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劳动人民在末世后悔嫁给你

作者:我是七彩的 来源:晋江文学城

怎么做?”方蓝泉问到。

“把你家一个人的工分记到咱们家,你愿意吗?”张秀说。

“我愿意,我怎么没想到呢?把我的工分记到咱家,那你回去吧,我去队里。”方蓝泉说:“不过,都走半道了,我送你回去还得耽误功夫,咱们就一块过去吧。”

“好,走吧。我没事。”张秀说:“你可不能说把你的工分给大姐,你想想,这样说,她能要吗?”

“也是,那你说怎么办?”

“你看啊,给咱爹陪灵时,你家老爷子说灵魂回来的事,让大姐好不生气,要不是看在爹刚去世的份上,估计大姐啊,给你家老爷子能打起来,打不起来的话,也得吵起来。”张秀分析说。

“对啊,用我家老爷子的工分,大姐应该没意见,再说,我家老爷子过来时,差不多也就收完了,大家也是看他年龄大了的份上记上了工分。”方蓝泉说:“就这么办。”

“还有,二姐,你还不能光明正大说,最好把林会计叫出去。”张秀又说。

“怎么叫出去。这下着雨。”方蓝泉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到那就说你们家有点事,想单独给林会计说几句话。林会计肯定也会答应,估计啊他早被大姐三姐她们说烦了。”张秀说。

“那好,我到那就把林会计叫出来。你配合三姐把大姐稳住。三姐还是比较明白的。”方蓝泉说。

然后,方蓝泉和林会计的对话,因为在窗户外面,被指导员听了个大概,指导员当时就给方四儿说:“你家的事啊,也是难为你家里的和你二姐了。”

方四儿没有搭话。

随后她们跟林会计说好后,就进里屋来了。大家齐力差不多说服方清泉后,指导员看着外面雨小了点,赶紧说:“你们趁着雨小,赶紧回去吧,一会儿天黑了,雨再大了,你们就不好走了,何况还有个大肚子的不是。”

“四儿,有推车吗?你推着张秀回去。”方蓝泉说。

“不用了,二姐,外面下雨,路又滑,给我找双胶鞋吧,我走着更稳当。”张秀说。

“也是,指导员,能找双胶鞋吗?让秀穿一下,明天四儿带过来。”方蓝泉问指导员。

“我没有,队里也没有,有也穿走了。你这冬天借棉袄,雨天借胶鞋,哪那么好找?我问问林会计吧。”指导员笑着说着就往外屋走去了。

“林会计,脚下留情,胶鞋别穿了,给张秀。你这一个大老爷们,怎么也能回去。”指导员一出来,刚好看着林会计从一个袋子里掏出胶鞋准备穿,趁着雨小好回家。

听指导员这么一说,林会计又重新穿上已经湿了的黑粗布布鞋,说:“这是新的,让四儿明天一定给我带回来。”就出门往家走了。

方蓝泉照旧扶着张秀往回走,方四儿和大姐、三姐走在后面,大姐还一个劲的埋怨方四儿不知道争取自己家的权利。

“永远就知道不说话,当哑巴让人欺负……”

“你说咱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

“多记点工分,我还不是为了家好,你以为我为了我自己啊……”

“你倒是说话呀,难不成真成哑巴了……”

“……”

“你就别说他了,快点回家吧,别让雨再大了,还没到家。秀这还怀着呢。”方蓝泉说。

“就知道生孩子,越生越穷,不知道吗?生的起养的起吗?真是腐朽脑袋一个个的。”方清泉还是一副气呼呼的口气。

方四儿还是一声不吭往家走。

到家后,除了张秀,谁的身上都几乎湿透了。鲁氏说:“都换了衣服,吃饭吧。明泉和银娥搭了一辆到县城的拖拉机走了,到县城再转车,饭都没吃,我给他们带了一兜办事剩下的兑面馍馍。”

