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这边穿越,那边重生之第四章(4)

作者:哈尼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杯苦艾酒见了底。

富小景把头转向舞台,用一种微不可闻的声音问道,“如果一个人进了一家只能用现金的酒吧,但她在付账时发现自己没钱买单,你觉得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这种不太能见光的话最适合在黑暗里说,说完了还可以不认账,但桌上的橘灯暴露了她,灯光打在她脸上,她觉得那不是灯,而是一个小火球,烤得她面红耳赤。

话一撂地她就悔了,对于一个即将要处刑的死刑犯来说,能拖延一分钟也是好的。

“你的‘fu’是哪个‘fu’?”

那天警察问她的名字时,他在现场。

“有钱那个富。从有富姓那天起,我至少得富一百代了。”富小景想刚才他一定是没听见,心短暂地放了下来。她的笑话并不高明,可她觉得很好笑。

好在有节奏的鼓点掩盖了她突兀而尴尬的笑声。

“这位有钱的小姐,能给我十块钱吗?”

富小景愣了一秒,想都没想便去掏自己的钱包,钱包里最大的面额便是十元。

男人接过纸币塞到自己钱夹,“我请你喝酒,你请我喝杯橙汁不过分吧。”

他要了一杯橙汁,捧着杯继续探讨她的名字,“小景是中国画那个小景?”

“嗯。”富小景从包里拿出纸笔,她总是随身备着这些东西。她写得很认真,一笔一划,标准的小楷,平常她是不这么写字的,笔记字体完全可以和国内的医生体媲美。

写完双手捧着卡片很郑重地递给他,舞台上的鼓点提醒着她正式得不合时宜,富小景忙又缩回了一只手,“你叫什么?中文名字。”

他愣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纸笔。目光在钢笔笔帽上多停留了一秒。

富小景很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秒。她的钢笔是万宝龙和梅森联名限量款,富文玉送给她的高考礼物,后来梅森陶瓷笔帽摔碎了,她去银楼里找老师傅补,最终裂痕镀了一层鎏金。那时她还不知道家里厂子倒闭的消息。

她差点儿忘了,不是手机,这支笔才是她身上最值钱的物件。

“顾垣。”富小景捧着纸片在心里念道,由字观人,这字儿可够不羁的。她把卡片塞到钱夹最里层。

直到他们离开,顾垣面前的橙汁还是原样。

酒吧在半地下室,从酒吧到地面的台阶铺了一层毛毡,颜色像是没氧化的苦艾酒,上面有斑斑点点的白印子,许多踏着雪来的脚踩在毛毡上便是这个样子。

富小景是顶着雪从地铁口到酒吧的,出门时雪已经停了,地面浮着一层虚张声势的白。雪后初霁,夜幕是一种说不清楚的蓝,比孔雀蓝要浅一些,梵高死于1890,但他笔下的星夜仍活在2013。

她穿了一件蓬松的茧型黄色羽绒服,和纽约出租车一个颜色,很是醒目。穿得久了,白色鹅绒从里面跑出来,像是还没融化的雪花。

两人步行去停车的地方,顾垣走得很慢,像是刻意等她。

“不用迁就我,我走得其实很快的。”说着,富小景加快了步子,走到他前面去。

“小心,别滑倒了。”

富小景转身,特意抬起脚来,“我贴了防滑鞋垫,这个牌子的鞋垫特别好,去年冬天我去芝加哥,满街上都是冰,我一次都没滑倒过。”

“啊!”声音尖利而短促,富小景适时地捂住了自己嘴巴。她看到一只灰白的大老鼠趴在井檐上,最醒目的是血红的一双眼睛。

那双红眼睛充斥着她的视线,她没当心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倒在地上,一只有力的胳膊撑住了她,等她站稳时,那只手又收了回去。

她的声音太过有威慑性,老鼠被她吓得钻回了下水道。

上次看到这么大的老鼠,还是纽约铁轨上。到了纽约,她才分清了“mouse”和“rat”的区别。

“你遇到了一只胆小的老鼠。”纽约的老鼠大都是不畏人的,这只鼠是个例外。

富小景觉得他这话一语双关,也可以理解为对老鼠说的——富小景胆小如鼠。

顾垣停下来给311打电话,让市政来处理丢了的井盖。

富小景站在那儿,还在为刚才的尖叫不好意思,不知说什么,只把眼去捕捉星星。

星星凛冽地悬在空中,远不如街灯橘红色的亮光让人感到温暖。

她的道姑头松松散散的,冷风一吹就散开了。

有一类浪子泡女孩儿,先请女孩去喝酒,最好是烈酒,喝完酒又去兜风,风一吹,三分醉变成七分,接下来便为所欲为了。

来纽约的第一年,富小景遇到过不少这样的浪子。她长得不坏,家世又显而不见的不算好,因此也就成了二世祖的捕捉对象。在纽约,你住的地方暴露了你的阶层,其他方面再怎么努力也掩饰不了。

