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灭世莲花之第七章

作者:芝士骑士 来源:纵横中文网

云莱不是一个喜欢打架的人,她长这么大也就和云阳打过那么一二三......几十场架吧,她不想动手的,可是忍不住嘛。真的,这个人太欠揍了。

云莱认识他,这小屁孩是前头楼阿姨的小孩,有时候他们在院子里玩能听到那阿姨推开窗鬼哭狼嚎的声音:“虎子!滚回来吃饭!”

“你再不回来就别回来了”

等等,这样的话几乎每天都要上演一遍。

将虎子扑在沙坑上时云莱还没动手,只是抓住他黑乎乎的上衣说:“给云阳道歉!不道歉我揍死你。”

但她没想到这个叫虎子的居然真的这么狠,他手抓了一把沙子直接就往云莱眼睛里撒,还叫嚣着:“敢打我,我弄瞎你的眼睛。”

看样子,是听到云莱吓唬云阳说沙子进眼睛里会瞎这句话了。

在虎子撒沙子过来时,云莱反射性地闭了闭眼睛,但还是有几粒沙子进了她的眼睛,眼睛立马就红了起来,眼泪也不住地往下掉。

云莱脸上还有沙子呢,但这人实在是太过分了,云莱半闭着眼睛,略有些痛苦。见虎子还很得意的样子,她一拳头下去正正打中虎子的鼻子,鼻血刹那就留下来了。

相比于云莱,虎子忍痛力就不行了,鼻子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痛,又酸又痛,他伸手摸了一把,等到摸到鼻子上的血时,立马就哭了,边哭还边在沙坑里面翻滚,滚来滚去。

云莱顺势放开他立马往楼上跑去,她现在眼睛痛的不得了,再过一会肯定就要瞎了!瞎了她就再也看不见爸爸妈妈了,吃饭都吃不好,也不能利索地穿衣服了。说不定她都不记得到小卖部的那条路了,呜呜呜,被自己的脑补给吓哭,云莱一边哭着上楼一边掏钥匙打开房门就往妈妈房里冲。

李美华房间有一面镜子,她凑上去一看,果然,自己的两个眼睛都红通通的,眨一眨还觉得眼里有什么东西,沙子肯定进去了呜呜呜!

云莱又忍不住掉眼泪,手用力揉了揉眼睛想把沙子揉出来,可是越揉越疼越揉越疼,她终于忍不住大哭出声,在房间里哭不过瘾,她跑到楼道口哭,哭声惊动了隔壁丫丫妈妈,丫丫妈妈出来看,见云莱眼睛红红的,立马问:“哎呀莱莱这是怎么了?”

“可千万别再揉了,姨拿温水给你洗洗。”

“好,”云莱抽噎着,顺从地跟着丫丫妈妈,嘴里还念叨着,“丫丫妈妈,我会不会瞎啊?我不想当个瞎子哇呜哇呜~”

“不会的不会的,莱莱不会瞎的,”丫丫妈用毛巾给云莱洗眼睛,洗了几遍后又仔细看了看云莱的眼睛,不放心又扒开眼皮看,才放下心来,“眼里没什么,不过眼睛里的血丝得过会才能消。”

安心后,丫丫妈才问:“怎么了?跟人打架了还是?”

一说打架,云莱想起什么来,立马就朝下跑,边跑边说:“虎子把沙子扔我眼睛里了,我把他把吐血了,丫丫妈妈,虎子会不会死哇!”

丫丫妈妈一听,一惊,连忙下楼看情况。

就见沙坑附近围了一圈小朋友,沙坑中间虎子还是在翻滚,脸上的血迹混着沙子看上去可怖极了,偏他还没意识到,还在撒泼翻滚。不过看得出他的鼻血已经止了。

而两岁的云阳小朋友却红通着眼,眼里还噙着一炮泪呢,不过小脸却绷绷的紧紧的,他正站在沙坑里,在虎子边上,追着虎子跑,边跑边用脚去踹虎子,边踹还边哭着说:“你赔我姐姐呜呜呜!你赔我姐姐呜呜呜!”

云莱突然觉得,自己可能得了绝症,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延伸阅读

论汉字的重要性(异世)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gelsb.cn/ukzq.shtml
武当山,位于湖北省西北部十堰市境内,是著名的道,教圣地之一。景区面积古称“方圆八百里

〔全职高手〕风清飏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shgelsb.cn/2a2.shtml
“你是江湖人?”这是暮雪喝完伤药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此刻天光放明,大致在晌午时分。昨日

万界之最强贩卖商在线阅读灵剑班  http://www.shgelsb.cn/ngm5.shtml
看着亮起白芒的玉佩,白小安鬼使神差的滴了一滴鲜血,鲜血顺着八字凹槽流向玉佩内部,并没

政理大人要休夫心动  http://www.shgelsb.cn/n79q.shtml
“夏夏,刚才那个帅哥是谁啊?”金梦笑的一脸暧昧。颜夏皱了一下眉头,想了想说道:“应该

微光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shgelsb.cn/bycx.shtml
夜色里的桃源镇静谧祥和,整个小镇在月光下安详地沉睡,然而,却有无法入睡的人。逝炎被打

老娘只想暴富之映月心急阻吹雪,无双初遇依林君  http://www.shgelsb.cn/shm.shtml
西门吹雪连连咳血,却执意要接受妲女的旨意去执行一项间谍的任务,潜伏在摇光国绝世无双身

天下无码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gelsb.cn/ydx9.shtml
“看着时辰快到了,大家和我一起去向老夫人请安吧!”刘氏轻轻放下茶杯,扫视了一下众人,

