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温柔攻陷吸血鬼娇妻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梅酒苏 来源:晋江文学城

提央有点迷,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时空会不会乱掉,她仔仔细细地看过自己的脸,应该也就二十岁?反正比她的真身年轻。

至少躲过了一次相亲吧,提央安慰自己。

下午她随便在京墨宫逛了逛,伺候的人不多,还算清净。

天色微暗,冬葵来给她整理仪容,穿了一套正式的衣服,妆画得都浓了不少。

提央摸了摸袖子上的刺绣,心里感慨自己也算穿了一次高级定制了。

去往重华宫的路上,她没心情欣赏沿途的景色,脑子里有很多问号,她是以什么身份去的?前丞相家的小姐?那住在宫里也太不合适了吧。而且一个病娇会舍得把自己的禁脔拉上殿内遛两圈?

远远望去,正殿门口已经排了不少大臣,提央拉了冬葵一把,“哎,我应该坐在什么位置?上面还是下面?”

冬葵低着头回答:“坐在陛下身边。”

提央老脸一红,“挨着他坐吗?那么多人看着,怪不好意思的。”

冬葵微微欠身,“是奴婢没说清楚,小姐的位置在陛下左侧,并非共用一个桌子。”

“哦——明白明白。”提央讪笑道。

她摸了摸掉色的口红,心想这不都得吃进去。

提央一直在殿后等着,她偷偷朝外面望了一眼,大臣差不多坐满了,都在交头接耳。

不知道楚未有没有来。

“冬葵,你知道有个将军叫楚未吗?”

听闻,冬葵摇摇头,“奴婢并未听说过。”

“啊?”提央愕然,楚未应该挺有名的啊,他不是常胜将军吗?魔改?喵了个咪,剧情改了那么多,要是通不了关,怪她吗?

她撇撇嘴,一回头看见沈南星朝这边走来。

“陛下万安。”

沈南星扶她起来,“快免礼,随朕进去吧。”

“是。”

众臣行礼落座后,提央偷偷往下面扫了一遍,发现一个长得很出众的男子,猜想他就是楚未,男主的光环总是那么刺眼。

沈南星:“楚将军。”

听闻,提央紧盯着下面站起身双手端酒的男子,果然是他,男主这不是还健在嘛。

提央下意识地勾了唇角。

沈南星单手拿着酒杯往前伸了伸,一句话都没说,一饮而尽。

见状,楚来也只好举杯饮下。

整个大殿上出现了片刻的安静,那个喊皇上驾到的太监章玉立刻去安排歌舞。

提央悄悄看了一下沈南星的侧脸,心里纳闷,他不应该说些祝凯旋什么的吗?刚开始喊“楚将军”的时候不还好好的,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难不成自己的小眼神被他发现了?提央干笑了两声,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沈南星冷着个脸,提央用右手撑着额头,挡住沈南星的余光,朝楚来发射信号。

楚来明显看到她了,眉头微皱,算是给了她回应。

提央揉了揉太阳穴,扭头对沈南星道:“陛下,我有点不胜酒力,能不能出去透透气?”

“不行。”沈南星跟变了个人似的,说话不带一丝情绪。

“我——”提央悻悻地把头扭回去,她心里的答案越来越明朗,沈南星黑化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提央垂着脑袋用筷子拨弄着面前的菜,就听见沈南星发话了。

“朕准备半月后立提央为后。”

提央目瞪口呆,筷子差一点就掉地上,她安慰自己,书里的原主绝逼没嫁给他。

众大臣立刻开始骚动,有一个走到了大殿中央,躬身道:“陛下,臣以为提央为孤女,不能担此重任。”

“臣附议。”又站出几个大臣。

楚来也走到了殿上。

“你们以为朕是在跟你们商量?还是把这当早朝了?”沈南星黑了脸,把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拍在案上。