当时富小景在做关于纽约中国留学生的调研,涉及各个阶层,自然免不了和这类人打交道。对于那些去酒吧的邀约,她基本不拒绝,但从不喝烈酒,最多喝低度数啤酒,男孩子们最喜欢在她面前晃豪车钥匙,问她去不去兜风,她半真半假地问要有人举报你酒驾怎么办。

她这么一顿操作下来,同一个人基本不会请她第三次。本来约她就图的她出身低,眼皮子浅,易勾引。不好勾也就算了,又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绝色,不值得耗费心思。

风灌进耳朵里,头也有些晕。这是富小景第一次在刚认识的男人面前喝烈酒,她直觉他不会坑她。梵高喝完苦艾酒割了耳朵,她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羞得发烫,忙戴起帽子挡风。

停车的地方在拐角,没有停车场,更没有泊车员,只有一块小牌子。

他的车型线条十分硬朗,让富小景想起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桑塔纳。那时候,家乡小城满大街跑的都是黄大发,颜色和纽约出租车颜色差不多,红夏利已算得上奢侈,至于桑塔纳,绝对算得上出租届的劳斯莱斯。她来纽约后,再没见过普桑,问美国同龄人,更是没听说过这种东西。

这车很像是从报废车厂捡来的,但纽约也没这么一款车,所以它的来路就成了一个谜。

富小景不无势利地想,这辆老车实在不适合出现在曼哈顿。一年的车险,哪怕是最便宜的,大概也比车本身要贵。更别说曼哈顿高额的停车费。

顾垣从后备箱取出除雪工具,铲学器在车顶那么一扫,纷纷扬扬的雪花就漂到了地上。

“要不要帮忙?”

“不用。”

他打开后座车门,让富小景坐进去。

“不了,我想看看星星。”她又不是他的老板,万万没有她坐在后座盯人干活儿的道理。

顾垣的手仍固执地拉着车门,“到里面再看。”

富小景无奈只能钻进车里,车内和车外温度没什么区别。她手贴在座位上,感到了一阵冰冷的凉意。

他从车窗外扔给她一条毯子,“空调没热气,你将就一下吧。”

富小景刚触到毯子,他就跳到了驾驶座。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富小景的头顶上方就从车顶盖变成了一方星空。

“这个角度不太好,你凑合看吧。”他打开天窗,富小景这才知道他为什么在开车前,一定要扫掉车顶的雪。

冷风灌进来,富小景披着毯子缩成一团仰头看星星。所谓浪漫,翻译过来,就是精致地受罪。

车内太静寂,她开始没话找话,“纽约的下水道真有鳄鱼吗?”

“鳄鱼我倒不知道,我只在我家的下水道里看见过蝙蝠。”

“你家房子多久了?”

“也没多久,经济危机前不久建的,上世纪的那次经济危机。”

“嗯,确实也算不上多老。”

星星太繁太密,摘下来得装好几车。

“要听什么?”

“我什么都行。”

“不是吧,你这么随便?”

这话带着点调侃,富小景也不以为意。她从羽绒服的口袋里取出一个铁盒,铁盒里还有两颗希腊软糖,一颗是玫瑰味的,一颗是橙子味的,富小景把橙子软糖扔进嘴里,“肯尼基的回家。”

顾垣的手本来已准备去拿CD,听她说出“回家”两个字,手又重新回到方向盘上。

“我就知道你不会有这个。我前房东曾问我喜欢爵士吗,我说喜欢,尤其是肯尼基的《回家》,中国人民都爱肯尼基。”说着富小景笑了起来,“他看我的眼神就像看智障一样,还特地送了两盘约翰·柯川的唱片让我见识什么才是爵士。”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他确实没有肯尼基的CD,但他还有手机音乐播放器。

