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职业扮演女神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薄凉一色 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爷,警局到了。”老朴打开车门轻声道。

“嗯。”阳棣缓缓的起身下车,“你先去吧,把我交代的几件事情去办了,办好后再来警局接我。”

老朴应声后便开车走了,留下阳棣一人呆呆的站在警局门口。阳棣看着这‘东城警察总署’的照片,不禁的有股感伤。这警察局十多年了,还是没有什么大的改变。

“阳棣!?”一个精瘦的人笑着跑了出来,“阳兄,果然是你啊,跟我来吧,黄局可盼着你呐。”说完便拉着阳棣往警局里面走。这人便是东城警局刑侦大队的副队长孙宏,十年前还只是刚进警局不久的小警察。

孙宏兴冲冲的拉着阳棣进了黄强的办公室,连门都没敲,边开门边喊道:“黄局你看,是谁来了。”

“阳老弟!”黄强兴奋的喊了出来,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快坐快坐,阳老弟啊,我就知道你会帮哥哥的忙这次。”

阳棣还是面无表情,说道:“黄局,凶手我一定会捉到,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够配合我,我需要查阅一些警局的文件以及犯罪现场收集的物证。”

黄强连连点头道:“这是当然,不管是什么文件档案或者物证,你都可以查看,我会派小孙全力协助你。”黄强转头对孙宏说道:“小孙啊,你这段时间就协助阳老弟办案吧,把你手头上其他的事情放一放,阳老弟有什么需求你都尽可能协助他完成就行了。”

孙宏正要点头答应,阳棣抬手止住了孙宏说道:“不必了黄局,我想我还是一个人办事比较自在。”

孙宏不知道该说什么,抬头看看黄强,黄强笑眯眯的说道:“哎,阳老弟,我派小孙跟着你主要也是怕查案的时候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小孙也好照应你,再说了,有些地方毕竟你的身份不是很方便,如果有小孙陪着,就没有什么禁忌了是不。”

阳棣没说话,便转身走了出去。黄强像孙宏使了个眼色,意示孙宏跟着阳棣。孙宏赶紧跟了上去说道:“阳兄,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去做,只要我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我一定办到。”

阳棣径直走向档案室,对阳棣来说这警局熟的就好像自家一样。

“孙队,你把东城这几年的人口失踪报告拿给我看吧。”

“失踪报告?阳兄你要看这些做什么?”孙宏好奇的问道。

阳棣面无表情的说道:“自然是和这几桩案子有关,你拿给我看便是了。”

孙宏不再多问,转身便去拿失踪报告了。

阳棣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神情有点恍惚,那多年了,这一切好像都没有怎么变化,大概物是人非,就是这样吧。

不一会儿,孙宏抱着一捆档案过来了,“阳兄,这是近一年的失踪报告,你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阳棣拿起最上面的一份档案看了起来并说道:“孙队,麻烦你帮我倒杯水吧。”

孙宏微微一愣,然后无奈的点头道:“好吧,那你先看着。”

时间过的很快,已经将近中午,阳棣依然在翻看那摞档案,似乎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孙宏在一旁不时的来回踱步,时而又停下脚步看着阳棣手里的档案,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想说点什么,但是欲言又止。

这时有一个穿着制服,看着年轻而又斯文的女警官怯生生的走了过来。雪白而略带稚气的脸上带着一副近视眼镜,扎着一个马尾辫,咬着下嘴唇看了一眼桌上的档案说道:“你就是阳先生吧?我叫陈肖筱,我早就听说过你的事情啦,你真的是太厉害啦!”这姑娘俨然是把阳棣当成偶像一般,激动的说道:“你这次来是来查最近的那几宗案子的吧?嗯,一定是的。你在看失踪报告吗,我…”

“小陈,不要打扰阳兄办事。”孙宏严肃的说道。

“哼,人家才没有呐,人家是来帮忙的!”陈肖筱瞥了一眼孙宏嘟着嘴说道。

“你一个小姑娘你懂什么,快去忙你事儿去吧。”孙宏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

阳棣低着头看着档案,突然说道:“你说你来帮忙,你能帮什么?”

陈肖筱看了一眼孙宏,像他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然后对着阳棣说道:“阳大哥,你看这失踪报告一定是想找有没有和那个无头男尸匹配的人吧?”

