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穿书后我被大佬们宠上天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麻辣千金 来源:小说阅读网

这些天过得还算轻松,金崔容还是每天准时来报道,随着我玩音乐创作。

身边的人年纪都比我大,所以总是依赖着我的金崔容像个小孩,令我有当人大哥的感觉。

没了龙巅总是盯着我看的强烈压迫感,金崔容让我感到自在,这样的日子比较容易过。

可惜,好日子对我来说总是太短。

这天,我和金崔容正埋头研究新歌的词,门铃突然大响。

“快去开门!” 我推他,这就是做哥哥的好处,小事不需要自己来。

金崔容应声,挺起身子跑去开门,一阵喧闹声随着大门打开坡坏了屋内的平静。

“真的在里面吗?”

“别骗我们哦!”

“为什么要骗你们?我好不容易从郑助理那儿探来的,我老公都封口不说。”

“不会吧?世界级男神会呆在这种小房子?”

“各位夫人!” 金崔容提高声量:“请妳们先回去,没得到总裁的准许,谁也不能进门。”

“我是总裁夫人,就算是龙巅,他也不会拦住我,你算什么东西?”

“龙夫人,您这样子我很为难。。。”

我站起身向大门望去,只见金崔容被六个贵妇打扮的女人包围逼供,紧张得又挠头又摆手。

“好啦,别为难他了。” 我微笑着说道:“有什么我能帮到各位夫人的吗?”

刚才气势汹汹的女人看见我之后,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眼睁睁地盯着我看。

金崔容站到我面前,把我和女人们挡开,对着她们一边弯腰一边礼貌地说道:“夫人们,理弗哥还有别的事要忙,妳们先请回吧。”

龙巅的妻子站得离我最近,她一把推开金崔容,然后紧抓住我的手臂,抬起头看着我说道:“我带了些好友来看你,给我和龙巅面子,陪陪我们吧。”

这要求听起来怪怪的,但我也没去计较,点头说道:“妳们请进来吧。”

六个贵妇瞬间变成小女生,争先恐后地挤进屋里,对着落地窗外的美景惊呼连连。

“这栋只是小房子,没什么能招待的,妳们就随便看看吧。” 我对她们这种小女生行为感到好笑,抗拒感也减不少。

“理弗。。。” 龙巧儿拉着我的手晃着:“没招待不打紧,我车内有几瓶好酒,拿过来一起喝好不好?”

“哇,巧儿!” 其中一个贵妇高声道:“妳就不怕老公发现?”

“龙巅他呀。。。” 龙巧儿耸耸肩,毫不在意地说道:“最近被死对头于震缠得很紧,根本没那闲情管我的事。”

“听说于震这个人很可怕,怎么会突然被他缠上呢?”

“我也不知道,很少插手他的公事,他也不喜欢我处处管着他。”

于震,那个我好不容易从他手中逃出来的人,那个人曾经把我关在北极的一个灯塔上,还令我差点被冻死。

“理弗?” 巧儿可能察觉到我的不自然,忧心地问道:“你怎么了?你也认识那个于震吗?”

“理弗怎么会认识那种可怕的人?!别乱说哦!”

“对啊!理弗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和那种人扯上关系呢?”

我苦笑着也没答话,与于震的那段往事并不愉快,实在没必要分享。

金崔容不知在跟谁*气,自己一人坐在阁楼上,对谁都不理不睬。

看着司机摆上的几瓶烈酒,我皱起眉头。这两夫妻也真相似,总爱拿这种烈酒招呼人。拜龙巅所赐,我这几天并没喝少,免疫力变强,也就没那么容易醉。

但酒一喝多,难免会醉,更何况是这种烈酒。女人们的言行开始大胆,手也开始不规矩。

“理弗,你有**吗?”

“你看我怎样?我愿意抛夫弃子,换你一夜情。。。”

“你看起来很嫩哦,要不要与姐姐们一起试试?”