下面鸦雀无声,沈南星站起身,出了大殿。

整个宴会可以说是不欢而散,本来是楚来的送行宴,怎么就变成了订婚宴。

大臣们各个心怀鬼胎,估计都琢磨着让自家闺女入主中宫,不甘心便宜了这个没了爹娘的丫头。

提央感受到了下面绝对的恶意,赶紧跟上沈南星,顺便探探口风,看这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他的步子极快,章玉和提央在后面疾走着追他,快出了重华宫提央才到了他面前。

她手上还提着裙子,沈南星示意章玉去一边候着,章玉很有眼色地离他们老远。

“陛——”

还没说完,“啪”的一声,沈南星的手掌落在了提央脸上,火辣辣的疼。

提央被打懵了,还没有人打过她的脸。反应过来,她口吐芬芳,“我靠,我妈都没这样打过我。”

沈南星脸上都是阴郁,眼睛里能迸出火花来,他两只手按住提央的肩膀,把她禁锢在宫墙上,低沉着声音,“谁给你的胆子看他的?刚才是不是还想着幽会啊!”

提央感觉他的手指要嵌入肩膀里,疼得要紧了牙,说不出话来。

“朕忍了很久了,你知道你今天跟朕开口说话朕有多开心吗,没想到你还是惦记着那个混账,信不信朕叫他有去无回。”

提央用手掰着沈南星的手指,火冒三丈,也不管那么多,“我就是看了,你带我来,难道要让我闭着眼吗?”

沈南星怔了一下,他只是想当着楚未的面宣告成婚的消息。

提央恶狠狠地瞪着他,沈南星刚对上她的眼神,就低头朝着提央的肩膀咬了下去。

“啊——”提央怕他咬出血没地方打狂犬疫苗,又疼又急,眼泪刷地流下来,“疼。”

闻言,沈南星松了口,红着眼睛心疼地看着提央,两手松开她的肩膀,给她擦眼泪,“朕错了,是朕不好,弄疼你了。”

他拨开提央的碎发,看着那个深深地牙印,不知所措,眼睛里都噙着泪水。

他突然张开双手死死地抱住提央,“你别怨朕。”

提央被他这一系列的反应折磨地心惊肉跳,小声说了一句:“放开。”

沈南星僵硬地放下手臂,大喊:“章玉,传太医。”

提央木木地靠着宫墙,脸颊肿了,头发也散落了几缕,衣冠不整,十分狼狈。

章玉匆忙赶过来,又匆忙领命遣了一个小太监去请太医。

提央拉了拉衣服,“不必了,我要回去了。”

沈南星正要跟上去,提央回头指着他,“你离我远点,疯子。”

听闻,沈南星猛地上前一步,钳住提央的手腕,“朕疯还不是因为你。”

提央清醒了些,觉得自己对着一个书里的人物情绪波动太可笑了,淡淡道:“对,因为我,都是我的错,行了吗?我可以回去睡觉了吗?”

说完就要挣脱他的手。

沈南星握得更紧了,一把拉过提央,又拥在了怀里,“你就这么不在乎朕?”

提央心里产生了浓烈的厌恶感,她推着沈南星,克制着自己的怒火,“没有,我就是困了。”

沈南星没有听出她话里的勉强和虚假,慢慢松开了手,“朕叫人送你。”

“嗯。”提央没好气地应了一声。

不一会儿冬葵就来了,拿了件披风给提央披上,扶着她回了京墨宫。

回到房内,提央摊倒在床上,身心俱疲。

眼泪浸湿了枕头,她抹了抹,硬撑着身体从床上下来,坐在了镜子前。

镜子里的人一副鬼样子,提央自己都吓了一大跳,她伸手摸了摸肿起来的脸,又哭了起来,“我妈都没打过我的脸,我爸也没打过,呜——”

她边哭边对着镜子用哭腔控诉沈南星的罪行,最后哭得眼睛都痛了。

“妈的变态,狗皇帝,死病娇。”她看着还没消去的牙印,忍不住骂了几句。

提央是个法律意识很强的人,这要是搁现代,她恨不得先报警再把他告上法庭。但是在这里,沈南星就是一国之主,谁敢动他。

外面地风刮了起来,呼呼的,把提央的心都吹凉了。

老娘怎么可能妥协,提央攥着从头上拔下来的发钗,往梳妆台上猛地一扎,下了决心要从这里逃出去。

京墨宫的大门吱地响了一声,提央踮起脚趴在窗户缝上朝外面看,外面没点灯,黑漆漆的,勉强能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

那人影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里,这么晚了会是谁?

她目前叫的出名字的宫女只有冬葵一个,脑子里不由得把冬葵带入其中。

京墨宫的宫女她只记得有个叫茜草的在书里出现过,这个叫冬葵的她并不清楚。

不管怎样,防人之心不可无,提央有点后悔自己今天面对冬葵的所做作为,真他妈是个傻白甜。

延伸阅读

歆宜加盟  http://www.beiarnbygdeliste.com/n9t6.shtml
娜拉提花园品牌,起源于国内美容机构;运用现代生物技术理念,原料配方均来源于原生态纯植

爱如雪加盟  http://www.beiarnbygdeliste.com/xgla.shtml
爱如雪女装不仅代表时尚,而且体现品味,每一件服装均是本公司经验、知识、创意的结晶,也

梦雅加盟  http://www.beiarnbygdeliste.com/nx1k.shtml
MONGYA/梦雅床上用品于2006年创立于品牌辈出的江苏,来自国内外轻纺城的时尚倡

趣链AI智能名片加盟  http://www.beiarnbygdeliste.com/gqt7.shtml
暂无

兰寇医格加盟  http://www.beiarnbygdeliste.com/dg2c.shtml
广州金婵商贸有限公司以代理品牌化妆品为主营的销售公司,自公司创立以来,一直秉承诚信经

鑫富成加盟  http://www.beiarnbygdeliste.com/x9he.shtml
鑫富成儿童家具总部经销批发的儿童家具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榴莲王榴莲酥加盟  http://www.beiarnbygdeliste.com/u3qf.shtml
榴莲王榴莲酥,以榴莲为主打材料,打造多种榴莲美食,全面满足榴莲爱好者的挑剔味蕾,市场

茹妃化妆品加盟  http://www.beiarnbygdeliste.com/pqib.shtml
茹妃化妆品,系虹桥企业全资子公司;是国内精心打造的化妆品研发、生产、销售一体化企业。

亚都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beiarnbygdeliste.com/6gvz.shtml
亚都空气净化器隶属于北京亚都空气净化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北京,创始于1987年,亚

鼎务加盟  http://www.beiarnbygdeliste.com/aao4.shtml
鼎务保温杯项目介绍:鼎务保温杯总部致力于成为创新的杯壶类、塑料制品供应商,借助于的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最强高手男朋友

    我叫童颖,23岁,大学法医专科毕业。我妈从上车就开始叨咕,小颖,你不小了,大学就知道玩**了,都没给妈领回来个女婿,幸好妈给你定了娃娃亲……我妈说的跟我没有娃娃亲就嫁不出去了似的。我父母是个传统思想很重的人,从我刚出生就担心我以后嫁不出去……我也是服了,你亲闺女都没这么担心过当妈的着什么急?快过年了

  • 杀戮都市之无限进化在线阅读第九章

    叶成溪打电话让他的朋友来接我们,尽管没有开免提,还是依稀听到电话那头揶揄的男中音:“你小子太激烈了,车子都被你搞坏掉!老实交代,哪个美女,莫系花还是黎部长?”叶成溪下意识地看了周沫一眼,周沫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装作认真地看着窗外黑漆漆的风景。就听见他说:“闭嘴,限你半个小时内火速赶到,否则等着瞧。”