孙宏看了一眼阳棣,阳棣依然低着头默不作声。陈肖筱接着说道:“我是在管理整理归类档案的,这些失踪报告我都一清二楚,但是并没有和那具无头男尸匹配的人出现在近期的失踪报告里面。不过…”

“不过什么?”孙宏急不可耐的问道。

陈肖筱接着说道:“不过这两年有很多少女失踪案件,而且大多数都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几乎没有人能够被找回来,即便偶尔有几个找回来的,也都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说到这,陈肖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孙宏带着责备的口气说道:“你说的这些,根本和最近的几个案子没有什么关联么,我看你就是来捣乱的,就你还能帮什么忙。”

“哼!”陈肖筱把头转到一边,故作生气的说道:“没看到阳大哥在看失踪报告么,说不定我说的有用呐,你怎么知道没有关联。”说罢,陈肖筱便转身走开了。

阳棣也注意到了这些失踪报告里面的很多的少女失踪案件,他知道在东城一定潜藏了一个犯罪集团在拐卖这些少女,不过他现在只想着要找出那个神秘人凶手,那个幕后的杀人犯,然后他才可以知道关于慕雪的消息,其他的事情,他都无暇顾及,也懒得去管。听到了陈肖筱的话后,阳棣便不再翻看失踪报告了,看来想找出关于那个无头男尸的身份,在这是不太可能了。

阳棣起身像孙宏说道:“孙队,带我去停尸房看看那几具尸体吧。”

孙宏连忙点头道:“对对对,说不定这几具尸体上还能找到些线索,阳兄你跟我来吧。”说罢便向门口走了过去。出了门,孙宏转头向一旁坐在办公桌边的陈肖筱说道:“肖筱你去吧桌子上的档案收拾一下放回原来的地方。”

陈肖筱瞟了一眼孙宏,便起身向档案室里走去。孙宏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向阳棣说道:“现在的小姑娘,都脾气大的很呐。”阳棣看了一眼孙宏,并没有说话。孙宏接着说道:“跟我来吧阳兄。”说罢孙宏向前走去,阳棣默默的跟了上去。

几分钟后两人便来到了位于警局西侧的停尸房。要说这停尸房,阳棣以前也算是常客了,曾几何时,可能除了法医之外,来这里来的最频繁的就是阳棣了吧。阳棣不禁觉得有点讽刺,曾经来这里居然会感到兴奋、快乐。试问这世间有谁会因为来到停尸房而感到快乐呐?

两人推开门你前我后的走了进去。

一进门便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穿着白大褂,脸上胡子拉碴,带着一副近视眼镜,头发凌乱而且已经白了一大片的中年人迎了上来。

那中年人向阳棣伸出手笑道:“哎呀,阳棣啊,好久不见了。”

阳棣握住那人的手,面无表情的说道:“别来无恙啊叶医生。”原来这个人就是东城警局的法医,验尸官叶桦。

叶桦松开手说道:“来吧阳棣,我带你们去看尸体,黄强那胖子早关照我要配合你们查案了,这还用他说么。”说完便朝里面走去。阳棣依然默默的跟了上去。孙宏摇了摇头也大步跟了过去。

进了停尸房里面,一股冷气扑面而来,这种地方,就算是大白天也总会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总会叫人觉得阴阴森森浑身不自在。再看这三人,阳棣还是面无表情,也看不出什么不自在,毕竟这地方居然曾经让他觉得快乐。另外两个人也是神态自如的交谈着,就好像这停尸房不是停尸房,像是咖啡馆一样。说起咖啡馆,你还别说,这停尸房里面还真有台咖啡机。这叶桦也是出了名的爱喝咖啡,以至于在这地方安了一台咖啡机。

叶桦笑道:“怎么样,阳棣我这咖啡机还不错吧。”

阳棣不语。

孙宏说道:“叶医生,赶紧给我们看那几具尸体吧。”

叶桦瞪着孙宏说道:“你懂什么,这可是现磨的咖啡,这次的咖啡豆可是来自哥伦比亚上好的咖啡豆,你这凡夫俗子知道些什么。”叶桦转头向阳棣说道:“怎么样,阳棣要不要来一杯尝尝。”

阳棣说道:“当然,给我来一杯纯咖啡。”