“回来就是吃,还不忘带着,娘,你也真是偏心,他们在维基县不缺吃喝不缺花的,还给她带东西干嘛?”方清泉责怪起母亲来。

“行了,娘,我回家吃去。你们都赶紧吃饭吧。”方蓝泉说着就走了。

“来,秀,你挨着娘坐着,守着孩子们吃饭。”方灵泉招呼张秀坐下。

一家人各自说完都坐到饭桌前了,方灵泉给一人盛了一碗饭,自己也坐下了。

“来,姿儿,多吃点菜。”鲁氏夹着青菜给姿儿,丽儿吃。

“奶奶,不想吃了。”姿依说:“天天吃青菜。”

麦地里撒些青菜籽,一进夏天,差不多就有青菜吃了,等麦子快结麦穗时,青菜就老了,鲁氏会带着张秀把队里分到家的青菜,在太阳底下晒干,然后放在袋子里或缸里备着吃,每次吃的时候,抓一把干青菜在水里泡泡就可以炖着或炒着或拌着吃了。

这次,家里办方一民的丧事,备的青菜都吃了,今天晚上的饭就是事上剩下来的玉米粥热了热,剩的熬青菜热了热,主食是玉米面和少部分白面兑在一起的兑面馍馍。

“今天把剩的吃完,明天奶奶给你做茄子。”鲁氏劝着孙女说:“家里还有几个茄子呢。”

“明天,秀带着孩子都过来吃,把家里剩的都吃了。”鲁氏又说。

方清泉一声不吭的吃完饭到里屋炕上躺着去了。

吃完饭,方灵泉不让张秀和鲁氏忙活,让方四儿带着丽儿和媳妇回去了,自己把锅碗瓢盆都刷了后也过去了大姐那边,躺炕上了。

“姿儿,过来,洗洗脚,跟奶奶睡去。”鲁氏和姿儿躺在正屋右边的炕上。

方四儿和张秀回到家,张秀说:“我真后悔嫁给你这么一个傻子,你说,你爹活着时,让你去县城供销社上班,你不去,把机会让给国泉,还说,国泉挣了钱一定让你花,我看着你以后怎么花国泉的钱。”

方四儿说:“他不会不让我花的,是我把机会让给他的。早点睡吧。”

“今天不说清了,别给我睡,这家我不过了,咱们离婚。”张秀急了。

“你说吧,说什么?”方四再不想说话,也知道媳妇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呢。

“你就告诉我,下午你大姐骂你,你就不会说句话呀,还有,你能不能以后遇上什么事也说说话,别老是吃哑巴亏。”张秀看丈夫忙了这几天,又赶上今天生产队的事,他也是真累了,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再说二女儿丽依已经睡着了。

“好,我知道了,媳妇,赶快收拾一下,歇着吧。”方四儿说。

第二天,下了半天一宿的大雨停了。方四儿去生产队,张秀带着孩子去老家,想帮着做饭。

刚进家门口就听到方清泉和方灵泉说:“娘啊,这馍馍怎么也得扔了,真吃不了了,你说要是吃出好歹来,可不是这点粮食的事了。”

“行了,我知道了,一会儿秀来了,我们扔了,再蒸点新馍馍吃,你们去队里看看,差不多该分麦子了,要是有麦秸秆给我带回来点,没事我编点草帽辫。”鲁氏把闺女们打发出门。

“好的,那我们先过去队里看看。”方灵泉说。

“到了就别干活了,别再因为工分的事在队里闹了,带回来分的麦子和麦秸秆就行。”鲁氏又嘱咐。

“知道了,娘,放心吧,我看着大姐。”方灵泉拉着方清泉往外走。看到张秀带着丽儿过来说:“昨天晚上,剩下的馍馍让老鼠咬了,你给娘一起,把它扔了。我们到队里看看去。”

“好的,姐。”张秀说。

张秀进屋后,鲁氏问:“你姐姐走了吧。”

“嗯,走了。”

“一会儿啊,我活点面,再蒸点新馍馍,你把这些老鼠咬过的,把咬过的印扣下来,剩下的泡起来,咱们做甜面酱。”鲁氏说:“你爹死了,日子更得节省着过,这事啊,谁都别给他们说。”