“其实我听什么都行。”她只是想开个玩笑,并不是一定要听肯尼基。

车内响起熟悉的旋律。

富小景整个人缩在几何图案的羊毛毯里,仰头是数不清的星星。雪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她深吸了一口气。尽管车顶的雪大都被扫到了地上,但还是有几瓣雪花顺着她的领子滑了下去,直滑到将近腰间的位置,当着陌生男人的面去抓自己的背,实在不雅,雪花遇到皮肤的热度一溶,没多久就化了。被雪花润湿的那一块棉布与皮肤黏到了一起。

九十年代,许多地市都有点歌台,只要花钱就能随便点歌。在歌曲播放时,点歌人的名字和祝语会滚动播出。富小景当时八岁,给点歌台打电话,说她想在母亲节为母亲点首歌,接线员建议她点《烛光里的妈妈》或者《鲁冰花》,只需要两百块她的名字就可以和其他两个人一起出现。富小景说她的名字要醒目,要单独出镜,接线阿姨说那得要五百块,富小景抱着熊猫储蓄罐很豪爽地表示她有五百块。

她点了肯尼基的《回家》,祝语写希望妈妈不要那么辛苦,每天能早些回家陪她吃饭。八岁的富小景很有做甲方的潜质,她拿着自己最喜欢的童话杂志,打车到电视台。在一众注视下,指着杂志封面上的字体一本正经地说,她的名字一定要以这样的字体出现,而不是那俗得不能再俗的蓝色空心字。

不过富文玉并没在电视台看到她精心准备的歌,她要在外面请人吃饭。富小景拿着DV机怼到电视机前,完整地刻录了她的节目,然后坐在沙发上等母亲回来。那天的月亮很大,不像今天连个月钩子都没有,只是十多年了,风打在她脸上的感觉好似是一样的。

那时她很讨厌万恶的金钱,让母亲不能回家陪她。

“你什么时候来的纽约?”

“去年……不,前年。”按照新历,2012年已经过去了,“你呢?”

“世贸大厦被炸的前一年。”

“那够久……”

富小景的声音马上被飘来的枪声给打断了,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

“没事儿,是霰|弹|枪,离这儿大概两个街区。咱们不会经过那儿”

他说得太过云淡风轻,好似霰|弹|枪是小孩子的玩具。

星星不见了,横在头上的变成一块车板。

车内的空间顿时逼仄起来。

富小景为自己的不勇敢感到羞愧,虽然理智告诉她这是人之常情。

他率先打破了车内的沉默,“我刚来纽约的时候,每天夜里都能听见枪响,一听就吓得要死,后来听着听着就习惯了。没枪声还睡不着。”

“那现在呢?”

“嗯?”

“你现在还要听枪声入睡吗?”

车最终停在110街。

富小景住的公寓没有地下停车位,在路边停车要花钱办停车许可证。没有许可随便停,被警察发现了,高额罚单将等在那里。

顾垣的车靠在街边,富小景下了车,隔着车窗俯身对顾垣说,“不好意思,我和别人合租,不太方便请你上去坐。你在这儿等我,我很快就下来。”

富小景转身快步向前走,没成想甜心正站在离她不远的位置,脸正对着她。旁边站着她的闺蜜孟潇潇。很明显,两人在等她。

“小景,我一眼就认出是你。那是你男朋友?”

“普通朋友。”

“别不好意思,是男朋友也没什么,人家的车还停在那儿,不请他上来坐坐。”说话的是孟潇潇,在继续教育学院读市场营销。说完,她拨了拨耳前的碎发,露出手上的VCA戒指和同品牌的耳钉,和甜心相视一笑。

富小景一眼就知道她在笑什么,她无非是在笑富小景交了一个开破车的男朋友,自惭形秽不肯承认。她实在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这个女人,一见面她就要对自己阴阳怪气地来几句。

孟潇潇把戒指从左手拨到右手。

“你的耳钉可真漂亮。”富小景刻意忽略她的戒指而去看她的耳朵。

“是吗?这款在我的首饰里只能算一般。”

“最近抢劫案频发,请你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新泽西有位不幸的女士,耳环被歹徒给生生从耳朵上拽了下来。”

孟潇潇不忿地看了富小景一眼,认定她是嫉妒。

从电梯出来,富小景率先走到门前开了门,她撑开门躲在门后让许薇先进去,等孟潇潇要跟在后面一起进时,她插了过去。

“薇薇,你能换给我两百现金吗?我paypal转你。”

“附近就有取款机。”孟潇潇从上到下打量了富小景一眼,“你今晚就用钱?你男朋友不会是在等你给他钱吧。小景?”