胸前的几颗扣子不知怎么已被解开,吓得我猛地挺起身,用力甩开流连在我身上的几双手。

“妳们喝醉了,都回去吧。” 她们这样趁机发酒疯,实在令我忍无可忍,只好直接下逐客令。

“别生气嘛!再多喝一杯我们就走,好不好?” 一杯酒递到我嘴边。

我只想打发她们走,一手接过酒杯,想也没想就一口气把酒喝光。

人们常说,陌生人递来的饮料不能喝,想不到我也有中招的一天。一咽下那口酒,我混身就开始产生燥热感,整个人顿时不自在之极。

“不舒服吗?很热哦?来,把衣服再解开些。” 龙巧儿靠紧我,一只手伸进我的衬衣内。

其他人也不示落,六个人一起合力,眨眼间我就被她们拖到床上。

好热!也好重!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几个人压着我?还是全都挤到我身上?她们不都是贵妇吗?怎么行为这么低级?

“他全身透红,好迷人哦!”

“喂!去拿手机拍下来,机会难得!”

“妳怎么不去,换我来压他!”

“走开!这可是理弗呐,谁都要争做第一个,我才不让呢!”

“妳这死人!”

顿时,我身上的压力轻不少,原来几个女人竟然互相撕扯起来。

“妳们还算人妇吗?竟然这么无耻!” 金崔容的声音在这时响起,接着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和玻璃破碎声。

我顿时清醒过来,睁大眼睛一看。只见金崔容举起手对着一个女人一挥,那女人竟腾空而起,撞破大落地窗,朝外飞出去。金崔容就像抛垃圾般,只要轻轻一扫,女人们就没法反抗,被他丢出窗外。

麻利的爸爸出现在我脑海内,他不是也有这种能力吗?原来金崔容和他是同一类人!

“停!金崔容停下!” 我这下开口已太迟,他已抛剩最后一个。龙巧儿被悬挂在半空中,已被吓得大声哭叫。

“她们欺负你!谁要她们欺负你!这些人不知羞,死掉最好!” 说罢手又一挥,龙巧儿被扔出窗外,刹那间已听不到她的叫声。

“金崔容你!” 我被眼前刚发生的事吓得不轻,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道:“你杀人!”

“她们活该!” 金崔容扑到我身边,要把我的扣子都扣上。

“快去救她们!可能还活着!” 我甩开他的手,猛地挺起身向门口跑去。

“没用的。。。我把她们都抛到湖中央,你要救也来不及。”

“你!” 话还没说完,屋外突然传来警车警笛声。

这么快?他们不会是早已在附近等待着出事吧?

“理弗哥!怎么办?” 金崔容哭丧着脸,刚才的狠劲瞬间消失无踪。

“答应我!” 我抓紧他的双肩,逼他看着我:“你别再用那能力伤害人,听清楚了吗?”

他猛点头。

我再继续说道:“你别怕,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帮你。”

一大群警员装扮的人杀进屋,每个人都拿着一把枪对准我和金崔容。

“这里刚发生命案,你们两个从现在开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用做证供。” 站在最前的警员厉声道:“把手举起来蹲下!”

我照着他说的做,金崔容只好跟着我。

警员把我的手往后铐,再拖我起来,推着我往门口走去。

屋外停着几辆警车,还有辆全黑的小型货车。一名警员打开货车后厢,又拖又拉地把我们两个塞进后厢内,还扔包东西进来。

车厢门一关上,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一盏小照明灯和一个桶在角落旁。

“理弗哥,我好怕!” 金崔容像小孩般哭了起来:“我会被判死刑吧?”

“这国家没死刑,不要想太多。” 我安慰他道。

“那也会终身□□吧。。。在监狱内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对不对?”

“别说了,去看看那包东西是什么。”

双手被向后铐,金崔容只好附着身子用嘴巴打开。那包东西很快就松开,里面是一堆面包和几瓶水。

我皱起眉头,顿时觉得不妥。看来他们在短时间内不会打开车门,面包让我们充饥,而角落头的桶是用来方便。这辆车不是去警局,那会去哪?去多久?

