Rong。

荣少庭,帝国军校大三学生,同时也是星网当红主播Rong,前《战神》第八区第一人。

夏之鸿对这个只比自己大了一岁但举手投足之间却成熟了许多的学长颇为崇拜,而荣少庭也像一个完美的前辈,处处照顾夏之鸿,还手把手教夏之鸿怎么当主播。

不料夏之鸿后来居上,不仅粉丝数超越了荣少庭,还取代荣少庭成了第八区排行榜上第一人,夏之鸿在全区大赛里赢了荣少庭之后颇感歉意,荣少庭却笑着说不介意。

夏之鸿便以为荣少庭是真的不介意。

然而几个月后的全区大赛,又一次赢下第一的夏之鸿却被第三名诬陷使用了违禁药剂,在《战神》的玩家群体中掀起了一阵舆论狂潮,**方为了公正严谨,便把总决赛的前三名同时请去当堂对质以及进行检测。

面对第三名无理取闹般的诬陷,**方询问荣少庭是否感觉夏之鸿状态有异,这只是一个走流程的表面工程,最终还是要看仪器检测的结果,夏之鸿原本以为学长会相信自己替自己解释,然而那时的荣少庭,却脱口而出:“我不确定,也许他真的用了违禁品吧……”

那之后荣少庭又说了什么,但夏之鸿已经听不进去了,那一瞬间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的感觉,令他整个人如坠冰窖,他没听到荣少庭又说了什么,反而只听到第三名兴奋地咆哮:“你们都听到了吧!他们可是朋友!连他的朋友都说他用了违禁品!他肯定是用了!快撤销他的成绩!”

虽然最后清者自清,但夏之鸿却高兴不起来,荣少庭那句“我不确定,也许他真的用了违禁品吧”从此仿佛时刻萦绕在耳边,时不时就要冒出来膈应他一下,令他每次都像生吞了一万只苍蝇。

平心而论,其实荣少庭也不算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也没对夏之鸿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要让夏之鸿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依然和荣少庭做朋友,那可比让他生吞一万只苍蝇还难受。

好在荣少庭也算有点逼数,大概是因为心虚,那之后便没再主动找过夏之鸿,就算是在学校里碰上了,也只当做是普通同学,唯有机甲社的社团活动有些尴尬,因为夏之鸿是副社长,而荣少庭是社长。

不过夏之鸿逃避了几次社团活动后,忽然恍然大悟,该心虚的人明明是荣少庭,为什么反而轮到他躲躲闪闪?于是那之后他便正常参加社团活动,只是再不与荣少庭亲近。

夏之鸿原本以为他和荣少庭已经道不同不相为谋了,却没想到荣少庭居然因为一次全服大赛就又跑来自己面前刷存在感了。

他下意识瞄了一眼弹幕,心情瞬间无比恶劣。

“居然是R神!夏神好久没和R神一起直播了呀,求双人直播!”

“接受!接受!不敢接受是怂逼!”

“以前夏神和R神关系不是很好吗?最近为什么不一起直播了?”

“快上!不上不是alpha!”

夏之鸿冷笑了一声,随手就拒绝了荣少庭的PK邀请,弹幕顿时就炸了,毕竟很多人都知道他俩以前关系很好,越来越多人开始嘲讽夏之鸿欺软怕硬,也就只能欺负欺负菜鸟,遇到强者瞬间就怂成软脚虾。

很快,荣少庭的PK邀请又一次弹了出来,这一次夏之鸿眼也不眨地点了拒绝。

眼看嘲讽的弹幕越来越多,夏之鸿又气又郁闷,就在此时,他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便干脆撂下担子,下线接电话。

“老夏!千万不要答应荣少庭!”安北辰的声音急急忙忙响了起来,他也知道当初荣少庭干的好事,对这位荣学长印象坏着呢!“我在他直播间,他刚刚开着直播逛你的直播间,还装作和你关系很好的样子,说想和你组队参加全服大赛,但你之前和他闹别扭了,好多他的粉丝跑去你直播间刷弹幕!”

夏之鸿微微眯起眼睛,挂了安北辰的电话后,他再次登上**,知道荣少庭不达目的不罢休,他便打算先接受荣少庭的PK邀请,然后将那家伙痛揍一顿,最后撂下狠话——

“想和我组队,你也配?”

他一上线,看也不看地接受了弹出来的PK邀请。

然而夏之鸿他进入竞技场后一看,顿时愣住了,等等,这好像不是荣少庭啊?

他下意识倒回去看了一下系统通知。

“你已接受winter的PK邀请。”

延伸阅读

但家香酥鸭加盟  http://www.vostfr-streaming.com/bdua.shtml
但家香酥鸭非常受食客们的青睐,面对市场这些年的推广下,但家香酥鸭总部全面展开新一代的

王银丰加盟  http://www.vostfr-streaming.com/xoba.shtml
王银丰窗帘是提花遮光布、印花遮光布、水溶绣花、遮光布白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拥有完整、

龙江福加盟  http://www.vostfr-streaming.com/polt.shtml
龙江福保健粮油有限公司座落在非转基因大豆的故乡,美丽的冰城哈尔滨,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

龙门加盟  http://www.vostfr-streaming.com/geom.shtml
龙门水产品是沪上集水产品“产供销、内外贸”为一体的大型水产流通企业。我们依托总部占地

泰国OTOP生活馆加盟  http://www.vostfr-streaming.com/gtkg.shtml
什么是泰国OTOP生活馆?泰国OTOP生活馆,是泰国OTOP协会授权的国内先吃螃蟹可

风盛加盟  http://www.vostfr-streaming.com/n9pm.shtml
风盛拉链始终坚持“以诚为本,开拓创新,追求卓越,精益求精”的经营理念,着力打造“风盛