叶桦笑着走向咖啡机开始制作咖啡,不一会儿便端着两杯走了过来,骄傲的说道:“来阳棣,尝尝看。”说着便吧咖啡递给了阳棣,阳棣伸手接了过来,喝起了这杯刚磨出来咖啡。只是这脸上依然还是面无表情。孙宏刚微微伸手想要接起另一杯咖啡,就见叶桦瞟了自己一眼,然后端起手中的咖啡喝了起来并说道:“小孙,你不是要看尸体么,最右边下面五个柜子里面就是那五具尸体,你反正现在空着,就帮我把他们给推出来吧。”孙宏看了一眼正在喝咖啡的叶桦心想‘这小老头真是,不给我喝咖啡就算了,居然还叫我帮他干活。’孙宏无奈的摇了摇头,便走了过去。

孙宏一格格的把柜子推出来,将尸体一具具的排列整齐,时不时的转头瞟了几眼正在喝咖啡的那两个人,心中哭笑不得。不一会儿,四具尸体就推了出来,孙宏走向叶桦问道:“喂,叶医生,那具无头尸体在哪?”

叶桦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边走向柜子边埋怨道:“推个尸体都不会,不是都告诉你了在最右边下面的五格么。”叶桦看了一眼拉开的五个格子,“咦”了一声说道:“不对啊,明明在这个格子里面啊,怎么可能不见了?”

孙宏回答到:“我刚才就是在问你来着,为什么这个格子会空着。”

阳棣邹着眉头,心中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也走了过去说道:“叶医生,孙队先不要着急,我们再找找其他格子里面有没有。”

叶桦推了推眼镜,坚定的说道:“不可能,那具无头尸体一定在这里,怎么可能就凭空消失了。”说罢三人便开始一格一格的翻起来。结果可想而知,这具无头尸体就是凭空消失了。想不到在东城警局这种地方,一具那么大那么显眼的无头尸体居然也能被人偷走,简直是不可思议。

孙宏问道:“叶医生,这是你管的地方,怎么那么大一具尸体不见了你都不知道。”

叶桦气的脸通红喊道:“怎么,你是怀疑我咯,那你把我抓了吧。”

孙宏尴尬的笑道:“叶医生你别误会,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比较不可思议。”

叶桦板着脸默不作声,显然感觉自己这次真的丢脸丢大了。

阳棣想了想说道:“好了,孙队你先去备个案,然后顺便去查一下最近有没有可疑的人进出警局,但不要宣扬这件事情,目前来说越少的人知道越好。那么大一具尸体,想要偷出警局不引起注意也不太可能。但却凭空不见了,一定有问题。”

孙宏点头答应然后便快速的向外面走去。

阳棣心想这具尸体一定有重要的线索,所以凶手才会把尸体偷走。但阳棣转念又想,如果这是那个神秘人凶手的话,本身凶手就是想和他玩杀人**一般,所以一定会留下线索引导阳棣往凶手自己设计的情节里走,可是为什么又要偷走这具尸体。难道说偷走尸体这件事本身就是一条线索?阳棣心里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或许这尸体背后隐藏着什么更大的阴谋,而凶手怕把他的阴谋给暴露,所以才偷走尸体。

阳棣停止了思考,这时候想再多也没什么用,根本没有多少线索和证据。阳棣走到剩余的四具尸体边上,对叶桦说道:“叶医生,我们先来看看这几具尸体吧,找找看还有什么线索。”

叶桦稍稍平静了下说道:“我知道的都写在报告里了,其他的一些细节的东西,你就慢慢看吧,需要我做什么你就吩咐吧。”说罢走到了他的咖啡机旁边泡起了咖啡。

阳棣带上手套,拉开了裹尸袋一具具慢慢的仔细看了起来,希望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另一边,在黄强的办公室中,黄强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声说道:“什么!”显然黄强觉得自己喊得太响了,缓缓的坐了下去,平复了一下心情,轻声的说道:“那么大的警察局,居然活活的丢了一具尸体,这要是传出去我们警局不是成了笑话,而且还有省里来的督察组,要是让他们知道了,我这位置怕是要不保了。小孙啊,这件事情你先听阳棣的,先不要张扬,也不要备案,你先暗中调查,一定要把尸体追回来知道么。”

孙宏若有所思的说道:“明白了黄局,我先暗中调查,看看近期有什么可疑的人进出警局不。”

黄强点了点头问道:“嗯,阳棣那边有凶手的线索了么?”

孙宏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他们现在应该在看另外四具尸体吧,说不定等会会有什么新的线索。”

“嗯,你先去吧,随时向我报告进展。”说罢摆了摆手示意孙宏出去。

孙宏点了点头便转身出去了。黄强望着天花板发起了呆,虽然他相信阳棣能够破案,但心中不免还是有点担心,万一到时候破不了案,自己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这局长的位置看来也坐不稳了。

孙宏刚出黄强的办公室,便看到陈肖筱笑着小跑了过来打听到:“孙大队长,你和黄局说什么呐,是不是有线索了?”