“你的能力从哪来?” 我问道。

“我在小时候有被绑架几次,从那时候开始有的吧。” 他忧心地看着我说道:“你会讨厌我吗?我在你面前做那种事。”

“你当时也只是想保护我,但你要答应我以后不再用,好吗?”

“嗯。” 他像乖巧的小孩似般点头。

这趟车程不停地走了两天两夜,间中会停下添气油。我们的车厢门根本就没打开过,吃喝拉都在里面。

直到我快被金崔容的屎尿熏晕时,车厢门终于打开。

久没见阳光的眼瞳用了段时间适应,当我重新睁开双眼,一栋有着高墙的建筑物立在我前方。就像其他的监狱一样,高墙上有通着电的铁条。这座监狱立在一座岛上,监狱四面八方,是一片海洋。

“嘿!” 海风太大,我需要提高声量:“我们还没被审,为什么直接进狱?”

“这地方就是专门关你们这种人!” 警员冷笑着说道。

我还在弄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大铁门已缓缓地打开。

“进去!” 那警员用力地推我,我只好迈出脚步。

我一越过大铁门,一阵阵喧闹声四起。

“快看看!来了个大美人哦!”

“哇!哇!走什么运啊,送来这迷死人的!”

“大美人!你长成这样,真的不怕吗?”

“真够胆,宝贝!穿成这样,是特意来诱惑哥哥吗?”

那天被解开的扣子没机会扣上,海风一吹来把我的衬衣敞开,上身自然全露开来。

不堪入耳的粗言和下流露骨的话语从两面传来,让这些人的情绪越来越高涨,还好有铁条网挡住,他们才无法靠进我。但他们看向我的眼神之邪恶,令我产生毛骨悚然的感觉,只想快些到达尽头。

走在我身旁的警员似乎是嫌事情还不够复杂,他突然猛撞我一下,我没料到他的小动作,也就没能稳住好身体。当我被撞得倒向铁条网时,十多只手伸出来,把我紧紧拉住,四周立时叫骂声四起。

我拼命挣扎,但却被越拉越紧,整个人被钉在铁条网上,无法动弹。

我的脑海内出现丧尸攻击人类的镜头,受害人被一阵狂咬,最后也便成一个丧尸。我会不会也将变成像他们这么变态?

没人打算救我,所有人都在看好戏似的,直到警铃响起。

那个干好事的警员终于肯动了,他对着铁条网射出几发子弹,在我身上的手全都立刻缩回。

“理弗哥!你没事吧?” 金崔容走近我,一脸忧心。

强烈的羞辱感带起我的怒气,我愤怒地环瞪四周,开口骂道:“你们都是疯子!”

“哈哈哈!” 有人大声笑道:“大美人生气咯!你这表情真是生动,哥哥我越看越心动哦!”

“我的好宝贝,只要你留在这里,不久也会跟我们一样疯。到时候,你会享受和哥哥们齐齐玩哦!”

我想再狠狠地瞪着他,但目光越过那疯子,我看到一件古怪的事物。

在这群疯子身后的不远处,有个大玻璃箱。箱子的透明度很高,让我很清楚地看到在里面躺着的人。他身上完全没衣物,光溜溜的躺在箱子里动也不动。

那人还活着吗?怎么会光着身子被关在箱子内?

冷静下来后,才发现每个囚犯的颈部都套着一个银色铁圈,厚度大约2厘米。

这铁圈有什么作用?控制犯人吗?看起来就只是普通的铁圈,设计并不会特别引人注意。

我们继续走着,直到步进一个立在尽头,像检验室的空间,我们才能松口气。

“好可怕!” 金崔容还心有余悸,抖着声道:“我们真的要被关在这 还能活着离开吗?”

“别怕!我大哥会来找我的。耐心点!” 安慰他也当作是安慰自己,当初跟大哥说过我会失联一年,他会这么快发现我真正闹失踪才怪。

“把衣服脱下换上这套。” 浅蓝色的囚服直递到我面前。

换好了衣裤,检验室负责人拿出两个银圈,说道:“这个东西,是专门控制你们的武器。别小看它,如果你们敢用异能作怪,这东西能带你们直下地狱。”

“什么异能?” 金崔容听后吓得嘴巴也合不上:“这里关的人都是有异能的吗?”