CAVJN彩姬加盟  http://www.vostfr-streaming.com/g8mj.shtml
彩姬cavjn每一款产品,皆是用心之作,公司始终秉承着安全、效果的专职护肤理念,无论

锦绣前程地板加盟  http://www.vostfr-streaming.com/6ww5.shtml
悠悠太湖情怀,熠熠木业风采。江苏省锦绣前程木业有公司,秉承“商德为魂”的徽商精神,根

艾意浓化妆品加盟  http://www.vostfr-streaming.com/yca3.shtml
艾意浓化妆品是一家集各类日韩化妆品经销,批发商。艾意浓化妆品,经营的各类日韩化妆品销

童艺加盟  http://www.vostfr-streaming.com/d5ey.shtml
本公司主要经营玩具礼品塑胶玩具卡通玩具玩具鸭子等塑胶玩具配件等。公司秉承顾客至上,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校草的未婚妻出手相救,疯狂击杀建奴!(5更,求鲜花)

    “你是谁?怎么会拥有这么可怕的力量!!”“废话真多!都给老子去死吧!”上前大喝一声,朱龙直接就开始动手了!从大猫背后跳下来,将身法催动到了极致,两只拳头迅速出击!一上来就是大招伺候,大开杀戒!眨眼间的功夫,就已经打出了几百拳,在场一百多名建奴士兵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就已经被他全部砸成斩杀!连一声惨叫都

  • 持美行凶[综]在线阅读第七章

    不过这辈子薛松可不打算静等两年的时间等红莲教自取灭亡,既然他来了,他就要利用这场凡间大劫成就自身伟力,让玩家们提前见识一下真正的力量。顺便还能趁势发展他自己的玩家势力,何乐而不为呢。不过现在还是要努力提升境界,他记得红莲教教主可是一个化神境后期的老怪,在后期更是突破成为了合体境老怪,对于那些隐世的大

  • (声优)达子别闹,跟我回家吃药!在线阅读第10节

    流言是可怕的,流言的传播速度是恐怖的!炅月从来没像现在一样认同这句话,回想起早上的经历,无良如炅月也忍不住嘴角抽搐。时间倒退,回到今晨。英武不减当年的皇帝陛下挟着满腔怒火冲进了沧魅的卧房,吓坏了一众侍卫太监和宫女。“参见陛下!”炅月和惊残调整好表情,恭敬的行了一礼。沧涯大帝先是一怔,待看清行礼的人后

  • 热血高校:从顶点开始制霸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为一国之君,秦隐的命令还是蛮有用的,不出半天时间,这乾国属地内的上沛县、新昌县两个地方,就被张贴了大量的布告。奉天承运,国君诏曰:孤刚登基继位,不忍见乾国百姓生活困苦,国内税收沉重,故调整国内税率为五税一,以使百姓得以休养生息,富裕其身,钦此!乾元初年一月一日这布告一出,立马引起轰动,无数百姓激动

  • 回到古代做大亨在线阅读保安小郎君

    刚开始对张大少本领产生信服的时候突然听见张大少那样一句话,柳青青差点暴走起来。尤其可恨的是,张大少竟然说准了!“你,你住口!”柳青青猛一跺脚,脸色羞怒无比,大叫起来,“信不信我叫保安了。”张大少又压低了声音,眼神闪光,说道:“我是一个医学教授,我眼里看到的只有症状和疾病,你别想歪了。你老实告诉我,你

  • 傲问巅峰钱生钱

    “太好了,肯定跟我般配呀,长得漂亮吗?”“没关系,外地的,我也能接受。”“他什么都能接受,只要是个女的就行。”黄浩然调侃完石头之后,石头开始朝他愤怒地挥拳。但是其他人却哈哈大笑了起来。火锅店的生意很好的时候,几乎没有一个空余的座位。大家坐得都很近。黄浩然连逃跑的路线都没有,很快就被石头给逮住了。石头

  • 风情雪义在线阅读第三章

    1998年6月23日经过近一个月的备战,我与余笙皆是信心满满等着期末考的来临。初一的考试很简单,但是却排的很久。三天里,除了地理历史什么的非正考外,就只有英语、数学、语文三科。今天最重要的是语文考试,是我的强项。余笙在语文的表现上一向平淡,早上来时,我拉着他将古文的重点又说了一遍,期望能让他在考试前

  • 弈无双第六章

    楚留香的错愕也不过是一瞬,看清屋中占上风的竟是萧清墨,心中松了口气。石观音突然开口道:“原来是楚香帅。”楚留香也看向石观音,即使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她看起来依然从容不迫,清雅无双。楚留香给萧清墨使了个眼色,随后道:“在下来时,曾遇见过无花,石夫人可想知道他的行踪。”石观音眼神一冷,白色纱衣在微风中翩飞

  • 星光逆转[重生]在线阅读第八节

    李方仇刚毅的脸上,两三道红痕隐约可见,左边是两个破口大骂的婆子,右边是两个被他双手拦住想要继续撕打的婆子。他一个八尺壮汉杵在中间,真的又惨又为难。勉强回头对其中一个正在骂人的婆子道:“方婶子,你歇会吧,骂了这么久不累吗?”“看在李副将的面子上,我不跟她们计较。”方婶子冷哼一声,到底还是闭了嘴。“嘿,

  • 月明花满枝在线阅读第8章

    第八章歌声震天张洛川自认音色不错,虽说不是赵忠祥老师那么让人春意盎然,却也算是半个杰大了。如今酒意正浓,更是自觉拿捏准了民谣歌手的感情和火候。完全不知道自己将带来多大的灾难。“刚到枚美~~填空资称在哭泣~~”歌声一响,宛若嘴里喷粪,惹得众人心生不宁,尤其从话筒中来,更是如同十级狂风,将**学的裙摆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