  •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在线阅读第九节

    随着纳新活动的结束,同学逐渐回到教室,放学铃也响了。这时候,林笙再一次走到顾筝筝的座位旁边,因为刚才不愉快的对话,顾筝筝一时不知该用什么态度去对林笙。林笙似乎对于刚才的不愉快并没有很在意,他问:“一会要不要去月咖?”陆小惜从边收拾书包,边答应下来:“去阿!去阿!正好,我数学有好多不懂的要问你!”“筝

  • 与卿永生有只阿婆主走位风骚【捉虫】

    第四章:虽然梦想十分的美好,但是阿婆主沉鱼落雁笑而不语的以亲身实践告诉了他们什么叫做很傻很天真,曾经有和郁辰近距离一起做过实况的阿婆主都知道,眼见为实看到郁辰突然遭到惊吓的样子远远要比坐等声音福利要来的有意思的多。但可惜郁辰的整体习惯一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露脸做实况什么的简直就是想都不要想的节奏,

  • 虚空秘史聚形丹(一)

    云落城坐落在极北之地最大的平原——极北平原之上,四周环境视野辽阔一望无际。云落城占地面积之广,足以让一个人拼了命的奔跑,都要花上两天的时间才能从城池的一头抵达另一头。云落城高耸巍峨的白色城墙,由一种坚固的白岩石一排一排的堆砌而成,固若金汤的铜墙铁壁直耸云霄,从下向上望去,纵使眼力再好也无法望到顶端。

  • 论魔君修佛的可行性在线阅读第七节

    对于蝶儿送礼物给太后娘娘,皇后也很意外。蝶儿给太后娘娘预备了礼物,而她这个做姑母的都不清楚,是因为前些日子忙着太后娘娘的寿宴,所以对蝶儿的事不上心吗?现在面对太后娘娘投来的的目光,皇后娘娘也只有微笑带过了。“哦,你怎么不把它交给索其尔呢?”索其尔是太后娘娘身边的老婢女,太后娘娘的陪嫁女,虽是婢女,但

  • 善恶教师在线阅读第4章

    仔细回忆了下大脑中残存的知识,苏寒认出来了锅中这条鱼的来历。这个鱼产自切尔诺贝格近郊的东海,通体透红,肉质鲜美。在泰拉世界当中,这种鱼的价格很高昂,一向是贵族们才能吃得起的东西。距离上一次苏寒吃这么高昂的食物,已经过去十年了。真理一边观察着热锅火候的走向,一边手忙脚乱的拿出不少调味品。看见真理专注的

  • 黄沙行第八章在线阅读

    在等待抓捕命令的过程中,刘明翰和邢佳木也都先后来到了这里,项陆扬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开口对叶秋水道:“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叶秋水道:“两个小时之后,我们要在他们设备启动后才能进去抓人,要不然没有证据。”项陆扬道:“即使他们启动了设备,你们也没有证据,就现有的法律来讲,好像没有任何一条能定他们的罪。”叶秋

  • 综影视之完整结局之第一章(1)

    《不可能的人》/素素素迷雾散尽,所有的不可能都会成为可能。————————————2017.10.18午五点,科考船回到南麂码头。孟南星抱着相机昏头胀脑地跟着队友下船回宾馆。进了房间,她整个倒进床里接着晕了一会,感觉好受了点,艰难爬起来去洗澡换衣。今天的海浪有些高,整个科考队都有不同程度的晕船症状,

  • 饲养一只异兽在线阅读第六章

    一人高的混凝土块,在它手里轻巧得像个篮球,随着狂暴的力量宣泄而出,直接砸穿了外墙和楼板。耳机里“总管”的声音戛然而止。这一击可能击垮了大楼关键的承重梁柱,最东边的单元开始坍塌。碎裂的石块砸在南特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他连一分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若不是被巨型异种掐在身前,恐怕会被建筑垃圾压死。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