“理弗哥!” 他猛地转过头看着我,高声问道:“你也有异能?为什么没告诉我?”

“嘿!别吵!我还没说完!” 负责人重重地拍向桌面:“看到那玻璃箱没?里面的人就是用了异能,才会被罚,关在里面。”

“关多久?” 我问道。

“那要看下一个人什么时候使用异能,没人敢用,他就会一直被关在里头。”

“如果几个人一起用,都会被关在里头吗?” 金崔容问出我想问的。

“这种箱子我们这里多的是,不用担心没你的份。” 负责人呵呵笑着说道。

套上银圈后,警员就解开我们的手铐。

“从今天开始,我们都会用编号喊你们。” 他指着我:“你是0622。而你。。。” 他转向金崔容:“0623”

“接下来到医疗室去,让孟医师抽血检验。” 说完后就领着我们走过几条走廊,停在一间房间前。

“进来吧!” 里面传来悦耳的女声。

“你们两个进去,我会派人来接手。” 他说完就转身走开。

门打开,有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女子背对着我们,摆弄着长桌上的物件。

可当我一踏进房间内,她突然猛地回头,用着无法置信的惊讶表情盯着我看。

“你。。。你。。。” 她竟吓得说不出话。

“妳还好吗?” 我真担心她会被我吓到晕倒。

她轻轻拍着胸口,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她才开口说话:“零?”

“什么?” 我没听清楚她说什么。

“零。你真的是零。” 她再重复一遍。

“我确实姓林。但从来没人这样称呼我,妳叫我理弗就行了。” 我微笑着说。总算看到正常人,让我安心不少。

“你不明白,你就是零。在他们那儿,你就是零。”

“他们那儿?我不明白妳说什么。。。” 我困惑地摇着头。

“理弗。。。” 她深深地吸口气,再继续说道:“你以为家人都被你害死,决定放弃自己,睡了两年,记得吗?”

那种跌到谷底的绝望,令我想都没想就放弃一切,怎么可能忘记?

“在那两年内,我陪了你整整一年。”

“别说了!” 我不让她说下去:“那些过去的事,我不想提,就算那两年内我是零,现在的我是理弗。”

“理弗哥这等人物,妳能拥有他一年,也算幸运。” 金崔容笑着说。

“我当时并不知道零就是理弗,他的头部一直都用纱布包着。”

“妳没看过他的脸,怎么刚见面就知道零就是他?”

“在那紧封的空间内,我呼吸到的,就是零身上的味道。” 她看向我,轻声说道:“你身上的味道。”

“我就知道!” 金崔容凑进我,吸一大口气:“连我也爱他香香的体味。”

“孟医师,妳不是要抽血吗?这就开始吧。” 我走到孟医师身旁的椅子坐好。

“理弗哥!你原来瞒着我很多事哦!你究竟是什么人?有着什么异能?”

“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能力,你迟早也会知道,现在就别问了。”

金崔容见我板起脸,也不敢再问下去。

孟医师拿出针筒,刺进我的手臂,把血抽出。

“为什么称他为零?为什么是零?” 金崔容还是忍不住提问。

“那是理弗的秘密,我不好说,你自己问他吧。” 金医师笑着看向我。

我怎么知道零代表什么,她即然把问题推给我,那就表示她并不想跟其他人说,我对她微微点头表示感激。

“就算问他,他也不会肯说。。。” 语气十分幽怨,说完后还用小媳妇般眼神瞪我一眼。

孟医师替我们抽完血后,接手的狱警就已站在门前。

我和金崔容随着狱警走过几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一架升降机前。这座监狱最高就只有三楼,看来这里是向地下延升,就不知道会有多深。

我们走进升降机,狱警伸出手按六号。

接着不久,机门’叮’的一声从中打开。

六楼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空间,空洞洞的什么摆设也没有。天板上的几盏小灯照明力不够,远一点是什么情况还真看不清楚。地面上有着一排排,能挤进一人的小铁门,每个小铁门的距离大概十五步左右。