“能行吗?”张秀说。

“能,我在家当闺女的时候,我娘就这么做的,哪能糟蹋粮食啊,放心吧,肯定没事。”鲁氏说。

“好吧。”张秀带着孩子坐在一把小凳子上扣起馒头来。

鲁氏活好面后,把张秀泡在盆子里的馍馍捏的更碎后,加上盐、酱油和一点糖。用一块塑料布当盆盖罩在了盆子上,然后塞在桌子下,上面又盖上一层盖子,盖子上放上几件孝衣,谁都不会注意下面增加了一个盆子。

中午,大家都回来了,方四儿和两位姐姐每人抱着一大捆麦秸秆。

“娘,麦子还不分呢,还得过两天。麦秸秆都按工分分,我们先抱回来三捆。”灵泉说。

“好,知道了,吃饭吧。”鲁氏说。

“奶奶,我不吃青菜了,你说过今天吃茄子。”方姿依说。

“今天中午就是溜茄子。”鲁氏说。

“我想吃炒茄子。”方丽依说。

“快吃吧,新蒸的馍馍配溜茄子可好吃了。”张秀拉着孩子坐到饭桌前。

吃饭前,鲁氏把一大把麦秸秆泡在一个大盆子里。吃完饭,大家各忙各的,然后午休一会儿。鲁氏带着姿儿把泡好的麦秸秆最上面一截裁下来,整齐的放好。

用三根麦秸秆头开头,编草帽辫,哪截短了,就用一根新的接上,草帽辫编好后盘成十圈,每圈差不多一尺半到两尺长,这样的十圈可以卖一毛钱。

鲁氏带着姿儿编草帽辫,姿儿看的很入神:“奶奶,我也想编,你能教我吗?”

“你还小呢,你呀,给奶奶听着外面有买的,你可以拿着出去卖。”鲁氏看着可爱的孙女慈祥地说。

“好的,奶奶,每天都有买的,今天也会有的。一会儿来人了,我去卖。”姿儿说。

“好的。”

不一会儿还真听到了吆喝声,方姿依夺过奶奶手里正在编的草帽辫:“奶奶,我去卖。”

“今天卖不了了,奶奶还没编完呢。”

“真是的,你说让我卖的。”姿儿撒起娇来。

“奶奶没编出来呢,赶明儿啊,让你卖去,天天让你卖去。”

“说话算数。”

“嗯,奶奶说话算数。”

日子飞快,转眼到了三七祭日,方银泉带着刘银娥抱着燕依回来了,按当地的习俗,三七和七七是特别重要的祭日。

鲁氏提前蒸了好多馍馍,还蒸了韭菜玉米白面团子,把家里去年的白面都用完了,队里分的小麦还没磨成面,这是鲁氏一贯的生活习惯,省吃俭用,每年家里的粮食都能接上。

三七过后,家里吃饭时,鲁氏拿出了前段时间做的甜面酱,说是老早就做的,这只是剩下的,一直忘了拿出来让大家吃。

“还真好吃。”大家都说。只有张秀知道是老鼠咬过的馍馍做的,她开始不想吃,可看大家都吃,还说好吃,她也忍不住吃了。

饭后,方清泉回京北,方灵泉回龙黑,方明泉和刘银娥回维基县,方国泉到县城供销社上班,把家里的馍馍和韭菜团子都拿走了,可以说一个不剩。

“奶奶,我还想吃韭菜团子呢?”方姿依说。

“咱们蒸新的吃。让这些剩的啊,都给他们拿走。”鲁氏看着是说给孙女听,其实也是说给张秀听,因为她装馍馍时看到了张秀脸上的不愉快。

第二天,鲁氏蒸了一锅玉米馍馍,说小麦还没来得及磨。

大家一走,方四儿有的忙了,除了生产队需要去,家里的茅坑粪坑全满了,方四儿只要有空余时间就一车车的把粪推到自家的自留地,把茅坑的粪便一担担挑往自留地。

到了晚上,张秀彻底急了:

“我真的后悔嫁给你了,你自己说说看,干活的事咱们跑不了,有点吃的都给带走,别说我,孩子吃个韭菜团子都吃不上。都说你傻,我看你是真傻啊,你说我怎么就瞎了眼了。”张秀边说边哭。

方四儿明白媳妇的意思,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就感觉自己没有姐姐们学习好,没有弟弟们会办事,除了干活,他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再说,都是自己亲姐姐弟弟拿走了些吃的,他感觉不应该也没法说什么啊!