孙宏看着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女警笑着看着自己,也生不起来气,便挥挥手说道:“这些都是警局的机密,不该问的你少问。”

陈肖筱“哼”了一声说道:“谁稀罕知道。”便走开了。

孙宏顾不上多停留,便大步去岗亭那儿查看最近一段时间警局的出入记录了。但是看来看去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同时询问了站岗的保全人员,也并没有有人看到任何可疑的事情,他在关照了当班班长,让他询问值夜班的保全人员后再向他报告,并告诉班长随时随地任何人发现或者想起有可疑的事情后,要立马像他报告。然后他便朝停尸房走去找阳棣他们了,希望阳棣能够发现一些新的线索。

停尸房中

“叶医生,这具焦尸你还没有解剖吗?”阳棣拉开裹尸袋的链子后问道。

叶桦不紧不慢的喝了口咖啡说道:“是啊,这是昨天才送过来的,我还没来得及解剖了。而且已经烧成这样了,什么都看不出来了已经。”

阳棣看着这具烧焦了的尸体,七零八落的给拼凑着,有些地方甚至已经烧成了灰,根本不存在了。阳棣仔细的观察着,寻找着任何可能留下的线索。

“哦对了,”叶桦推了推眼镜说道:“那具失踪的无头男尸,尸体并没有严重的腐烂迹象,应该是在凶手抛尸后不久就被发现了。”

“那你怎么知道他当时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阳棣边看着焦尸边问道。

“当然,这名死者在毒发生亡后,就被丢进了冷库,也许被丢进冷库的时候还没有死透。当他被冻成冰棍后,就有人砍下了他的脑袋,然后接着扔进了冷库,直到12月8号那天,有人把少了头的尸体丢在了那破庙里面。”

“那为什么我在报告里没有看到这些内容?”阳棣边问话,边用左手拿起一个镊子,轻轻的从那具焦尸的腹部夹起一个金属物件。

叶桦看到阳棣好像找到了什么东西,放下咖啡杯,慢慢的走了过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阳棣刚夹起来的金属物件自言自语到:“咦,一把钥匙?这会是哪儿的钥匙呐?”

阳棣小心翼翼的把钥匙放在边上的物证盒内并说道:“我怎么会知道这是哪儿的钥匙。”

叶桦瞟了一眼阳棣,然后戴上了手套并说道:“谁问你了。把那镊子给我,别把尸体给弄乱了。”

阳棣摇摇头无奈的把镊子递给了叶桦,心想‘这家伙,自己不知道做好自己的工作,把尸体尽快解剖。现在倒好,自己刚发现点东西,就骂骂咧咧的要别人不要弄乱他的尸体。’阳棣接着问道:“叶医生,再跟我说说关于那具无头男尸的情况。”

“你还想知道什么,我都已经告诉你了。”叶桦不耐烦的回答到。

阳棣只好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当时已经死了一个多月,而且被人丢进了冷库?”

叶桦转过头瞪着阳棣说:“我说一个月就是一个月,哪儿来那么多问题。”说完转过头继续拿镊子翻找着这具焦尸,希望能够找到更多的东西或者线索。叶桦找了一会儿之后,发现似乎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便放下镊子对阳棣说道:“那具无头男尸送来的时候,衣服是湿的,而且体内的内脏也没有腐烂的痕迹,肌肉纤维很硬,肌肉发干发柴,皮肤呈现黑紫色。从脖子的切口来看,有碎裂的痕迹,应该是用类似斧头的工具,硬生生把脑袋砍了下来。我检查尸体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尸体有失血过多的痕迹,血液早已凝结,而且尸体内部相当冰凉,显然尚未完全解冻就被送了进来。”

阳棣接着问道:“那为什么你确定当时已经死了一个多月,这样看来得话多久都会有可能。”

“你小子还真啰嗦。”叶桦皱着眉头,扶了下眼镜说道:“在那具尸体的上衣口袋中,我们发现了一封未写完的信,大概是他写给他的妻子或者女朋友的,其中有一句是‘离圣诞节还有50天’,那么可想而知他写信的时候当然是活着的。”