万千世界大穿梭之不上课的学渣  http://www.shgelsb.cn/xj6k.shtml
萧祈宣捂着脸,狰狞的目光,令人恐惧。他松开了手。“天呐!”所有人都震惊了,萧祈宣白皙

侠客行风云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shgelsb.cn/adfi.shtml
回到宗门,红红看到那个虚尘在她的院子前等候着。一见到红红就忙说;红红你知道吗,告诉你

无序之序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gelsb.cn/gz4r.shtml
好在这三番四次的挨吓,唐清宇也习惯了,马上就发现原来是狐狸啊,狐狸的那对眼睛黑暗中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密爱追凶之男神住隔壁在线阅读第1章

    要死了吗,这样的结局,也许就是我注定的归宿吧。我叫龙野,是**一个跨国地下组织的首席作战成员,出生时就被父母丢弃.可能是因为天赋吧,被组织发现后,然后一直在组织中的培养基地内接受严厉甚至残酷的训练.十二岁就能掌握数十种作战武器,在十七岁时,我的名字就在整个世界的地下通缉榜上独占鳌头并且一直持续到今天

  • 十年如一初第七章

    “这……这是什么东西?啊——”老妇人低头一看,自己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抱了一个婴儿,那婴儿的嘴是裂开的,整张脸像是拼图一般被拼起,有一道道裂痕,正在她的怀里发出令人感胆寒的笑声。她将那婴儿抛了出去,人群顿时炸开,那婴儿忽然之间成了炸弹一般的存在。大概是车内的动静太响,竟然把外面的东西引来了,那些奇

  • 吾即荣耀冲刺分班考!(1)

    六幺六,坦白说比叶斯自己估的要低一点。那些大题他写上最终答案之后,还在边上努力默写了几个自己编的公式,写写又划划,努力画成精心计算的样子,不过从成绩来看画的和正确答案应该不像。“叶斯!你说话啊!”吴兴比宋义更激动,好像要把最后一口气儿也从他脖子里掐出来,“这些分哪来的!你说啊,哪来的!”叶斯怀疑自己

  • 就爱你娇柔造作[穿书]这样才是好师兄

    姜文明笑嘻嘻的道:“当然了,这都是托您萧总的福……要么这样吧,你先给个三二百万的,我去买几身衣服穿?”“三、三二百万去买衣服?”樊冰还真没碰到过这么不要比脸的男人,跟女人伸手要钱都不带巴结的,开口就是三二百万,就跟三二块似的。“昂。”姜文明点了点头,又说:“我这个人吧,自尊心非常强,不到迫不得已,是

  • (重生)最爱你的那十年小白,如何(求收藏)

    “这个……”女子一脸的为难。“我去,这是什么和尚啊!这就是一个流氓!”看着唐僧清秀的脸庞,女子一阵无语,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此刻,唐僧清秀的脸庞在女子的眼中,也变得很是恶心。“呔,妖怪,那里跑。”突然这个时候,天空之中,传来了一道声音。女子感觉到很是熟悉,抬头看去,就看到了自己朝思

  • 开局就送乔丹属性在线阅读第9节

    “门栓被毁,有打斗痕迹。”陆小凤对花满楼说,“看起来还比较激烈。”花满楼道:“以李姑娘现在的身体情况,实在是不适合打斗。”陆小凤笑道:“没想到花满楼你如此怜香惜玉,我从未发现过,看来李淼姑娘的确不同寻常,能够俘获你的心。”从陆小凤认识花满楼至今,他从来没有对哪个女子如此上过心。在杭州府,花满楼那可是

  • 吉他超人大明星在线阅读第二章

    怎么回事?叔,最近总感觉怪怪的,老是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跟着,伴着深夜的灯光打着电话,吕林摸了摸手中的玉佩一直不敢转身往后看,深怕背后的镜子里面会伸处一只干枯的手来。说来也晦气,因为父母年轻时经商,早已移居海外,吕林这小子固执着死活不愿意跟过去,为了这事多次和父母闹翻了开,甚至在国内还找了个媳妇。所以

  • 天宇梵天在线阅读第八章

    吃饭,睡觉,玩耍,应该是人生快乐的事。周放早就饿了,这会吃的十分满足。可在满足之后,心里也有一些不踏实。一天过去了大半的时间,他不但不傻,反而很聪明,所以不觉得周惭找他,只是为了让他当个开车的司机,或者见证一下他们的幸福时刻。“大堂哥。”周放靠在椅子上,桌子上只剩下残根剩饭,坐在对面的人正拿着纸巾给

  • 嗜血阎罗撸猫第二天

    春昕并不是开玩笑,她是一个凡人,不像徐瑶她们已经辟谷绝经,她大姨妈每个月依旧会准时敲门。春昕算了算日子,应该就是这几日了。反正都是血,大姨妈有什么不可以?狗还喜欢吃屎呢。小黑什么都不知道,血从哪里出来对它来说没区别,能把伤治好就行。这两天的经历让她再次体会到了阴煞之体的珍贵性,她现在全身都是宝,大姨

  • 暴君的鲛人崽崽三岁啦之一个人的天空(1)

    神墓村,位于青莲山脉之中,四周茫茫一片,群山巍峨。夜幕,一片星光挂在高空,犹如一颗颗闪烁的明珠,给人一种祥和。几个少年穿梭在一片山林中,搭弓射箭,追着一只野物一路狂奔而来。为首少年一箭射出,野物灵活一动,躲避开了少年射出的箭,一跳串,逃到了一片阴深深林间。“东哥!怎么办!”紧跟在少年陈东身后的一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