只是笨笨的说了一句:“将来啊,砸锅卖铁我也供姿儿、丽儿上学,你再生几个,我供几个,不能让孩子们跟我一样。”

“谁说将来啊,我说现在。我嫁给你憋屈的慌,你知道吗?我们村当兵的刘洪给我写了多少信啊,我怎么就嫁给你了。”张秀还是哭。

“我还真不知道,你给我说说吧!”

延伸阅读

本岛加盟  http://www.polygon-collective.com/pszj.shtml
本岛酒业是一家长期从事国内外贸易,及台湾高粱酒和台湾米酒的基酒生产企业。台湾高粱酒文

明目视优加盟  http://www.polygon-collective.com/ugjg.shtml
我国141亿人口中,近视患者高达61亿是名副其实的”近视人口排名靠前大国”。电子产品

双丰利加盟  http://www.polygon-collective.com/x9uu.shtml
双丰利食品机械结合中餐料理的特点,开发研制了多种商用厨具系列产品,且通过国内相关部门

佳镁铧加盟  http://www.polygon-collective.com/nmpb.shtml
广州佳镁铧向客户提供全程一站式服务即实验室家具工程、实验室装修工程、净化工程、通风系

高正试验检测仪器加盟  http://www.polygon-collective.com/x3h6.shtml
高正供应:恒温恒湿箱高低温试验箱快速温度变化试验箱冷热冲击试验箱恒温恒湿试验箱盐水喷

好自然智能消毒鞋柜加盟  http://www.polygon-collective.com/pdhz.shtml
合肥好自然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横跨多个行业,涉足不同领域的大型生产型高科技企业,座

集彩服装加盟  http://www.polygon-collective.com/xe9h.shtml
集彩亲子装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的原则为广大客户提供好的

田原加盟  http://www.polygon-collective.com/prpw.shtml
田原乳业成立于1998年,是集饲草饲料、奶牛养殖、奶业服务、科研、乳品加工、销售六大

冰点极道密室加盟  http://www.polygon-collective.com/64tp.shtml
冰点极道密室隶属于无锡新合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专业的密室设计一条龙团队,主要的服务

瑰宝加盟  http://www.polygon-collective.com/awo1.shtml
瑰宝龙狮工艺品,龙狮厂家生产制作舞龙舞狮用品:龙灯、南狮、北狮、戏服、锣鼓、大头娃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残王追逃妃之关于天才(1)

    这里是一个纯绿色的世界。放眼周遭的一切,无一不是碧绿色一片,仿佛身在梦境之中。梁栋国来到这个世界,算算已经三天了。这三天,他就刚到的那会,走动……哦不对,正确的说,是蠕动!他蠕动了不到30秒的时间,还未对这个被命名为“阿米”的世界有个初步的了解,身体就被迫留在了原地。“老实点!”一道意识信息传入栋国

  • 末世核王第7章在线阅读

    “太后,朕想要请教你一个问题!”在这个压抑的气氛下,刘盈紧盯着吕雉,终于开口了。“奥?什么问题!”“太后,你知道什么叫做牝鸡司晨吗?”“什么,皇儿,你……你……”吕雉听到刘盈的这个问题,顿时气了个半死。她当然知道牝鸡司晨是什么意思,这是周文王讽刺妲己的一句话,意思是母鸡学着公鸡打鸣,就是在讽刺后宫干