“哦,既然如此,会不会是凶手写的信然后放在死者的口袋中,以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呐?”阳棣随口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叶桦涨红了脸,转身走向自己的咖啡机说道:“多余和你小子解释。”他慢慢的脱下了手套,开始泡起了咖啡。其实他自己并没有想过那么多,如今被阳棣这样一问,心中也起了疑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此时孙宏开门走了进来,看了看站在两边的两人问道:“怎么样两位,有什么新的线索吗?告诉我点好消息吧。”

叶桦拿起刚泡好的咖啡在一旁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好像并不想说什么。阳棣拿镊子夹起刚发现的钥匙,小心翼翼的装进了物证袋说道:“孙队,这是在那具焦尸身体里发现的一把钥匙,看来有必要走一趟了。”

最近这几桩案子,完全没有一点点进展,压的警局上下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而现在突然有那么一条线索,孙宏好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真是喜出望外,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拿过证物袋说道:“太好了阳兄,我先去把证物登记好,然后我们马上出发。”说罢便拿着证物袋飞快的走了出去。阳棣没来的及查看其他的几具尸体,便跟着出了停尸房,向警局门口走去。此时老朴早已等在警局门口。老朴看到阳棣皱着眉头走了出来,显然是在想关于这几桩案子的事情。老朴看着这样的阳棣,眼眶红润,不禁要落下眼泪来了。他知道这样的阳棣才是他自己,那个每天郁郁寡欢的阳棣暂时消失了,投入在查案中的阳棣才让人觉得放心。老朴大步走上前为阳棣打开车门,等阳棣坐上车后,老朴关上车门也坐了进来。刚要说话,阳棣先开口了:“老朴你在这等会孙队,他会和我们一起。对了上午让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老朴转过头递上一包东西说道:“老爷,事情已经办妥了。”

延伸阅读

【文野】酒与戏言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chaoliumei.cn/p1um.shtml
有向超前一个较为精彩的魔术表演,大家颇为期待梁雍的表演。“梁雍,怎么办?”作为配合者

都市从夜店开始暴富之女人可以上战场吗?  http://www.chaoliumei.cn/gn7y.shtml
“这一次就让我亲自带兵走一趟甘南镇。”“什么!”李清海目瞪口呆。于长兴乐呵呵的道:“

总有妖怪当助攻之灾星现  http://www.chaoliumei.cn/hoq.shtml
第一章灾星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天河中的轰鸣声越来越大,此时的天河之中也正在发生着莫

穿越带着废物空间奔幸福【恶有恶报】  http://www.chaoliumei.cn/yelc.shtml
低头看了看紧紧抱住自己、哭得跟泪人儿似的白熹,夏季表示自己很无奈,也觉得很内疚,他知

重生之自重干架  http://www.chaoliumei.cn/aqsx.shtml
小棠在老楼说书的时间就是午时!付常棣的脸在别人看来死死皱着,他的眼睛一眯,自个儿有了

快穿之撩汉狂魔神话传说!  http://www.chaoliumei.cn/gfnz.shtml
“啊……”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路摇大吼一声,用尽全身力气,回棍横扫背后的三只恶狗。“砰

媳妇很凶残(穿越)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chaoliumei.cn/pday.shtml
坎蒂丝到了店里的时候女老板正坐在柜台后面吞云吐雾,凯瑟琳慵懒的坐在椅子上,纤长的手指

难灵挽歌拈花笑,是非境里有闲日(七)  http://www.chaoliumei.cn/a01r.shtml
木槿向舆前正紧张守护自己的随身侍从一努嘴,“去,把那刺客砍了!”她身边的侍从一愕,“

我的兄长是先帝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chaoliumei.cn/gjr7.shtml
卷一:混乱之始第一章:相国寺展昭出家,闹酒楼五鼠认亲北宋有着一座最为出名的大相国寺,

『雷神+复联』仙宫日记之他在藐视他吗(2)  http://www.chaoliumei.cn/sklb.shtml
苏杭南城,私人别墅,叶天怀抱古琴走了进去。“姓叶的,你怀里抱的是什么,怎么那么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吸血鬼不可能这么可爱在线阅读第十节

    中考那天所有的学生都早早的来到了学校,校门外前来陪考的家长也不少,校门口处的保安一直站在大门口维持着秩序。天色灰蒙蒙的,闷的人透不过气。褚易拎着他那个纯黑色的双肩包站在人群最后,隔着一条马路望着二中大门。孟智辉和齐文昊每天都是一起上下学,今天也是一样。他们俩一人手里抓着一个煎饼果子,边走边吃着。就快

  • 重生之甜妻有点坏第十章

    沈意君也是急的没有办法,她低下头,在看着自己的的女儿之时,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连忙一把抓住了夏若心的小手,拉在了医生的面前。“轩轩,你看,不疼,姐姐都抽的,”她说着,拉起了夏若心的手臂,而夏若心只是微微的挣扎了一下。“这孩子没病,抽什么?”医生奇怪的看了一眼这个小女孩,最后却是沈意君警告之下,只握紧了

  • 你们有钱人真会玩之军训

    在扔垃圾的时候,冉述不爽地说道:“那狗、狗、狗比估计只是糊弄人吧?”随侯钰回忆刚才的情景,表情不太好看,低声回答:“多半是真的,不然他们也不会那么幸灾乐祸。”“那怎么办?提前备点药?”冉述的五官几乎聚集在一起,仿佛地铁看手机老爷爷。两个男生都好面子,总觉得那群体育生说不定会埋伏在医务室门口等着看他们

  • 你就是我的软肋第二章

    秋天的尾巴留恋着上海这座小城,久久不愿离去怕冷的应榆早就开始启用了家里的暖气和环视解约后应启然带着整个工作室的工作人员接手了她的所有工作,并且在工作室的官方微博公开了2018年应榆会启动个人全国巡回演唱会的消息关于演唱会的所有详情也会在年后公开一系列的操作打破了那些想看应榆解约后笑话的猜测幻想*应榆

  • 总裁的挚爱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归还报名表“咕咚……咕咚……”凌天一手拿着水杯,另一只手从沙发的角落,把已经叠得整齐的衣服拿过来,刚要准备穿,忽然看见桌子上的茶壶下面,好像是……昨天在市场上认字时的画报……“应该是妈妈忘了扔了,还是扔掉吧……”顺手放下杯子,抄起画报就要往外面走。凌空正在拖地,看见弟弟要出门,十分奇怪,“小天

  • 风和日丽的你暧昧一刻

    龙魂为什么那么惊讶呢?原来狂天的经脉与丹田十分的奇特,通过内视看见经脉都散发着淡淡的金光,丹田正中央弥漫着蓝光,左边则是金光,右边是黑气。要知道普通人的经脉是不会发光的,丹田中有一种光芒则是绝世天才,像狂天这样的丹田是前所未有,所以龙魂才会如此惊讶。“小虫,你不是挺器张的吗?现在是怎么了。”狂天也蔑

  • 爱到心里了吗之强者林峰(5)

    月黑风高杀人夜!林羽正在睡觉,突然听到了房门外的打斗声和家族强敌入侵的信号声!林羽刚想要出去看个究竟!一道如同阴影般的人形黑影出现在林羽身旁!少爷,外面暂时很危险,请你暂时待在这个屋子里。一道沙哑的声音从黑影处发出。林羽虽然很好奇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是从家族的反应来看,外面的敌人肯定很强大,而且,正好

  • [综]恋爱暴君第4章在线阅读

    萧峰抬起头,微微皱起眉头:“说什么了,别吞吞吐吐的。”“啊,是!”秋月被萧峰的眼神给吓了一跳,心说少爷从前不高兴最多就是不搭理她们两,怎么伤愈之后变得愈冷漠了,“夫……夫人说,说您……如果想女人了,可以……要了我们俩!”秋月面如樱染,声若蚊呐的说完,下巴都快贴到粉白的脖颈上去了。那边的春兰也好不了多

  • 操盘者在线阅读第8节

    “叮咚”纪莫拿出手机。余老狗:照顾好我的人!纪莫手速极快地在手机上打字。纪莫:你谁啊?我认识你吗?余老狗:照顾好我家福宝,不然揍你!纪莫:【雪人瑟瑟发抖.gif】卧槽,你能别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吗?鸡皮疙瘩掉一地,什么福宝?福宝是谁?余老狗:我都听福宝说了,他在给你拍广告,好好照顾他,不要让他跟闲人接触

  • 末世之蛮荒时代第8章在线阅读

    “贫僧度岸佛有礼了!”来者叫度岸佛,西域极乐世界的一位佛。度岸佛在未成佛之前本是一凡人,曾经也是一位大财主妻妾成群,只因后来突然看开,跑到一条江河专门给别人撑船渡河,也在江河之中救人无数,而被极乐世界的佛接走,成了现在的度岸佛。三人也学着度岸佛说道“贫僧有礼了。”搞得度岸佛也是哭笑不得。自己是和尚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