“也是巧,平常我不怎么带现金的。”许薇从钱夹里抽出纸币递给她,富小景接过钱道了谢直接回了卧室。

她把钱叠好塞到顾垣的口袋的最深处,为了请她喝酒,她亲眼看着他掏空了自己的钱包。

又从床头小柜里拿出一个铁盒,塞到他的另一个口袋里,那是一盒未开封的希腊软糖,一个希腊裔的老教授送给她的回礼,她送了老教授一小筒茶叶。

她敲了敲太阳穴,走到桌前,拉开抽屉,抽出一张贺卡,贺卡上画了一堆柿子,随时准备祝人万事顺心事事如意。

等把东西都塞到口袋里,她拉上了大衣防尘罩的拉链。罩子是她花五美刀买的,她自己倒没买过如此贵的罩子。之前光是熨这件大衣她就花了将近一个小时。

富小景是跑到顾垣面前的,她把大衣罩子送到他手里,非常认真地叮嘱道,“一定要记得翻口袋啊。”

“你电话多少?”

富小景飞快地报了一溜数字,很大声地说了再见,继而马上转身。

直到走到公寓门口,她也没回头。

罗扬的选择给了她一个教训。对的时间什么人都是对的,错的时间什么人都是个错。

而现在无疑是个错的时间。她连请人上去坐坐的资格都没有,一百来平的公寓,只有七平米是属于她的。

她现在去约会,既损失了金钱,更不会收获爱情。

踏进公寓之前,她抬眼看了眼天,今天星星可真多啊。

延伸阅读

木星之战之第一章  http://www.cucrdh9.cn/addp.shtml
夏日里午时气候最是难耐,就连辛勤的农野田夫都惧酷暑,而聚集在树荫下喝茶纳凉。而此时靖

秋知叶落(大鱼海棠同人)之第七章(7)  http://www.cucrdh9.cn/apdw.shtml
下午快上课时,盛星野该打的点滴终于都打完了,校医务室也和医院一样有股消毒水的味道,他

[综]我后妈是黑魔王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cucrdh9.cn/a6xu.shtml
刘子光担当起一名教官的职责.十个人,一丝不苟的开始了解其自己的伙伴来.???????

决定离开之后的100天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cucrdh9.cn/pjm0.shtml
第二天一早,刘天睁开了眼睛,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人睡在这个大大的双人床之上了,虽然刘天内

都市之我能通往洪荒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cucrdh9.cn/55q.shtml
小山坡上,因为要准备休息的帐篷,邱澄明带的人一个没少的都在忙乎,这将尽三十个人里头,

电影世界修仙传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crdh9.cn/ajco.shtml
九点已至。悠远的钟声拉开了二轮测试的序幕。随着钟声一同响起的,还有个疲惫而冷淡的、极

雍正穿越甄嬛传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cucrdh9.cn/dqp0.shtml
下午的时间总是一晃就过,然而放了学的不二高中学生却是没有立即离开。而是三五成群,或是

与太子前夫又重逢了之教导小室孝(4)  http://www.cucrdh9.cn/gyzz.shtml
不知不觉间时间总是会悄然溜走……来这里已经4天了无忧此时正靠学校楼顶护栏护栏上,双手

灵启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cucrdh9.cn/bkh.shtml
第三章庄周梦蝶“瑄瑄,乖宝宝,起床了。你不是要去听道吗?要赶不上喽。”瑄母温柔的声音

向往的生活之浊世君子之无力的悲哀(1)  http://www.cucrdh9.cn/g777.shtml
“嘭”一道瘦弱的身影高高地向后抛去,随后重重地落在地面上,身影所带力量,使其身躯周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少年,要人品吗严刑逼供

    小院里沉默了许久,乌龟才慢腾腾说道:“这个愿望不能实现,我还欠你一个愿望,走不了的。”冼歆回头问冼韶:“哥,有这种说法?”冼韶努力的想了想:“我听说,人妖之间不能纠缠不清,所以不得互欠,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是嘛是嘛,这位大哥,您说得太好了,所以我走不了的嘛!”乌龟的语气立刻变得激动起来,炉灶里