  • 花羽墨凶兽肆虐、皇朝鼎立!【求鲜花!】

    洪荒虽然不计年,但一直在发展。这么长的岁月以来,洪荒一直有先天生灵化形而出!像乌金道人这种,在洪荒来说,已经算是比较后面化形的洪荒生灵了,并不算最顶尖的那种!最先化形的那一批洪荒生灵,已经有人跨入了太乙金仙的层次了!更有甚者,因为拥有大气运,寻到了完整的先天五气,五气圆满,形成了“五气朝元”之势,达

  • 行刺失败之后[穿书]之危险意识日益剧烈的增长着(8)

    一路樱花照眼,如霏雪般婉转而下,空气中仿佛弥漫着雪的沁凉和樱花淡淡的香气,还有一丝谁也说不出的轻松两个人一前一后,手里都捧着高高的书许诺的长发随微风飘扬,身着一件浅蓝色系带的衬衫,白色牛仔短裤露出两条白皙修长的大腿,纤细的手腕上带着一支白色手表这支手表还是去年生日的时候他送给许诺的,虽然他知道她从不

  • 穿成假私生女后我变美了在线阅读代理师傅

    孙长老带领一行众人走进山中,群山的中间是一座盆地,高耸的山峰刚好将万兴门包围其中,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这不得不说是自然的奇观。众人跟随孙长老来到了一处广场。广场的大小足以容纳数万人。广场的前方盘坐着六名名弟子。他们看见孙长老走来,纷纷起身,作揖拜见。孙长老说道:“按照宗门规矩,外门新弟子最初一年都是

  • 从英叔电影开始的位面穿越第9章在线阅读

    “落,我们已经攻破了直弥界了,下一界是哪里?“帝兄,下一界是云霖界,那里氏一处大战场.我族与异界大军在那里已经对峙厮杀了无数文明史了.双方均有人位境元老坐镇.战场上陨落强者无数,天空和大地都是血色,阴云密布,怨灵游荡,同时也是无数惊才绝艳之辈的扬名之地.落轻轻说道.经过几个文明史的相处落已与谨,帝二

  • 我靠离婚身价千亿[穿书]坐了回飞艇

    两人捣鼓了半天,毛都没钓上来,倒是把随船的几位美女急得不行。“不吃,这是死猪肉不吃吧?还是说这片没鲨鱼?”王胖子说道。“稍等,应该马上会有。”宋远还就不相信了,身体内正好还残余了一些真元,偷偷的被他控制着沿着钢丝绳到了猪肉上,这一下不要紧,顿时就热闹了,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内,这地方瞬间被鱼群堆满,整个

  • 穿越之帝王之上任

    进了腊月天气一下子冷了起来,未等封印,杨晧的委任书就到了,圣上等不及京兆尹慢慢查案子了,这委任状同京兆尹的罢免文书还是同时从吏部发出来的。昨日荣昌伯家的小孙子走失了,现荣昌伯已是年近古稀,他母亲是先永乐公主,虽说先皇公主不少,但怎么说也是皇亲国戚了。这位老伯爷中年得子又晚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只留

  • 把九言欢[陆小凤]第9章在线阅读

    “没有,第一个染病的人已经死亡,估计只有他知道细菌是哪里来的,现在那三个村落,被传染的人数达到了百分之八十,至于传播途径是什么,现在还没有研究出来。”陈天赐皱着眉头,叹息道。“华夏这些专家,都是干什么吃的。”云静晗不禁皱眉,嘟囔了一句。“女娃,话不能这么说,这些专家,可都是有真材实料的,只是这种细菌

  • [魔道祖师同人]孟瑶护道者

    姬宁一大早为南柯和小舞做好早饭就走了,昨天他已经没去边境镇守了,虽然不止他自己一人去做这个任务,但也不好麻烦其他同门,所以一大早就出门了。南柯和小舞吃了早饭,把桌子收拾干净就出门了,今天的小舞异常听话,不仅起的比往常早,在去求道院的路上也没流露出丝毫抗拒的情绪,似乎已经下定决心好好学习,当个好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