我们越过几个小铁门,在其中一个停下。狱警拿出一大串钥匙,把小铁门打开。

“0623。下去。” 他冷声吩咐。

金崔容哭丧着脸,望着我许久,又被狱警催骂几次,才半死不活地挤进小铁门内。

狱警锁上铁门,领着我向中心方向走去。直到我连身后的升降机也看不见,他才弯下腰打开脚下的小铁门。

“进去!这间可是特意留给你的。” 他别有深意地翘起嘴角。

我往内看,下面黑漆漆一片,还有微凉的风吹出来。

我弯下身,一脚伸进洞内,原来里面有小梯子。当我身子进了一半,那狱警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道:“小美人,只要你乖乖听话,日子就会很容易过。”

被人用小美人,大美人般称呼,令我感到恶心。我加快速度,钻进黑洞里。

延伸阅读

网游之天行者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hd521.cn/gsrv.shtml
我不喜欢他。看到他的时候我甚至都想转身离开。在我看来道不同不相为谋,像他这种人,我一

[综影视]浮生若梦第五章  http://www.hd521.cn/anxd.shtml
他忽然俯下身子,压低了声音命令,“睁开眼睛。”阮甜害怕的乖乖照做,她实在是怕极了他。

大夏龙雀传之第四章  http://www.hd521.cn/gr9z.shtml
第四章:我把一箱啤酒搬到桌子上,从箱子里拿出一瓶啤酒,拿着一只开啤酒的东东琢磨了半天

暴躁主播在线追星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hd521.cn/xmiw.shtml
姜浩心中思索了好一会,开口向林毅问道“你知道张扬背后的张家在西北地区是一个怎么样的存

良时美景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hd521.cn/g07o.shtml
先天性心脏病自有记忆开始就打针吃药了二十年,终于撑不下去死了,一般人都会有种解脱的感

史前史之激战和偷袭  http://www.hd521.cn/ggm.shtml
亚利克挥手让汉斯夫妇站到一边,抬脚向赵强走去。早在他们对话时,赵强就已取出刀盾戒备,

都市:从死神签到开始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hd521.cn/6pei.shtml
二唔,这里是哪啊?一夜宿醉总会有些后遗症,比如头晕,不记事,断片之类的。我好像看见奶

神奇宝贝:乔伊家的唯一男性在线阅读楔子  http://www.hd521.cn/68y6.shtml
美国加州,一个好地方。三月,耀眼的太阳从远方升起,点点柔和的金光洒在各处,给刚苏醒的

每晚穿到皇帝身上莱斯图·米特·李  http://www.hd521.cn/xzvr.shtml
“你是谁?”周子楚剑指老人眉心,不敢掉以轻心。这老头一身筋肉,看上去生猛无比,指不定

王钢蛋遇鬼记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hd521.cn/sbm3.shtml
几天后,刘枫开始了冲穴。“冲穴”是华夏所有内功都必须经历的一环,只不过不同的是,内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炮灰后吊打修真界[穿书]在线阅读第8章

    老板都发话了,肯定要努力表现一下了,拿工资就是为了应付今天这种场面的。虎小云的四个保镖也都是踩过五级门槛的狠角色,刚才和龟奴吵架的恶汉抬手就是一记烈火燎原术,豌豆大小的火球从指尖飞出,见风就涨,飞到刘大牛面前的时候已经像脸盆那么大了。另外三个也没闲着,沼泽术,雷电术,飓风术。各种法术瞬间就把大师兄包

  • 白头在线阅读第4节

    向晖要了他家地址这事,闻笑琢磨半天,没想不出为什么,问程新,他也说不知道后,他也懒得再想这事。对于向晖这个人,闻笑向来抱着不主动,不招惹的态度。第二天一早,因为第一次上班,原本一觉能睡到第二天12点的人,跟个要出游的小朋友似的,早早就起来了。去咖啡馆的路上,他还接到个顺丰的电话,说有个他的快递,只是

  • 我穿越后的那些事在线阅读第一章

    夜色已深,天黑得有些怕人。惨淡的月色如同冷箭一般,向院中随风飘动着的一段段红绸子上。血红的绸子如同一条条血红的血龙,在风中张牙舞爪地胡乱飞舞着,让人不由得心生寒栗。齐州,林府,大富之家。林老爷不仅在商道上所向披靡,现在还跟皇宫贵族有了联系——皇帝已经下旨,把林府千金林汐儿婚配给三皇子皓祁,婚期就是明

  • 爸爸去哪儿之我本成年在线阅读第四节

    “吃饭?”男子微微挑了一下眉毛。“在下单姓一个燕,这次冒昧前来,是想请公子帮个小忙。”“额那个什么,钱我会还给你的,但是我最近真的有些忙。”纳兰妍若多聪明,一想就知道这男子不但来头不小,设下这么个局无非是想让自己出山罢了。男子听完,又笑了笑低着头也不着急的说道:“一千万两黄金,不但之前你的都不用还我

  • 白夜之肉搏蛮虎

    钦天全力一击,本以为可以重创蛮虎,怎知一棒子锤在蛮虎屁股上。蛮虎朝前一跃,瞬间转身望着眼前这个袭击他的少年,一声咆哮,身上柔顺的皮毛像刺一样立起,背微微上拱,身体向后靠,做好了时刻进攻的准备。一击击中蛮虎屁股,钦天见此不妙,顺势朝旁一个翻滚,还未站稳脚跟立马一跃朝后撤退,拉开与蛮虎的距离。钦天在蛮虎

  • 佛天大智贤僧录第十章在线阅读

    与此同时,风家总部,风重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风栾言的个性,他要求的事,一定要做到,不然,整个风家就要毁于一旦了。唉,只希望那个人永远不要找到栾言他们,不然,这片大陆就得毁灭了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们的父母躲过这场大劫难啊。“家主,要不,我们也派人去找他们吧,毕竟多一个人找多一分力量。”

  • 与月下魔术师的合约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个时候确实还有便利店没歇业。织田作之助买了一瓶牛奶和两份滑蛋猪排饭。店员帮忙加热后,两人坐在便利店提供的靠窗座位便开吃。织田作之助吃过晚饭,只是这个时候同样感觉有些饿,于是给自己也买了一份。坐在座位上,晴子脸上的眼泪已经擦干净,只是一双眼睛红通通水汪汪的,明眼人都能看出哭过,更何况她还有些控制不住

  • 洪荒之天帝霸世在线阅读第10节

    “即便是我,也只不过是初窥门径,对内劲有所领悟罢了,这个少年,居然练出了内劲!怎么可能啊?他才十几岁啊!”陈老怎么可能知道,陆尘会学了九阳神功,体内内力无比浑厚,区区一个太极拳,随随便便就能学会了。而且,学的还不是一般的太极拳,而是真正的实战派!陈老一看陆尘慢慢接近,这是要跟自己切磋了,顿时连连后退

  • 清穿葛朗台第9章在线阅读

    “怎么刚跟叶家合作,就到这里吃霸王餐?”就在保安们要上前抓人时,许涛那调侃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许少,你终于来啦,让人家等的好心急。”看到许涛,赵芳撒娇道。赵芳心中白马王子就是许涛那样,长相一般就行,最主要的是家里有钱,而且地位还高。“做的不错,有时间约你吃饭。”许涛道,他在招标会上憋了一肚子火气,现

  • 网游之古世传说第一章

    C市烈日明媚,知鸟蝉鸣,湿润炎热。郊区的一座女子监狱,女犯们端着塑料饭盒,整整齐齐地坐在大厅里吃饭,不约而同地远离最左侧的小方桌。那儿坐着位短发女子,她慢条斯理地用餐,鎏金阳光落在她身上,竟有一股岁月静好的味道。“哎!宁老大喊你等会找她,”脸上带疤的女子隔着两米冲短发女喊完,以更快地速度溜回去,宛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