  • 红楼之仙有仙路之再次逃命

    亦风背着女孩安全地飞过了悬崖,此时也是灵力不支,直直的坠落在地,摔得龇牙咧嘴,女孩大松口气,从亦风背上爬起来,开心地笑了笑,把手伸给亦风道:“没事吧!?”亦风对着女孩笑了笑,抓着女孩的手,借力坐在了地上,还在不停的喘着粗气。女孩坐在亦风旁边,目视远方,手上还抓着石子往悬崖里扔,有些伤感地说道:“我叫

  • 夏之叶在线阅读第十章

    “一、二、三、四上,对、还不错。继续!保持!”看着钢管上挂着摇摇欲坠的女子,之雅冷漠的喊着拍子。“赵老师,我现在这个水平适合练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吗?”浑身被汗打湿,阎笑笑咬着牙蹦出了几个字。本来兴致满满的跑来学跳舞,以为就是一套妩媚点的动作而已。谁成想陆栾桀那个王八蛋竟然让她去跳钢管,nnd、竟然让她

  • 风声过处之第二章

    那一次月岛熏先吃完,照旧没有离开,等到牛岛若利也吃完,两个人自然而然的结伴而行。他的话依然不多,告别的时候却问她对排球比赛感不感兴趣。是约会的邀请吗?月岛熏暗自想。她愉快而又期待的和牛岛若利约定了时间。“等到‘约会’的那一天,到了会场我才发现比赛是高中生之间的。”其实那个时候,她就已经隐约觉得有点怪

  • 庶仙之比试(5)

    模样虽然改变了,可声音是不变的,看到水华川一副怪怪的样子,凌洛儿大吃一惊,竟然久久没能反应过来。水华川也没再说什么,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彼此。杨尘坐着青牛从瀑布之后的石洞里出来,看到两人像木桩一样呆在原地不动,互看着彼此,一时间竟然笑了起来。凌洛儿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喊,早已吵醒了朝华槿,一觉醒来,却发现自

  • 谁还不是个仙女之客栈

    杨林见他态度坚决,也就不在坚持。不过他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于是开口说道:“既然王前辈不肯收晚辈为徒,但能得前辈指点晚辈一二,晚辈也是感激不尽。前辈你看现在饭菜都快凉了,不如先坐下來用餐,吃过饭后我再向前辈请教。”赶车的王师傅笑着说道:“好说,好说,既然杨公子一再坚持,在下如果还是推让就显得有些不通人

  • 我的超神之梦第5章在线阅读

    傅念这个小狼崽子!周余夏想,她怎么就心软让她留下来呢?阿妈和嘉雯还在家里,她可算是把自己折腾得没脸见人了。五月的夜晚,又闷又热。傅念把空调调到最低温度,强劲的风速,呼呼的风声盖不住低喘的呼吸。傅念很会撩人,一手好技术不晓得从哪里学来,更不晓得怎么做到灵巧矫捷,总之只是轻轻一动,就能撩拨到周余夏的心弦

  • 重生之黑天鹅第8章在线阅读

    丁衡任劲风吹动衣袂,身形兀立不动,只是冷冷地看着瘫倒在地的江天,道:“从前江淮七帮在江湖中的风头之劲,除了五阀之外,少有人可以与之争锋,但是从你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一种逐步的没落。”江天的脸色已是一片煞白,眉头紧皱,显然在这最后一击中遭到了重创,以至肺腑受损。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他不想失去作为高手应有

  • 魔尊请赐教[剑三]第六章

    出了教室,下楼梯,夏川跟苏越洲肩并肩,都沉默着不说话。夏川见他手中拎着一只鼓起的袋子,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她忍不住问:“你不会在学校没洗过衣服吧?”苏越洲大言不惭:“懒得洗。”夏川看得无言以对,这得积攒了多久的衣服,这么热的天汗臭味都发干了吧。这样比起来,她显得格外轻松,只带了作业和需要复习的书。走

  • 真实寻道求真之旅在线阅读第十节

    对梁天阙而言,这些头版头条,他统统不放在眼里,在原世界他何时看他人眼色活过?可对梁严梁太太来说,这并非小事。梁太太剥着鸡蛋,愁容满面,低声道:“刚把人签下,就闹绯闻,无论是对公司还是对人,都不太好。”梁严夹完凉菜,低头喝粥:“我怎么看你挺高兴的。”梁太太努力将翘起的唇角压下去,偷瞄梁天阙不好意思道: